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十二年前的悲剧近日再次回到公众视野。
12年前
横跨四国的“薛乃印杀妻弃女案”
轰动全球华人界
被抛弃小女孩“小南瓜”
牵动无数人的心
12年后
“小南瓜”你还好吗?
新西兰律师们正在找你
还有4万纽币等你认领
据NZ Hearld报道,新西兰的律师们正努力设法找到12年前被父亲抛弃的“小南瓜”
当年她的父亲将母亲杀害之后,
将她遗弃在了墨尔本南十字车站
“小南瓜”的真名叫薛千寻,
在发生“杀妻弃女案”之后,
不幸的她并没有留在澳洲。
而是被她的外婆接走,
带回了中国继续抚养。
不过,在新西兰以她名字设立的信托账户依旧还存在。
而且仍有4万纽币等待小南瓜认领。
据悉,此信托账户是在12年前凶案发生之后设立的。
当年事情发生之后所设立的小南瓜信托,来源主要是当时新西兰人和澳大利亚人的捐款。信托中共计约有4万纽币等待认领。
当年,小南瓜的外婆拒绝接受这笔钱。
奥克兰的信托律师John Gray近日表示,
如果这笔钱迟迟不能被认领的话,
最终只能上交至IRD税务部门充公。
当初设定这笔钱的目的就是能给小南瓜成长所用。

信托律师John Gray说道:

“我们也试图找到Grace(小南瓜同父异母的姐姐)。“

“现在钱一直还在信托账户上,并没有人认领可以提供给小南瓜使用。我们也没有小南瓜外婆的任何联系方式。”

“我现在想说的就是,希望小南瓜的亲属能及时把钱领走,不然这笔钱就只能上交给IRD了。”

在新西兰毛传媒毛芃的帮助下,NZ Herald试图联系据传在湖南省长沙市的小南瓜。

2007年时她3岁,如今的她应该已经15岁,她和外婆刘晓萍一直生活在一起。

据报道,一位与小南瓜外婆家认识的朋友对Herald记者说,
“小南瓜现在生活很好。”
“她又高又漂亮,长得像她妈妈。”
“现在的生活还挺舒服的。”
据这位友人的说法,小南瓜目前在一所私校里上学。
但是,和同父异母在新西兰的姐姐Grace Xue已经没有了联系。
(Grace Xue)
小南瓜外婆家的朋友还向新西兰媒体透露,
“小南瓜的外婆是长沙一个集团公司高管,
家境非常的富裕,
她不想让小南瓜知道那段黑暗的历史。”
“小南瓜已经知道
所有关于她的父母的事情了。
她把网络上所有的故事都看过了。”
 
十二年了
关于这起案件的新闻依旧没有结束
而华人们也难以忘记这起“惨剧”
……
2007年9月15日,人们发现一名小女孩被抛弃在墨尔本南十字火车站的一座电梯的边上。
经调查,她的父亲是
新西兰《唐人街》杂志主编
著名华人武术家
薛乃印
薛乃印将女儿薛千寻遗弃在南十字车站之后便乘坐同日的飞机逃往美国洛杉矶。

一开始人们都不知道薛千寻的真正名字,而当时薛千寻正身穿的衣服牌子是Pumpkin Patch。

所以墨尔本警察就给她起了这个可爱的昵称,叫做“小南瓜”。

很快在9月16日,小南瓜被送到了紧急照料中心。

9月17日,警方查明了小女孩的真实身份。

并且得知她的父亲薛乃印两天前才带着小南瓜从奥克兰飞抵墨尔本。

不过,警方发现了一些疑点,那就是小南瓜的27岁的母亲刘安安行踪下落不明。

9月19日,人们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奥克兰警方在停放于薛乃印家门口的汽车的后备箱里发现了小南瓜母亲的遗体。
随后这起案件受到了各国警方的重视。
澳洲警察、新西兰警察、美国警察以及国际刑警组织联合对该案进行调查。
在刘安安遗体被找到之后,新西兰警察于9月20日签署了薛乃印的逮捕令,并把它发送给美国的国际刑警。
很快的国际刑警组织签署了红色通缉令,请求洛杉矶警察局搜索薛乃印的行踪。
2008年2月28日,住在美国亚特兰大的几名中国人因为从报纸上看过薛乃印的照片便很快的认出了偶遇的薛乃印。
几位华人立即决定自发将薛乃印捉住,于是联合将薛乃印制服,并向警察汇报。
据悉,薛乃印一开始试图在美国使用假的姓名,但是他的新西兰驾照暴露了他身份。
在被逮捕之前,他在美国藏匿了24个星期。

2009年6月2日,奥克兰高等法庭开始对进行薛乃印的审判。

当时这个案件的陪审团全部由女性组成。

在开庭时,薛乃印竟还想狡辩,宣称自己是无辜的。

不过,薛乃印的一名前太极拳弟子作证说,
“曾在2004年就看到刘安安的右眼下有瘀斑。”
“薛乃印和刘安安在2003年结婚后,曾到薛乃印家做客过几次,感到薛乃印和刘安安的关系并不好,特别冷淡,房子里缺少温情。”
“在发现刘安安受伤以后,在薛乃印不在的时候问刘安安是否还好,但是刘安安显得非常害怕,没有回答。“
曾在2006年10月和刘安安同住过一个月的Zhang女士也透露,
“刘安安一开始只是薛乃印的房客,之后因为她的签证过期了,所以无法继续留在新西兰。薛乃印便建议她找一个有新西兰身份的人结婚,而刘安安也接受了。”
”他们结婚后,关系开始恶化,刘安安曾对警察说薛乃印向她扔东西,打她,甚至还拿刀子威胁要杀死她。

2009年6月20日,薛乃印正式被判罪。

在听到判决以后,薛乃印对结果非常不满,挥舞着拳头,多次大喊“不公平”(unfair)。

2009年7月,薛乃印被判处终身监禁,12年内不得假释。

而早在2007年10月4日,新西兰的民事法庭就把小南瓜的监护权判给了她的外婆刘晓萍。
随后,外婆刘晓萍带着小南瓜以及刘安安的骨灰回到了湖南长沙。
结语

晃眼十二年,事情早已平息。小编认为如果小南瓜的外婆的家境确实像友人所说的非常富裕的话,领不领取这笔钱就留给小南瓜的外婆决定吧。忘掉过去,让小南瓜快乐健康的长大才是真正需要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