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意选择四天工作制吗?

对一些人来说犹如天堂,对一些人却是乌托邦。很美好的梦,却不切实际。

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一直在思考封城之后如何振兴国家旅游业。不久前她通过Facebook视频分享了想法。她说新西兰旅游业60%依靠国内,在国际边界依然关闭的情况下,如果新西兰人能更多在国内旅游将有诸多好处。

如何实现呢?她说一些人告诉她如果能有更多工作弹性,将更有可能度假。

“很多人建议我们采用四天工作制,”她说。“这根本上取决于雇主和雇员的关系,我们了解了很多关于COVID,关于人们在家工作的灵活性,以及从中取得的生产力,这些都促使人们思考,如果自己是有决定权的老板,四天工作制是否适合公司。这确实对整个国家的旅游业有帮助。“她的评论成为了头条新闻。

她在社交媒体上赢得了很多赞许。这也启发了其他讨论,关于现代工作生活平衡,减少工作时间对健康和生产力的好处等话题。

但是澳大利亚的一些经济学家对此不以为然。澳洲国立大学教授Rabee Tourky在推文里说,“我们应该一周工作六天来弥补失去的时间。“ 同一大学Rohan Pitchford推文说,“我们应该警惕善意的却被误导的乌托邦主义。“

这些批评引发有趣的问题。从经济学角度,究竟什么是“弥补失去的时间“?为什么把Ardern将一些工人转向四天工作的可能性讨论视为乌托邦,她没有说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

周末曾经是一个“乌托邦“概念

看到很有趣的政治理念被无情抨击有些奇怪。

纵观资本主义历史,“乌托邦”一词经常被指向建议事情可以换种方式来做的人。曾经,一周休息两天被认为是“乌托邦”,现在有了“周末”的概念,人人 接受。根据联邦仲裁法院的裁定,澳大利亚于1948年引入一周5天40小时工作制,(2天休息)。那时维州制造商会会长(Cecil Newton Mckay先生)批评这个政策是“危险的尝试”。

根据时代报1948年1月1日的报道,Mckay先生说“一个极度缺乏生产力和劳动力的国家,通过减少工作和增加成本来消除负担,犹如爱丽丝梦游仙境。“他说,“作出增加娱乐时间的决定,本国和国外商品服务的可获得性以及成本始终是首要因素。”“澳大利亚在通货膨胀时期做了一个非必要和危险的实验,希望结果不要适得其反。”

这一煽动性警告现在看来如何呢?巧合的是,20世纪40年代早期,同一Mckay先生处于对复兴社会主义的关注,和著名的墨尔本商人一起成立了公共事务研究所。

四天工作制的实现方式有多种

四天工作制意味什么呢?只需要工作四天却能拿到5天工资?还是把5天的工作内容压缩成4天完成,你需要每周4天超时工作,获得同样的薪水但有3个休息日?可能实现方式有很多种。如Arden 女士所说,这需要雇主和雇员坐下来讨论确定。

4天工作对澳大利亚并不是头一次听到。2018年数字营销公司Versa尝试了一个计划,员工可以周三休假,只要他们能把工作在4天内完成。Versa的CEO Kath Blackburn说这一想法是希望给员工一天自己的时间,也是改善他们的精神状态。经过一年实验,结果证明了一切。“我们今年的利润是去年的3倍,去年收入增长了30%或40%,员工的幸福感提高,效率也更高,”Blackburn女士去年告诉ABC。“你以为会减少的因素其实都增加了。”

同时,Blackham女士也说到这一想法遭到了抨击,有人认为减少工作时间等同于懒惰。她说公司拒绝接受这样激进的理念也是自然的。今年她告诉ABC,“归结为一个词就是‘恐惧’。“

“我认为是对信任自己员工的恐惧,认为他们能够做正确的事。“

 

注:本文编译至ABC ,供参考阅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有需求请联系澳洲唐人街(https://news.china.com.au)了解授权详情。

 

Source:

https://www.abc.net.au/news/2020-05-24/fear-of-a-four-day-working-week-jacinda-ardern/12280298?section=analysis

 

彩蛋:

well-meaning but misguided utopianism 善意却误导的乌托邦主义

personal admin处理个人事务

the result spoke for themselves 结果证明了一切

nice to dream about, but an impractical fantasy不切实际的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