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悉尼奧林匹克公園地區的Opal Tower業主Brian Jones而言,一切彷彿發生在昨天。2018年,聖誕節前夕,一條裂縫,一聲巨響,居民緊急疏散。

圖/ mogaznews

警報器、消防車、大量警察。

據澳洲廣播公司的報道,對於部分業主而言,儘管一年時間過去,他們仍然被大樓牆體開裂所帶來恐懼感給深深包圍。

業主Brian Jones告訴記者,他之所以印象深刻還有一個原因,因為他的寵物狗Rambo極度討厭警報聲。

他說:「對於Rambo的小耳朵而言,警報聲太響了。」

Brian Jones和他的寵物狗Rambo,圖/ABC

Jones是悉尼Opal Tower第29層一套公寓的業主。相比買入時天花亂墜的廣告宣傳,而今Opal Tower樓已經成為澳大利亞最臭名昭著的住宅樓。

周二、聖誕節前夕、當絕大多數澳大利亞居民包裝禮物、回憶上一個平安夜的美好時,Opal Tower居民則會想起那個糟糕的時刻,即緊急撤離家園的那一天。

Opal Tower牆體崩裂的碎片,圖/ABC

許多業主在臨時住所中等到了數月之久,用他們的話來說,這是一場「噩夢」和「災難」。

終於可以回家了,

但承諾尚未兌現

歷經長達一年、花費了3100萬澳幣之後,建築商Icon已確認所有392套公寓的居民都可以回家了。

但是,大樓的修理工作並未完成,而是將一直延續到明年4月。

維修中的Opal Tower,圖/ABC

衝突仍在繼續。

業主和物業管理主席Shady Eskander說道:「Opal Tower里每個人的生活都被顛覆了。」

身為藥劑師的Eskander 成為了業主的非正式發言人。他表示,從大多數方面來看,Icon的做法還是值得肯定的。

業主和物業管理主席Shady Eskander,圖/ABC

但是,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比如先前承諾的10周租金賠償。

Eskander 說道:「我們有種被人從背後捅刀的感覺。」

“我們努力工作,去銀行借錢,我們把辛辛苦苦得來的錢交給開發商,向州政府繳納印花稅。」

「我們得知道Opal Tower到底怎麼了。」

「我們得確保這些諾言都會實現,並且確保沒有業主會因為不是自己的過錯而蒙受經濟損失。」

世界上最安全的大樓?

今年7月,居民們發起的集體訴訟也讓事情變得複雜。

這變成了一個相互指責的遊戲、建築商Icon指責工程公司WSP,而WSP則反過來指責生產預製板的廠商。

法律專家認為,這場官司得打到2021年。

Icon 首席執行官Nicholas Brown於12月18日去了Opal Tower大樓,並表示自己不能對集體訴訟或租金賠償發表意見,因為租金賠償也是集體訴訟的一部分。

他說,Icon從「第一天」就承諾為業主和居民爭取最好的結果。

「此前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但是,那些建築商就消失了。」

「我們沒跑路。我們希望人們能回過頭來看看我們做了什麼。」

據其透露,公司在做諸如油漆等美化工作,預計2020年4月完工。

他說:「我們的結構(修復)工作已經完成,開始拆腳手架。」

回到第29樓自己的家,Jones表示試圖對自己花98萬澳幣購買的公寓前景保持樂觀態度。

他說,這棟樓現在可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了。」

「雖然,眼下幾乎沒有人願意買這裡的房子。但是,房地產是一場長期遊戲。」

「而且,我認為,隨着時間的流逝,人們將重新獲得對這座建築的信心。因此,這也是一場有關耐心的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