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可能觉得把婚姻问题谈成生意经或数学推理,无比俗气。我也承认,一段感情无法仅仅用金钱去衡量,而且生活中那些不结婚的人而过得很自在的(甚至生活质量更高),大有人在。
本文只是想从一个宏观的视角告诉你,在二十多岁的婚恋世界里,你看不见却正在影响你的大趋势是什么。

1/6

“上迁婚”的剩男剩女

有时候,一篇论文说不清楚的问题,一张图就能搞定。

大家可能都听说过“上迁婚”,指社会习俗中,女性总是要选择比自己高一个阶层的男性为婚姻对象。

 

如果一张图不行,就再来一张,“上迁婚”有一个必然的结果:剩女和剩男,而且有不同形成机制。下图够直观吧?(原图来源于网络,作者未知)

 

“剩女”可能出现在任何一个阶层,因为阶层每向上一级,人数就会锐减。

“剩男”集中出现在社会底层,因为没有女性可以“上迁”到这一层。

上迁婚中说的“社会分层”,主要是以收入为标准,包括女性的阶层划分,尤其是在一二线城市,由于房价高企,大部分家庭不可能靠男方一个人的收入维持这个阶层的生活,所以女生的收入也越来越成为男生最重要的择偶因素。

无论是上迁婚,还是剩男剩女的分布,都符合现实,是你看不见却正在影响你的大趋势,所以,我就以此理论为基础,验证几条现实中常见的“择偶观”。

2/6

择偶基本策略:女生宜早嫁,男生要奋斗

这个策略的女生部分其实非常明显,既然上迁婚的供求关系决定了每一层都有女生“剩下”,那么最佳策略是“先下手为强”,所以“剩女”并不是条件不好,而是因为各种原因错过了最佳择偶期,导致适合的婚姻对象变少。

男生要奋斗也不难理解,“上迁婚”中,想要找到更理想的对象,最好的办法是向上爬——既然每个阶层都有女生剩下,那时间就不是问题。

时间越晚,只要你足够努力。占据的阶层位置越好,间接造成了男性不愿早婚。

20多岁的恋爱就像”抢椅子“游戏,大家都在享受东奔西跑的快乐时光,只有一少部分人意识到这个游戏中“椅子比人少”的残酷。渐渐地,大部分人都发现椅子越来越少,慌忙找一个靠自己最近的坐下;可直到30岁,音乐一停,也总有意识不到游戏已经结束的人,还悲惨的站着。

很多女生说,自己并不强求“上迁”,只要生活志趣相投就行,不需要他很有钱,那就不会“剩下”了吧?

对不起,没用,除非你能接受“下迁婚”。

所谓“生活志趣相投就行”其实是“平迁婚”。可如果别的女生都追求“上迁”,那么供求关系就不会变化,接受“平迁”虽然稍稍扩大一些适婚男生的供给,却会让你和低阶层的竞争者相遇,你一个名校毕业生很可能与公司前台是“情敌”。

不过,这个策略在具体运用时有一点问题,最典型的是女生的“早嫁风险”。

 

3/6

择偶基本策略修正

对于女生而言,“早嫁策略”也是有风险的,整个社会阶层是流动的,特别是25岁以内的男生,未来收入变化差别很大,很可能今天你觉得是“上迁婚”,过了几年就变成“下迁婚”。

解决“早婚风险”的方法有两个,第一是寻找“可预测性”更强的男生。

什么叫“可预测性”呢?名校、名企、热门专业、公务员、家庭背景、社会关系……,等等(丈母娘的偏好是有道理的)。

如果不具有这些“硬通货”,那男生平时表现出的上进心,只要能表现出“上升”的趋势,同样符合部分女生的择偶观。

女生策略变化之后,男生也要相应调整,拥有“硬通货”的男生,如果追求上进的动力并不是很强,也可以采用“早婚策略”;相反,如果属于积极进取型,仍然可以采用“基本策略”,不急于结婚。

第二是把择偶时间稍稍推迟,又不晚于“被剩下”的年纪,以降低选择的风险性,缺陷是把握这短短的两、三年的黄金好嫁时间,难度很大。

这正是“恋爱导师”们最主攻的方向,这些“好嫁理论”千变万化,核心就是两条:如何识别“潜力股”,如何把自己包装成这群人(比如程序员)的“适婚对象”。

当然,这个“上迁婚”造成的“剩男剩女”理论还有一个逻辑漏洞,就是居于金字塔顶的女性,难道注定会成为剩女吗?

