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子不是人,騙子害死人

誰才是墨爾本想像力最豐富的人?

期中階段,靠著左手瞎編亂造右手無中生有趟過追命連環due的留學生,可以算對這個位置的競爭有著一戰之力。

可是如果要論,和一類人比起來,我不是針對誰,在座的各位都是弟弟。

那就是墨爾本最最猖狂的電信詐騙犯。

瞅准了留學生這塊肥肉的他們,利用強大的「察言觀色」能力,只要你接起電話後的第一反應不是口吐fun芳,而是試圖和他進行對話。

三言兩語就能調查清楚你的一系列背景故事,並卡著留學生的「時間點」配合著自己究極強大的想像力,創作出了無數膾炙人口的「劇本殺」

每逢「簽證到期日」前後,他們是貼心提供一對一服務的「領館工作人員」

開學前後,新生駕臨人生地不熟,他們是發現你前腳剛出國,家裡就出現財政問題,嫉惡如仇的「警隊大隊長」

而如果你和男朋友相隔異國,你們的思念游不過這片海洋。

「您好這裡是DHL,您有一個快遞需要簽收。」

煩,真的好煩!

今年,這些猖狂的騙子甚至都激起了澳洲監管機構的注意,特意發文提醒大家一定要小心「虛擬綁架」電信詐騙等類似的犯罪。

而電信詐騙不知道是不是也面臨了創作的瓶頸、靈感的枯竭,似乎很久都沒有聽說過他們劇本的更新。

不過最近,聽說他們在把幾個劇本有機的結合之後,騙術就又煥發出了新的「商機」。

昨天,我平台就接到了一位墨爾本女留學生小Y的投稿,她表示自己一個疏忽,誤信了騙子的話,導致家裡蒙受了多達60多w的巨額損失!

她表示,11月27日中午11點半左右,她正在墨爾本的家準備做飯,就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所有電話均為正常墨爾本的號碼)

稱小Y有一個從堪培拉DHL快遞公司(為什麼受傷的永遠都是DHL)寄到廣州越秀區的快遞被廣州海關扣留。

並被拉入了黑名單,要求她儘快報警處理,不然會影響到她的出境。

我哪寄過這個快遞啊…

小Y聽了真的是感覺莫名其妙,但處於好奇,她還是順手抄下了電話那邊提供給她的所謂廣州公安局的報警電話。

等到她抄完,想掛了自己打的時候,電話那邊卻「貼心」的直接給她轉到了所謂的「廣州公安局電話」

然而這個時候,她還不知道她已經完全上鉤。

負責小Y案件的是所謂的「趙警官」,在一頓自我介紹後,他記錄下了小Y的個人信息、家庭情況。

本來小Y對這個趙警官的身份還有些許的懷疑,但在電話那邊準確無誤的報出了小Y的身份證號後,她開始信了,覺得這就是那個可以幫自己洗脫冤屈的真警察。

不得不說,這位警察的辦案方式也著實是「與時俱進」,上來就讓小Y加了自己的微信,然後就發起了視頻。

在視頻中,趙警官身著警服,還主動出示了自己的警察證件,進一步加深了小Y對他的信任。
接著都不給小Y一點的反應時間,就自顧自的開始了工作。

給小Y打回一個電話,稱小Y的出境問題已經立案,並報告上級,要求小Y下載釘釘,這個「警方專用app」作為跟自己的聯絡媒介並耐心等待。

結果等來的卻是一個「噩耗」,上級給小Y發來了一份文件,裡面是她的通緝書。

稱小Y涉及一起跨國案件,主嫌犯和其他從犯都是銀行里的人,他們利用小Y的身份證複印件,偽造了一個「真的」身份證。

在工商銀行辦了張卡,騙取了16個人每人200多w的贓款,總金額高達幾個億,已經有受害人前來報案。

面對這些,小Y表述絕對不可能,自己沒有這張卡,更沒做這種事。

可是那邊卻讓她仔細想想,是不是認識犯罪團伙里的人,稱他們已經掌握了幾個犯罪嫌疑人,而他們都一口咬定錢匯到了以小Y名義辦理的銀行卡上。

隨後他們又讓小Y去登陸一個網站,聲稱這個案子還沒破,是個國家機密,所以網站需要用數字登陸。

點進去之後就是「正經八百」的公安局網頁,在輸入他告訴自己的所謂案件編號後,就看到了自己的的犯罪記錄以及證明。

「上級」稱小Y口口聲聲呼喊的清白在法律面前一點用沒有,法律講的是證據。

小Y是用嘴說,可是別人提供的都是鑿鑿的證據,明天就要帶著通緝令把小Y引渡回國。

此時,小Y已經完全在詐騙犯的引導下進入了「角色」,她怕的一直在哭,第一反應就是要告訴自己的爸媽。

結果遭到了騙子「細心」的阻攔,稱告訴爸媽只會徒增擔心,一旦他們選擇報案,只會擾亂整個案件進展,耽誤小Y自證清白的時間。(報案會影響…你們不就是警察嗎?)

