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言
  • 山火、暴雨、洪水…停电可能只需要一个理由
  • 气候逐年升温下,越来越脆弱的澳洲供电基建
  • “做还是不做,这是一个问题”
  • 结语

前言
澳大利亚无疑是世界上电费最昂贵的国家之一。
自由党议员Craig Kelly(凯勒)曾于2016年底在议会上尖锐地指出,“澳大利亚人所付的电费,是美国人的两倍。” 
凯勒进一步引用了2015年度的“澳洲居民电费趋势报告”与“美国电力信息管理报告”中的相关数据,作为该结论的补充支撑,即在澳大利亚,居民平均支付电费为0.287澳元/千瓦时;但在美国仅为0.104美元(合0.141澳元)/千瓦时。

1__

山火、暴雨、洪水…停电可能只需要一个理由

2月9日,或许也是悉尼近三十年来降雨量最大的一个周末,超过13万户家庭在肆虐的暴风雨中遭遇了集体断电的情形。上周末,位于悉尼、纽卡索、中央海岸等地的人们在暴雨中遭遇了断电 / 来源:[email protected]
电力分销商Ausgrid对此表示,截至周二2月11日下午,虽然大部分的电力供应已经维修恢复,但仍然有4.1万户家庭和企业目前处于停电状态。

来源:Chris Lawless

不仅如此,在过去一个月以来似乎烧不尽的山火中,在新州、维州、昆州、南澳和首领地,还有太多的家庭忍受了数小时甚至长达数天的停电。
为什么在我们的印象中,澳洲电力设施似乎在自然灾害面前正变得越来越脆弱不堪?
_

2__

气候逐年升温下,越来越脆弱的澳洲供电基建

实际上,随着全球变暖的加剧,澳大利亚的供电系统所承受的压力确实在不断地增加。
澳大利亚的夏天无疑在变得越来越炎热:
根据澳洲气候协会在2019年公布的报告,自1910年以来,澳大利亚的平均气温升高了约1.1℃,其中1950年以后出现显著增长;与此同时,2019年炎热的天数也比1960年的数据翻了一番;
据由Sophie Lewis(露易丝)领导的澳洲国立大学研究小组分析称,未来几十年内,悉尼和墨尔本将会迎来50多℃的夏天。

3__

“做还是不做,这是一个问题”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发生在2004年新州和昆州的大规模断电事故。当时事件的恶劣性导致各州政府提高了电网输送可靠性的标准——当然,这也带来了高达180亿澳元的电网超支,虽然网络可靠性所提升的幅度还非常有限。
实际上,在过去十年里,电网成本其实是这些州居民用电价格上涨的最大原因:
新州的电费上涨比通货膨胀高出50%以上,而昆州东南部的涨幅甚至超过70%


那么对于用户们来说,又是否真的会愿意为减少停电的可能性而支付更多的费用吗?
实际上,根据澳大利亚电力消费者的研究表明,比起他们需要为此改变而付出的代价,更多的消费者其实是对目前供电的可靠性感到满意的。
虽然听起来有一些荒谬,但对于澳大利亚的供电基建系统而言,有时候真正的问题可能甚至在于不是因为“不做”,而是因为“做的太多”。尤其是国有电力分销商,在过去几年间变电站容量的扩增已经远远超过了需求的增长——但在此期间,需求几乎没有出现变化、甚至比以往更低。
而如果从用更具体的角度来分析这个行业,那么2006年至2013年的澳大利亚用电峰值需求的增加额,实际上相当于每个人使用1个老式白炽灯泡所需的电量
但国有电力分销商却将其变电站容量,扩大了相当每个人使用超过100个灯泡的程度;
私营电力分销商虽然没那么夸张,但仍将其变电站的容量增加了约相当于每个人30个灯泡。
——这也正是为什么,我们一方面看着电费账单上的数字在蹭蹭地上涨,但另一方面,多缴的钱却好像让电力分销商们做了“无用功”。
__

END__

在这样的背景下,人们很难不对澳大利亚的能源政策陷入绝望。
尽管许多人也曾经为此做出勇敢的尝试,但其中掺杂着半真半假的“真相”、错综复杂的利益链、主流意识形态的冲突、以及一厢情愿的理想主义,仍然根深蒂固地影响着这个行业的政治面貌与管理格局。
毕竟对于主宰这个行业背后的大多数政客和行业领袖们而言,再不济也能通过安装太阳能面板和电池供电,而轻松逃过这张无形的“网”。
逃不过的,只会是那些最贫穷也最无助的澳洲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