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燒得很瘋狂的澳洲大火讓主流媒體也跟着瘋狂起來,

不斷煽動眾怒,

並借火澆油、把這一切都怪罪到了

政府環保不力

導致「全球變暖」的頭上。

然而,沖在救火第一線的

新州消防志願者組織

在他們的網站上赫然寫着

「不要責怪消防不力氣候,

燃料才是罪魁禍首!」

順便說一下,新州的小夥伴們如想為火情出一份力,可以撥打上圖右下角的電話報名加入志願者大軍

就職於澳洲《每日郵報》

的良心名記MirandaDevine也撰文

有理有據地分析:

澳洲這場大火

環保主義政客們

推行的政策所造成的!

眾所周知,森林火災一旦發生

勢頭非常迅猛,

尤其在澳洲這樣

地廣人稀又天乾物燥的地方,

是非常難以控制的。

特別如果遇上大風,

那簡直是摧枯拉朽所向無敵。

用這次受災最嚴重的

新南威爾士州來舉例:

這個州有着8000萬公頃面積,

卻只有

6800多名正式消防員,

外加5000多名消防志願者。

雖然他們有着世界上

最先進的消防設備,

包括滅火飛機、直升機,

一旦遇到失控的大火、

迅速蔓延的火線,

再好的設備也只能

杯水車薪。

看過澳洲著名歷史小說《荊棘鳥》的人

都知道

山火,是土澳人民生活的一部分

土澳人民自古以來

就與山火鬥智斗勇

他們早就知道:控制山火

最有效的控制方法,是預防

用什麼方法預防呢?

早在1939年Stretton Royal Commission的森林火災專家們

就提出來要使用

計劃燒除(controled burning/prescribed burning)」

的方式。

火災需要燃料

森林火災的燃料就是植被

特別是夏季乾枯易燃的植被。

如果把這些燃料

火災易發季節到來之前就移除,

也就是把可以燒的區域先燒掉一遍,

等火災易發季節到來時,

就能因燃料的缺席

減緩燃燒蔓延的速度、

阻止大面積火災的發生。

很多澳洲樹林是這樣的,地上布滿了落葉、枯枝和乾死的樹木……一點就着,一着就旺

上面是一張

澳大利亞山火大事紀的時間軸

我們能看到

自從1939年實施「計劃燒除」以來

山火的規模和頻率

似乎得到控制

然而近20年以來,

因為環保主義者

在政治中的滲透、

特別是綠黨

這個以環保主義起家的政黨

的得勢,

新出台的各種所謂「森林保護政策」,

以保護環境為由,

禁止砍伐焚燒樹林植被,

大大地阻止了這樣的預防措施。

不預防的後果,很嚴重

媒體喜歡把目前的澳洲大火

稱為澳洲歷史上最嚴重的火災,

然而卻忘記了

大約10年前在維州發生的那一場大火,

奪走了173的生命、

摧毀了70個國家級森林公園

包括裏面的動物

是澳洲歷史上死亡人數最高的一次火災。

那次火災被稱為「黑色星期六」,

也正是那次火災,

讓澳洲政府立刻討論出台了

現行的多級預警系統

在那一次火災里,

一位叫做Liam Sheahan的倖存者

特別引人注目。

他的房子是受災小鎮ReedyCreek

方圓兩公里內

唯一沒被摧毀的東西。

非常諷刺的是,

他在這次火災前幾年,

恰恰因為砍掉自己房子周圍的樹林預防火災,

而被當地居委會「依法」罰款了5萬澳幣!

再說一次劃重點

他因為

砍樹預防火災

環保者的法律罰款了5萬澳幣,

相當於大概25萬人民幣!

綠黨、工黨以及各級居委會內的環保者們

大概是覺得為了

保護樹林和樹林里的小生靈們,

犧牲幾十條人命不算什麼?