(圖片來自網路)

「你難道想讓你的父母再多為你擔心嗎?」

小Y在經歷了一輪又一輪的洗腦後,覺得有道理,就沒有第一時間和父母進行溝通。

打開微信界面,想要告訴身邊朋友,可「警察」卻說,這也不行!

萬一從犯就隱藏在你的「朋友圈」中的什麼地方,一旦知道事情敗露,直接跑了,你不是更洗不清了…

在緊張而又無助的情況下,小Y接受了一輪又一輪的洗腦。

對方一遍遍的告訴小Y,就這幾天就會凍結小Y連帶著父母的所有銀行賬戶,而她也馬上就會被引渡回國內派出所。

目前有268個人正在接受調查,而她排在200多個人其後,「警方」稱等輪到調查她搞不好要等到3年甚至更久。

就在小Y近乎感到絕望的時候,對方卻給出了一根救命稻草,稱小Y如果現在跟領導爭取,可能可以獲得一個取保候審的機會。

這個機會一旦錯過,那等待著她的就鐵是蹲派出所!

小Y瞬間來了精神,調整好情緒,撥通了一個所謂檢察院領導的聯繫方式,想要牢牢抓住這個機會。

沒想到電話那端一撥通,就被領導好一頓臭罵,領導稱小Y的個人問題引發的社會問題,無法被原諒,這要是給她這個機會就是對其他267個受害人的不公。

小Y被嚇住了,甚至跟假警察說,自己想放棄了,要抓進去就抓吧。

可是這時,假警察又給她灌起了雞湯,說小Y不爭氣,真的想進看守所後連累父母還有其他家人嗎?

「你看著他們為你哭,你心裡真的好受嗎」

(圖片來自網路)

假警察在這時,繼續充當好人博小Y的信任,稱冒著辭職的風險,也要替小Y求情求他們領導給小Y一次機會。

而小Y也重整旗鼓,給「領導」撥通了第二次電話,期間各路的所長、長官都在和領導進行對話,場景極度真實,小Y也相信只有靠他們才能幫自己。

最終小Y終於獲得了取保候審的資格,但獲得這個資格的條件卻著實不便宜。

35w!

估摸著光靠小Y自己怕是拿不出這麼多錢,騙子還順便為小Y DIY了一個理由,讓小Y跟父母要這筆錢,就說是護照丟了要一筆保證金。

「如果你自己不努力,那沒人幫的了你」

在假警察的話術操縱下,小Y哭著給父母打了這個電話,騙了家裡35w。

(圖片來自網路)

而因為了解到小Y的父母給她在墨爾本買了個期房,付了首付,假警察又說,這房子是報警前買的,也有嫌疑要調查。

一旦發現是違法的,也要凍結blabla…

此時的小Y已經幾乎無法思考,明明已經按要求付了35w的取保候審錢了,怎麼還要錢?

但聽假警察非常仔細的進行了解釋後,她又信了…

又在父母面前賣慘,騙了32.5w。

後來小Y回了國,而即使是錢已到手,囂張的騙子甚至還沒就此「人間蒸發」,相反還一直鼓勵小Y調整好心態,稱哪個時間點會來家裡跟小Y的父母簽保密協議。

而小Y也一直在相信,直到他們到最後一天也沒來,她才反應過來,自己被騙了…

馬上報警也是無濟於事,而全家也因此感覺傷心欲絕。

開啟了上帝視角的我們回過頭來看整起事件,可以說是漏洞百出。

微信聯繫、教騙人的警察、「給錢私了」的檢察院,以及無視「三親見」制度拿張身份證就給開卡的銀行。

更別說接到報案的警察不讓聯繫朋友、父母更不讓報案的,這種公然心虛的行為。

但如果你是小Y同學,從接起那一個電話,嘗試性的接受了對方的這個設定開始,一步一步時而恐嚇、時而引導,也難免不會落入這個陷阱。

其實這個「DHL+警官」的二加一式騙局並不算新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