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十二年前的悲劇近日再次回到公眾視野。
12年前
橫跨四國的「薛乃印殺妻棄女案」
轟動全球華人界
被拋棄小女孩「小南瓜」
牽動無數人的心
12年後
「小南瓜」你還好嗎?
新西蘭律師們正在找你
還有4萬紐幣等你認領
據NZ Hearld報道,新西蘭的律師們正努力設法找到12年前被父親拋棄的「小南瓜」
當年她的父親將母親殺害之後,
將她遺棄在了墨爾本南十字車站
「小南瓜」的真名叫薛千尋,
在發生「殺妻棄女案」之後,
不幸的她並沒有留在澳洲。
而是被她的外婆接走,
帶回了中國繼續撫養。
不過,在新西蘭以她名字設立的信託賬戶依舊還存在。
而且仍有4萬紐幣等待小南瓜認領。
據悉,此信託賬戶是在12年前兇案發生之後設立的。
當年事情發生之後所設立的小南瓜信託,來源主要是當時新西蘭人和澳大利亞人的捐款。信託中共計約有4萬紐幣等待認領。
當年,小南瓜的外婆拒絕接受這筆錢。
奧克蘭的信託律師John Gray近日表示,
如果這筆錢遲遲不能被認領的話,
最終只能上交至IRD稅務部門充公。
當初設定這筆錢的目的就是能給小南瓜成長所用。

信託律師John Gray說道:

「我們也試圖找到Grace(小南瓜同父異母的姐姐)。「

「現在錢一直還在信託賬戶上,並沒有人認領可以提供給小南瓜使用。我們也沒有小南瓜外婆的任何聯繫方式。」

「我現在想說的就是,希望小南瓜的親屬能及時把錢領走,不然這筆錢就只能上交給IRD了。」

在新西蘭毛傳媒毛芃的幫助下,NZ Herald試圖聯繫據傳在湖南省長沙市的小南瓜。

2007年時她3歲,如今的她應該已經15歲,她和外婆劉曉萍一直生活在一起。

據報道,一位與小南瓜外婆家認識的朋友對Herald記者說,
「小南瓜現在生活很好。」
「她又高又漂亮,長得像她媽媽。」
「現在的生活還挺舒服的。」
據這位友人的說法,小南瓜目前在一所私校里上學。
但是,和同父異母在新西蘭的姐姐Grace Xue已經沒有了聯繫。
(Grace Xue)
小南瓜外婆家的朋友還向新西蘭媒體透露,
「小南瓜的外婆是長沙一個集團公司高管,
家境非常的富裕,
她不想讓小南瓜知道那段黑暗的歷史。」
「小南瓜已經知道
所有關於她的父母的事情了。
她把網絡上所有的故事都看過了。」
 
十二年了
關於這起案件的新聞依舊沒有結束
而華人們也難以忘記這起「慘劇」
……
2007年9月15日,人們發現一名小女孩被拋棄在墨爾本南十字火車站的一座電梯的邊上。
經調查,她的父親是
新西蘭《唐人街》雜誌主編
著名華人武術家
薛乃印
薛乃印將女兒薛千尋遺棄在南十字車站之後便乘坐同日的飛機逃往美國洛杉磯。

一開始人們都不知道薛千尋的真正名字,而當時薛千尋正身穿的衣服牌子是Pumpkin Patch。

所以墨爾本警察就給她起了這個可愛的昵稱,叫做「小南瓜」。

很快在9月16日,小南瓜被送到了緊急照料中心。

9月17日,警方查明了小女孩的真實身份。

並且得知她的父親薛乃印兩天前才帶着小南瓜從奧克蘭飛抵墨爾本。

不過,警方發現了一些疑點,那就是小南瓜的27歲的母親劉安安行蹤下落不明。

9月19日,人們不想看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奧克蘭警方在停放於薛乃印家門口的汽車的後備箱里發現了小南瓜母親的遺體。
隨後這起案件受到了各國警方的重視。
澳洲警察、新西蘭警察、美國警察以及國際刑警組織聯合對該案進行調查。
在劉安安遺體被找到之後,新西蘭警察於9月20日簽署了薛乃印的逮捕令,並把它發送給美國的國際刑警。
很快的國際刑警組織簽署了紅色通緝令,請求洛杉磯警察局搜索薛乃印的行蹤。
2008年2月28日,住在美國亞特蘭大的幾名中國人因為從報紙上看過薛乃印的照片便很快的認出了偶遇的薛乃印。
幾位華人立即決定自發將薛乃印捉住,於是聯合將薛乃印製服,並向警察彙報。
據悉,薛乃印一開始試圖在美國使用假的姓名,但是他的新西蘭駕照暴露了他身份。
在被逮捕之前,他在美國藏匿了24個星期。

2009年6月2日,奧克蘭高等法庭開始對進行薛乃印的審判。

當時這個案件的陪審團全部由女性組成。

在開庭時,薛乃印竟還想狡辯,宣稱自己是無辜的。

不過,薛乃印的一名前太極拳弟子作證說,
「曾在2004年就看到劉安安的右眼下有瘀斑。」
「薛乃印和劉安安在2003年結婚後,曾到薛乃印家做客過幾次,感到薛乃印和劉安安的關係並不好,特別冷淡,房子里缺少溫情。」
「在發現劉安安受傷以後,在薛乃印不在的時候問劉安安是否還好,但是劉安安顯得非常害怕,沒有回答。「
曾在2006年10月和劉安安同住過一個月的Zhang女士也透露,
「劉安安一開始只是薛乃印的房客,之後因為她的簽證過期了,所以無法繼續留在新西蘭。薛乃印便建議她找一個有新西蘭身份的人結婚,而劉安安也接受了。」
」他們結婚後,關係開始惡化,劉安安曾對警察說薛乃印向她扔東西,打她,甚至還拿刀子威脅要殺死她。

2009年6月20日,薛乃印正式被判罪。

在聽到判決以後,薛乃印對結果非常不滿,揮舞着拳頭,多次大喊「不公平」(unfair)。

2009年7月,薛乃印被判處終身監禁,12年內不得假釋。

而早在2007年10月4日,新西蘭的民事法庭就把小南瓜的監護權判給了她的外婆劉曉萍。
隨後,外婆劉曉萍帶着小南瓜以及劉安安的骨灰回到了湖南長沙。
結語

晃眼十二年,事情早已平息。小編認為如果小南瓜的外婆的家境確實像友人所說的非常富裕的話,領不領取這筆錢就留給小南瓜的外婆決定吧。忘掉過去,讓小南瓜快樂健康的長大才是真正需要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