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時間一條視頻引起了大量網友熱議:四川達州一女子當街掌摑母親,路人勸阻,也遭女子掌摑。這幾年來也出現很多的這種的負面的新聞。

有一句話說得很好:「今天的父母就是幾十年後的自己」,父母老了,可能沒有辦法給我們帶孩子,不是他們不想,而是已經是力不從心了,近年來這些的家庭的矛盾越來越突出了!

父母為我們操勞了大半輩子

趁你風華正茂,

趁父母尚未老去,

帶他們看看這個美麗的世界。

看看這個視頻,是不是某一個瞬間觸動著你

子欲養而親不待,

這種切膚之痛,

未親身經歷過,誰能理解?

有多少人目睹親人「病危」時,

才悔恨曾經的陪伴太少!

2013年3月,

當顧頤看著70歲父親的體檢表上

赫然寫著「胃癌晚期」四個字時,

他的世界瞬間陷入崩塌。

他不敢相信這突如其來的噩耗,眼看這些年生活越來越好:

出生農村的他考入北大,成為父母的驕傲;一步步當上合資企業的高層領導;就連攝影作為業餘愛好,也成為世界新聞攝影基金會、新華社等知名機構的簽約攝影師。

「總覺得父母身體很好,來日方長,以後有很多時間陪他們,不曾想似乎一夜之間,他們便老了。」

顧頤與父母的合影

一場手術過後,

老人的胃被切除80%,

隨後是6個療程的痛苦化療,

平日里健朗的父親整個變了樣,

體重從65公斤直降到40多公斤,

瘦骨嶙峋的樣子讓顧頤止不住地心疼。

「我當時的感覺就是父親快走了,

心裡很難受,很愧疚。」

禍不單行,2014年母親回老家探親時,

又不幸遭遇車禍,導致盆骨骨折,

行動不得不依靠拐杖。

接二連三的打擊,

讓顧頤悲痛之餘也開始反思:

這些年陪伴父母太少了!

總以為以後機會很多,

遲遲不曾付諸行動。

如果再這麼拖延下去,

或許會成為終生遺憾。

陪伴父母的方式有很多,

顧頤卻選擇了一條不同尋常的路。

借著看望留學孫子的名義,

把父母「騙」到地球的另一端:

到澳大利亞旅行。

親友們一聽這主意,

立刻憂心重重,

且不說兩位老人鮮少出遠門,

就說你父親虛弱的身體,

能承受得住嗎?

然而顧頤卻覺得:

「癌症沒有辦法可以抗爭,

與其在家裡慢慢等著,

換一種心情和環境,

或許會是更好的選擇。

哪怕父親在旅途中不幸『老』去,

他也可以坦然接受這個結果。」

恰逢父母結婚50周年

當顧頤忐忑地把這一主意告訴父母時,不曾想父母沒有斷然拒絕,反而幾經勸說後,眼中泛出了渴望的微光。

2015年秋,眼看母親的身體已修養好,父親也能下床走動,提早準備好護照、簽證等一系列材料,規劃好旅行路線,以及沿途就醫醫院的顧頤,牽著父母的手,準時從機場出發。

登上飛機的那一刻,

母親依偎著父親,

老兩口的表情,

由緊張慢慢轉為興奮,

父親認真地寫下第一篇日記,

母親就那樣靜靜地看著。

從啟程那一刻,

顧頤就生怕錯過

父母行程中的點點滴滴,

不放過每一個按下快門的機會。

剛到墨爾本,

二老就迫不及待趕往墨爾本大學,

瞧瞧自己孫子讀書的地方。

古老的建築,美觀大方,

步入鳥語花香的小道,

彷彿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

在去往堪培拉的路上,

夕陽西下,彩霞映照,

遼闊的草原一望無際,

父親像孩子般興奮:

「我從沒見過這麼漂亮的晚霞」

邊說邊給老伴兒唱起歌來。

在新南威爾士州的海邊,

父親撿到了海帶,

高興的手舞足蹈,

他說這像中國龍,

忍不住舞了起來。

還有一次走在路上,

父親看到一顆老樹,

高興地對母親說道:

這樹我能爬上去,你信不信?

還沒等母親回答,

父親便「噌」地竄了上去。

這可把顧頤嚇了一跳,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敢想像?

不久前還飽受病痛折磨的老父親,

如今竟如此活力滿滿。

每一天兩位老人面對的,

都是從未接觸的新鮮事物。

第一次參觀牧場

第一次乘直升飛機

第一次在維多利亞州吉隆看到大海,

還要執意在雨中走到海邊一探究竟

第一次見到如此眾多「花樣百出」的遊艇

第一次看到純凈爛漫的星空

一路走來,

這對老夫妻的感情

越發像熱戀的情侶,

一發而不可收。

他們相互倚靠,

享受山坡草地的陽光。

穿上誇張的花衣服,

一副拽拽的模樣。

學會了自拍的母親,

動不動就拖著父親來一張。

不僅老兩口間的感情越來越好,

他們由內而外散發的樂觀、自信

也感染了身旁的陌生人。

父母與一群韓國年輕人唱《聖誕快樂》,年輕人得知父親的身體狀況後,頗受鼓舞,「只要對世界充滿愛,生命都可以重來」。

在昆士蘭大學,父親用學了幾天的吉他,為野營的大學生們忘情表演,他完全忘了自己是個重症病人。

連顧頤心裡都犯嘀咕:

「這還是我那個內向的爸媽嗎?」

12月8號那天,一向跟母親黏在一起的父親,突然躲著老伴,悄悄找到顧頤,給兒子看了自己寫給妻子的一段話。

這段話「通過」後,父親找來老伴,在灑滿金色陽光的草地上,捧著一大束一早採摘的野花,單膝跪地向妻子「求婚」。此時,妻子早已感動得淚流滿面。

父親說:年輕的時候,家裡窮,沒有給你母親像樣的婚禮,今天我要重新向你母親求一次婚。

隨後,二老用從14000英尺的高空跳傘的方式,來紀念他們共同攜手度過的半個世紀。

88天的旅行,行程上萬公里,父親再次燃起對生活的信心。

「我現在想通了,我要快樂地治療我的疾病,我相信身體會好起來的;我還要學開車,將來帶你們出去玩,就像現在這樣!」

而悄然間,小小的奇蹟似乎也在發生。

這趟旅程,父母間、父子間心扉打開的同時,回國後,父親的身體也有了意想不到的好轉:體重增加5公斤,飯量從一小碗恢復到正常水平。

母親也終於不再需要借拐杖出行,二老看著比以前精神很多,甚至都開始想著下一次旅行。

董卿在《朗讀者》中曾經也說過:
「草,在結它的種子,風,在搖它的葉子,我們倆站著不說話。」在顧城的詩里,陪伴就是這樣簡單而美好。而在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里,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陪伴,比如說這會兒,你我之間是一段短暫的陪伴;比如說我們的學生時代,和我們的同學,那是幾年的陪伴;還有一種陪伴,是生命里血脈註定一生的陪伴,那是我們和父母,和孩子之間的陪伴。

作為子女,我們有一萬個理由安慰自己:

太忙了,以後有時間多陪陪父母。

可時光無情,它不會等你的「以後」,

趁父母尚在,趁他們還走得動,

多陪著他們看看外面的世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