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願意選擇四天工作制嗎?

對一些人來說猶如天堂,對一些人卻是烏托邦。很美好的夢,卻不切實際。

紐西蘭總理Jacinda Ardern一直在思考封城之後如何振興國家旅遊業。不久前她通過Facebook視頻分享了想法。她說紐西蘭旅遊業60%依靠國內,在國際邊界依然關閉的情況下,如果紐西蘭人能更多在國內旅遊將有諸多好處。

如何實現呢?她說一些人告訴她如果能有更多工作彈性,將更有可能度假。

「很多人建議我們採用四天工作制,」她說。「這根本上取決於僱主和僱員的關係,我們了解了很多關於COVID,關於人們在家工作的靈活性,以及從中取得的生產力,這些都促使人們思考,如果自己是有決定權的老闆,四天工作制是否適合公司。這確實對整個國家的旅遊業有幫助。「她的評論成為了頭條新聞。

她在社交媒體上贏得了很多讚許。這也啟發了其他討論,關於現代工作生活平衡,減少工作時間對健康和生產力的好處等話題。

但是澳大利亞的一些經濟學家對此不以為然。澳洲國立大學教授Rabee Tourky在推文里說,「我們應該一周工作六天來彌補失去的時間。「 同一大學Rohan Pitchford推文說,「我們應該警惕善意的卻被誤導的烏托邦主義。「

這些批評引發有趣的問題。從經濟學角度,究竟什麼是「彌補失去的時間「?為什麼把Ardern將一些工人轉向四天工作的可能性討論視為烏托邦,她沒有說這個國家的每一個人。

周末曾經是一個「烏托邦「概念

看到很有趣的政治理念被無情抨擊有些奇怪。

縱觀資本主義歷史,「烏托邦」一詞經常被指向建議事情可以換種方式來做的人。曾經,一周休息兩天被認為是「烏托邦」,現在有了「周末」的概念,人人 接受。根據聯邦仲裁法院的裁定,澳大利亞於1948年引入一周5天40小時工作制,(2天休息)。那時維州製造商會會長(Cecil Newton Mckay先生)批評這個政策是「危險的嘗試」。

根據時代報1948年1月1日的報道,Mckay先生說「一個極度缺乏生產力和勞動力的國家,通過減少工作和增加成本來消除負擔,猶如愛麗絲夢遊仙境。「他說,「作出增加娛樂時間的決定,本國和國外商品服務的可獲得性以及成本始終是首要因素。」「澳大利亞在通貨膨脹時期做了一個非必要和危險的實驗,希望結果不要適得其反。」

這一煽動性警告現在看來如何呢?巧合的是,20世紀40年代早期,同一Mckay先生處於對復興社會主義的關注,和著名的墨爾本商人一起成立了公共事務研究所。

四天工作制的實現方式有多種

四天工作制意味什麼呢?只需要工作四天卻能拿到5天工資?還是把5天的工作內容壓縮成4天完成,你需要每周4天超時工作,獲得同樣的薪水但有3個休息日?可能實現方式有很多種。如Arden 女士所說,這需要僱主和僱員坐下來討論確定。

4天工作對澳大利亞並不是頭一次聽到。2018年數字營銷公司Versa嘗試了一個計劃,員工可以周三休假,只要他們能把工作在4天內完成。Versa的CEO Kath Blackburn說這一想法是希望給員工一天自己的時間,也是改善他們的精神狀態。經過一年實驗,結果證明了一切。「我們今年的利潤是去年的3倍,去年收入增長了30%或40%,員工的幸福感提高,效率也更高,」Blackburn女士去年告訴ABC。「你以為會減少的因素其實都增加了。」

同時,Blackham女士也說到這一想法遭到了抨擊,有人認為減少工作時間等同於懶惰。她說公司拒絕接受這樣激進的理念也是自然的。今年她告訴ABC,「歸結為一個詞就是『恐懼』。「

「我認為是對信任自己員工的恐懼,認為他們能夠做正確的事。「

 

註:本文編譯至ABC ,供參考閱讀。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如有需求請聯繫澳洲唐人街(https://news.china.com.au)了解授權詳情。

 

Source:

https://www.abc.net.au/news/2020-05-24/fear-of-a-four-day-working-week-jacinda-ardern/12280298?section=analysis

 

彩蛋:

well-meaning but misguided utopianism 善意卻誤導的烏托邦主義

personal admin處理個人事務

the result spoke for themselves 結果證明了一切

nice to dream about, but an impractical fantasy不切實際的美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