在「黑色星期六」這樣的血的教訓以後

他們並沒有縮手,

繼續變本加厲地推行所謂的森林保護政策,

不斷有人因為「計劃砍伐」或「計劃燒除」

而遭到巨額罰款

2017年昆士蘭州的Baker先生

因為清除了350公「受保護的本土植被」

被罰款和要求交付司法費用高達一百萬澳幣!

這還是在他自己的土地上清除的!

這是為了保護環境不讓人活了?

不僅是個人,

還有企業組織因為計劃燒除被制裁。

電力公司Transgrid

因在Snowy Mountain一帶的高壓線路

推了一道60米寬的防火帶

而在2001年

因「環境破壞」而被

新南威爾士州政府罰款500,000澳元。

兩年後,

一場災難性的大火席捲了整個山峰,

那道防火帶

是救了無數工人和袋鼠的

唯一一道屏障。

然而高冷

白左環境保護主義者

對這些是視而不見的。

2003年,森林大火

雜草叢生的國家公園

蔓延到堪培拉,

造成4人死亡。

新南威爾士州

自然保護理事會

譴責增加「計劃燒除」的呼籲為

「徒勞的」和「下意識的反應」。

2009年,

新南威爾士州綠黨網站

宣布「計劃燒除」是「一個常見的誤解「,

認為」負責任的消防管理

需要燃除以減少燃料」

胡說八道

他們利用白左媒體大肆宣揚的

環保理念

通過法律鐵腕

重罰「計劃燒除」的個人和組織,

讓人們不再敢於

承擔保護財產和自身安全的責任

因為他們不願

他們所居住的環境造成影響


現在我們有600萬公頃的土地被燒掉、

5億的野生動物喪生、

幾十人死亡、

幾千人流離失所……

面對這麼嚴重的後果,

環境保護主義者們良心會痛嗎?

當然不會。

記者Miranda寫道:

「現在,Di Natale(綠黨黨魁)和Bandt(綠黨骨幹)

顯然是在利用山火受害者的苦難

來獲得政治上的得分,

而GetUp(工黨的民間組織)甚至

可以利用人們的痛苦來為自己籌集資金。」

澳洲綠黨黨魁Richard Di Natale

他們只會怪罪於「氣候變暖」,

讓一個患有自閉症、

學都沒有上完的瑞典小姑娘

全世界各地到處煽動在校學生們

批鬥自己的政府

在「保護環境」這樣的

重要課題上不作為

按照他們的邏輯,

難道不讓燒除就是保護環境?

就是拯救地球?

就是高潔聖母?

瑞典環保小將 Greta

一干白左主流媒體

也跟在環保主義者們屁股後面跪舔,

不僅把瑞典革命小將

捧成了「環保英雄」,

也成功地把(以人為本不以環境為本的)

保守派政府刻畫成了

昏庸無能的形象,

總理成了眾矢之的、

宣洩眾怒的出口。

2013年,

當時的自由黨總理艾伯特

消防志願者

山火時他沖在消防第一線,

媒體卻說他:

「別忙着滅火了,

好好當你的總理吧」

2019年11月

自由黨莫里森總理因國事出訪,

媒體又說:

「莫里森和他的幕僚們

磨磨蹭蹭任由澳洲燃燒

最近聖誕

莫里森與家人

出門度假,

雖然因為火災而

提前結束了假期,

還是被媒體噴成了篩子。

總之,

不管總理在救火,

還是沒在救火,

媒體都要罵他

救火無方、環保不力

然而

對於來自第一線的

消防志願者們聲音,

這些無良的主流媒體卻視而不見:

讓我們大聲替他們喊出來

「不要責怪消防不力氣候,

燃料才是罪魁禍首!」

你罵政府無能,你罵總理不作為,你有沒有想過,綠黨這種為了「保護環境」不惜一切代價的政黨,還有為了跟他們競爭,變得越來越左的工黨,他們佔著國會近半數的席位,是誰選上去的?裏面有你一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