4/6

金字塔顶的女性

实际生活中,金字塔顶的女性虽然不好找对象,但也不会都变成“剩女”。因为这个阶层的女性,肯定会选择“平迁婚”,甚至选择基本条件差不多的“略下迁”。

但问题在于,金字塔“腰部偏上”的女生,还是以“上迁”为主,这就造成金字塔顶部的女性仍然处于婚恋选择中的不利地位。

金字塔顶部的男性数量稀少,而且容易形成私人圈层,如果女生在25岁之前就认为自己具备了进入顶部的实力,最好的策略只有经营自己的社交关系,或者进入多金的行业。

事实上,这个阶层的女性面临的最大婚姻问题不是嫁不掉,而是永无止境的小三威胁。

金字塔顶部的男性,因为没有经济的压力,偏好将转移到外貌、年龄等因素,选择就不限于“门当户对”,而是遍及整个金字塔,最容易发生“跃迁婚”,见下图:

所以,金字塔顶的女性,事实上是在跟整个金字塔不同阶层的女性竞争,这也是“小三”集中高发的原因,这种心理上的羞辱才是她们在婚恋关系中面临的最大障碍。

另一个“上迁婚剩女”的集中分布的阶层是普通白领,这就涉及另一个现象——“上迁瓶颈”。

5/6

上迁瓶颈

“上迁婚”原图的金字塔是等腰三角形,但实际阶层分布是呈“铁钉状”的,存在一个临界点,高于这个点的阶层人数急剧减少。

以上海为例,年薪在20-25万附近的人数陡降。

这个临界点,我称之为“上迁瓶颈”,就像鲤鱼跳龙门的那个“龙门”。

由于中国目前阶层打通上升通道的主要途径是大学和就业,所以“上迁瓶颈”实际上就横梗在职场的前几年,相信看我文章的大部分读者都处于(或终将处于)这个位置附近。

对于女生而言,如果刚好处于“上迁瓶颈”以下,上迁的竞争将大大增加,形成一个“剩女集中带”。

面对“上迁瓶颈”,女生有两种应对:如果同时具备“名校+名企”或其他稀缺资源,可以选择冲过去,但有可能因此错过最佳择偶期;如果只具备其一,也可以求稳,尽早考虑“平迁婚”。

对于男生而言,如果努力一把,突破“上迁瓶颈”,将于择偶竞争中处于非常有利的地位——最难做的事情,通常也是最值得做的。(╯‵□′)╯︵┻━┻

6/6

30岁不是一个新的20岁

大家可能觉得我把婚姻问题谈成生意经或数学推理,无比俗气。我也承认,一段感情无法仅仅用金钱去衡量,而且生活中那些不结婚的人而过得很自在的,不在少数。

本文只是想从一个宏观的视角告诉你,在二十多岁的婚恋世界里,你看不见却正在影响你的大趋势是什么。

TED上有一个著名的演讲《30岁不是一个新的20岁》,心理咨询师的Meg Jay认为:

人生真正的大机会都是在35岁左右发生的,如果你浪费了二十多岁时的大好时光,就必须在三十岁的前五年同时完成结婚、家庭、事业、生子这几件大事,你的生活一定很狼狈,这就是在为你二十多岁时“享受年轻”支付高利贷。

演讲者说:“经营婚姻(work on your marriage)最好的时机是在结婚前,那就是积极地去恋爱(being as intentional with love)……20多岁的人们就像一架刚从洛杉矶国际机场起飞的航班,刚起飞时航道上一个小小的改变会导致目的地的不同,有如阿拉斯加和斐济之间的差别。”

我倒是因此想起了一位婚姻法专家的话:婚姻像民主,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却是我们目前所能找到的最好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