• 前言
  • 老年人比过去更富裕,年轻人却不然
  • 为什么下一代越来越养不起上一代?
  • 除了琢磨遗产之外,澳洲年轻人还有出路吗?
  • 后记:越活越累的年轻人
前言

中国有一句古话“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上一辈的父母们总是理所当然地期盼着下一辈的孩子们日子过得越来越好。
不过对于生活在澳大利亚的人们来说,如今的年轻一代的生活水平,却其实早已不比父母辈们当年的日子潇洒。
根据Grattan研究所最新发布的一份题为《代沟:确保年轻的澳大利亚人有一个公平机会》的报告,澳大利亚的年轻人们并没有像自己的前辈那样获得同等水平的经济利益。
事实上,近十年来澳大利亚经济增长缓慢,人口老龄化加剧,气候变化危机一触即发——而这些变化带来的负担,最后又大多数都落在了谁的肩上呢?
1

老年人比过去更富裕,年轻人却不然

在上个世纪的大部分时期,强劲的经济增长为澳大利亚的人们创造了越来越多的收入与财富。
虽然与几十年前的同龄人相比,如今的澳洲老年人正比以往拥有更多的财富、收入和支出;但是在这一点上,年轻的澳洲人就远远跟不上老年人“矫健的步伐”了。
比如那些对于年龄在65至74岁之间的澳大利亚人来说,人均财富净值基本上在逐年递增,其中在2016年拥有的人均财富比1994年的同龄人多出将近80万澳元;
与此同时,35岁以下人群的财富自2004年以后却基本没有什么变化,甚至在不少年份出现缩水。
是因为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能花钱吗?
看上去,的确许多年轻人的消费观念似乎在发生改变。对于某些女留学生来说,可能光是每个月花在奶茶上的钱就几乎够买个包了。
但事实上,正如下图所示,虽然每个年龄段的澳大利亚人都在住房等必需支出上花费更多,但年轻人们却在减少非必需品的开支(包括酒精、服装、家具和娱乐等)。
除此之外,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澳大利亚的工资增长停滞和就业市场严重饱和的困境,也给可怜的年轻人们带来了沉重的一击。
在这个艰难的大背景下,那些早已确立了自己职业生涯的老年人们,由于可能还有其他收入来源,便往往可以幸免于这些打击;
但新一代的澳大利亚年轻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一旦低工资增长和更少的工作机会成为“新常态”,那么我们很可能会看到,这一代人进入成年后的收入比以往更低。
这种情况其实不仅仅在澳大利亚出现过。
在美国,根据2018年联邦储备系统理事会的一项研究证明,“千禧一代”(又称Y时代,在美国文化中指1980年代和1990年代出生的人)的富裕程度不如年轻时的前几代人,收入更低,资产更少,财富也更少。
2

为什么下一代越来越养不起上一代?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其实税收和福利制度,说白了就是一份联结澳大利亚两代人之间的契约。
那些身处工作年龄的人们,既是澳洲政府预算的“净缴款者”,实际上也在帮助支持老年一代的退休生活。而他们自己在做出贡献的同时,同样也期待着他们的子孙后代可以支持他们。
可是澳大利亚的人口正在不可避免地出现老龄化——随着政府在医疗、老年护理和养老金方面的支出需求在不断地增加,有能力去支付这些支出的工作年龄人口却在变得越来越少。
人口结构上的坏运气是一回事,但政策上的一些变化也在使负担愈加沉重。
在过去三十年中,一系列税收政策决定——尤其是退休时免税的养老金收入、可退还的印花税抵免,以及老年人的特别税收抵免,都意味着政府现在要求澳大利亚老年人缴纳的所得税,比以前要少得多。
令人不安的是,这些政策变化也意味着,在相同收入的情况下,如今澳大利亚的年轻家庭比老年家庭缴纳的税要多得多。
此外,65岁以上家庭的平均养恤金和医疗补贴也大幅增加。这意味着老年家庭获得的净福利(政府福利减去税收)显著增加,而对年轻家庭则没有增加。
这些林林总总的政策所带来的效果,是使目前正在努力工作的澳大利亚人,被迫越来越多地负担起那些退休人群的生活。
据统计,一个典型的40岁澳洲人,如今通过税收为退休人群做出的贡献,比当年“婴儿潮”一代的前辈(特指二战后从1946年至1964年出生的人群)要多得多。巧合的是,如今的Ta实际上也在更卖力地为自己的退休做好准备。
就算是对于在55岁至64岁之间的澳大利亚人来说,他们的劳动参与率也在不断提升,基本上成为了只交税没福利的“净贡献者”。
人们只能越来越不敢老去。
3

除了琢磨遗产之外,澳洲年轻人还有出路吗?

许多在澳洲的年轻人也知道靠自己奋斗是指望不上了,便开始琢磨父母一辈子节衣缩食,在“百年之后”给自己留下一份丰厚的遗产。
但这也毕竟只是帮助了少数的一部分人,并不能解决更广泛的问题。事实上,遗产分配只会加剧财富不平等,因为它们主要流向的是那些已经实现富有的人,比如“富二代”。
或许目前澳大利亚迫切需要的,其实是一些政策的变化:
比如改变城市规划,鼓励更高密度的城市郊区居民居住,以旨在解决住房可负担性的问题;
比如促进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和改善结构预算状况,改善人们现在的处境,以及应对比如气候变化的其他挑战;
再比如,重新考虑一下那些正在过着“舒坦日子”的老年澳洲人的税收优惠政策。
后记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人们常说,奋斗是属于年轻人的。其实不管是在澳大利亚还是中国的年轻人,都正在活得越来越累。
回想一下三十多年前的中国,工人的儿子是工人,农民的儿子是农民,基本上有个城市户口就相当于是“跨越阶层”了。那时的工作赚钱自然也累,不过人们也习惯了吃饱饭睡足觉之后便又开始另一天的劳作。
可是从小就被互联网和铺天盖地的新鲜信息包围着长大的这一代年轻人,太多人明明向往着自由自在的生活,看到的却是理想与现实的残酷差距。
所以上一代人往往不能理解这种“累”,更不能做到感同身受。
达伦多夫在《现代社会冲突》中有一段话,很好地描绘了现代社会中年轻人的工作与心理状态:
清晨,他们在城市快速列车上阅读每天的新闻;晚上,他们带着一个装满材料的文件袋回家。
他们期望在大学毕业一年后就能拿到和教授一样高的薪水、甚至两年以后翻番;有时候他们也搞一些其他的事情,比如他们对待慢跑运动或网球的严肃态度并不亚于对待工作。
他们相信自己在做的事情,不过一旦有更好的机会,他们就跳槽到其他公司…
他们想很快赚到第一个100万,虽然他们当中并非所有人到35岁时都可以每年挣到100万…
他们在其生命的某一时刻,不得不预期自己会在这条飞黄腾达的道路上减缓行进速度,并过渡到慢慢走下坡路…
但是对他们来说,生命就像是一辆没有制动器的车子…绝对不可以通向下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