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这样不甘平凡的人
你还见过多少人
怎么二十多年到头来
还在人海里浮沉
几乎每一个来到塔州的留学生,恐怕都要面对一句灵魂拷问:
“我什么时候才能拿到永居身份?
前面牵着他们的是变幻莫测的移民政策,后面等待他们的是随着年龄日益增长带来的压力和恐惧。
仿佛自己像一个人线木偶一般被前后拉扯,但依然选择奋不顾身……
 
还记得自己亲身经历的一幕,塔大开学第一天,两个中国留学生互相攀谈起来,
“朋友,你是从哪儿过来的?”
“我是悉尼过来的啊,你呢?”
“我是墨尔本来的。”
“为了移民呗?”
“是呗,不然还来这里耗几年干毛呢,可还能有啥办法呢。”
“你说得太对了!我也是呗。”
俩人交谈甚欢,仿佛遇到了多年的知己。
从他们的眼神里,虽然有迷茫,但也时不时透露出坚定的目光,那是对未来的期许,对自己人生的交代。
 
现在的你,是否也正为留在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国家而奋不顾身,来到这个如国内三四线城市般的小塔干耗几年只为一张绿卡?
如果当初在墨尔本或悉尼毕业后直接回国,现在的你又会是如何?
或者最开始就放弃留学,你的人生又会不一样吗?
如果没有选择来塔州的话,很多人应该回到国内,买了套房子,开着几十万的小汽车,上班打卡,夜夜笙歌,悠闲的过日子了。

现在为了留在澳洲,在塔州至少还要呆3年,你觉得值吗?

Kevin就是这样一个人。
16年来到墨尔本大学学习金融专业,当时也并没有想着移民,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发现他渐渐爱上了这座城市。
然而当他想移民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快毕业了。
本不是移民专业的Kevin到处寻找拿PR的方法,但是移民门槛越来越高,一无所获,现实给了他重重的一击。
在毕业典礼那一天,他告别了相识3年的好兄弟、同学、还有那一切关于墨尔本这座城的记忆。
当他在墨尔本国际机场朝朋友们挥手告别的时候,他就明白,这几条不同的生活轨迹可能都不会再交叉了。
留下他一个人在这座空荡的城市。
眼看澳洲的总理像过家家一样一换再换,无数次摧残着苟延残喘的移民政策。短短两年时间里,移民分数已经提高20-30分,让大批人望尘莫及。
如今他已经28岁了。
都说男人30而立,如今他走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左顾右盼,面对未知的一切,是选择放手一搏还是回国?
 

最终他决定只身来到塔州继续求学移民专业。

“还记得落地霍巴特机场的那一天,一切都是崭新的,但无比陌生。他说。

前几个月的时间里,除了上课,Kevin整天都呆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虽然之前从朋友那里听说这里风光宜人,生活悠闲。

但来了之后他发现,风景是有的。但你看到的永远都是一样的山和一样的水。

相较墨尔本而言,这里的生活对他来说越来越乏味,就像一首诗里写的: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渐渐地他发现,逛24小时的Kmart成为他唯一的乐趣……

“来到霍巴特后的几个月,我差点快抑郁,有那么几个晚上总会梦见自己午夜在Melbourne Central街上游荡,好像自己就在墨尔本一样。”他说。

我们或许心里都清楚,Kevin如大多数人一样,在拿到PR后,并不会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他们总会回到自己最初的梦,因为他们可能意识到,这里并没有他们想要的一切。

但当我问他后不后悔做这个决定时,他却坚定地说:“不后悔。”
“这么多年,我学会了自己生存,也感受到了人间冷暖,更让自己独立起来。”他说。
“对于在国内做一个经济适用男,我更满意现在的自己。挺感谢前几年的时光,塑造了现在的我,虽然前方的路依然迷茫,但我依然欣赏现在奋不顾身的自己。
 
我相信,在塔州,有太多和Kevin一样的人,他们有着相同的故事,他们有着相同的目标。
耐得住寂寞,不惧怕失败,欣赏奋不顾身的自己。
 
以此送给每一个在塔州为PR奋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