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言
  • 山火、暴雨、洪水…停電可能只需要一個理由
  • 氣候逐年升溫下,越來越脆弱的澳洲供電基建
  • 「做還是不做,這是一個問題」
  • 結語

前言
澳大利亞無疑是世界上電費最昂貴的國家之一。
自由黨議員Craig Kelly(凱勒)曾於2016年底在議會上尖銳地指出,「澳大利亞人所付的電費,是美國人的兩倍。」 
凱勒進一步引用了2015年度的「澳洲居民電費趨勢報告」與「美國電力信息管理報告」中的相關數據,作為該結論的補充支撐,即在澳大利亞,居民平均支付電費為0.287澳元/千瓦時;但在美國僅為0.104美元(合0.141澳元)/千瓦時。

1__

山火、暴雨、洪水…停電可能只需要一個理由

2月9日,或許也是悉尼近三十年來降雨量最大的一個周末,超過13萬戶家庭在肆虐的暴風雨中遭遇了集體斷電的情形。上周末,位於悉尼、紐卡索、中央海岸等地的人們在暴雨中遭遇了斷電 / 來源:[email protected]
電力分銷商Ausgrid對此表示,截至周二2月11日下午,雖然大部分的電力供應已經維修恢復,但仍然有4.1萬戶家庭和企業目前處於停電狀態。

來源:Chris Lawless

不僅如此,在過去一個月以來似乎燒不盡的山火中,在新州、維州、昆州、南澳和首領地,還有太多的家庭忍受了數小時甚至長達數天的停電。
為什麼在我們的印象中,澳洲電力設施似乎在自然災害面前正變得越來越脆弱不堪?
_

2__

氣候逐年升溫下,越來越脆弱的澳洲供電基建

實際上,隨著全球變暖的加劇,澳大利亞的供電系統所承受的壓力確實在不斷地增加。
澳大利亞的夏天無疑在變得越來越炎熱:
根據澳洲氣候協會在2019年公布的報告,自1910年以來,澳大利亞的平均氣溫升高了約1.1℃,其中1950年以後出現顯著增長;與此同時,2019年炎熱的天數也比1960年的數據翻了一番;
據由Sophie Lewis(露易絲)領導的澳洲國立大學研究小組分析稱,未來幾十年內,悉尼和墨爾本將會迎來50多℃的夏天。

3__

「做還是不做,這是一個問題」

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發生在2004年新州和昆州的大規模斷電事故。當時事件的惡劣性導致各州政府提高了電網輸送可靠性的標準——當然,這也帶來了高達180億澳元的電網超支,雖然網路可靠性所提升的幅度還非常有限。
實際上,在過去十年里,電網成本其實是這些州居民用電價格上漲的最大原因:
新州的電費上漲比通貨膨脹高出50%以上,而昆州東南部的漲幅甚至超過70%


那麼對於用戶們來說,又是否真的會願意為減少停電的可能性而支付更多的費用嗎?
實際上,根據澳大利亞電力消費者的研究表明,比起他們需要為此改變而付出的代價,更多的消費者其實是對目前供電的可靠性感到滿意的。
雖然聽起來有一些荒謬,但對於澳大利亞的供電基建系統而言,有時候真正的問題可能甚至在於不是因為「不做」,而是因為「做的太多」。尤其是國有電力分銷商,在過去幾年間變電站容量的擴增已經遠遠超過了需求的增長——但在此期間,需求幾乎沒有出現變化、甚至比以往更低。
而如果從用更具體的角度來分析這個行業,那麼2006年至2013年的澳大利亞用電峰值需求的增加額,實際上相當於每個人使用1個老式白熾燈泡所需的電量
但國有電力分銷商卻將其變電站容量,擴大了相當每個人使用超過100個燈泡的程度;
私營電力分銷商雖然沒那麼誇張,但仍將其變電站的容量增加了約相當於每個人30個燈泡。
——這也正是為什麼,我們一方面看著電費賬單上的數字在蹭蹭地上漲,但另一方面,多繳的錢卻好像讓電力分銷商們做了「無用功」。
__

END__

在這樣的背景下,人們很難不對澳大利亞的能源政策陷入絕望。
儘管許多人也曾經為此做出勇敢的嘗試,但其中摻雜著半真半假的「真相」、錯綜複雜的利益鏈、主流意識形態的衝突、以及一廂情願的理想主義,仍然根深蒂固地影響著這個行業的政治面貌與管理格局。
畢竟對於主宰這個行業背後的大多數政客和行業領袖們而言,再不濟也能通過安裝太陽能面板和電池供電,而輕鬆逃過這張無形的「網」。
逃不過的,只會是那些最貧窮也最無助的澳洲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