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两周以来,疫情重灾区的新州和维州日新增回落至个位数,全澳多地也已清零。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澳洲的疫情已经渐渐过去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事实却显示,爆发第二波感染的风险并没有减少!目前澳洲防疫工作面临的最大难题,是从海外返澳的本国公民。

这一群体中最让人担忧的,是从印度回来的澳人…

随着印度日新增确诊破万,

累计确诊超过意大利成为全球第六,

澳洲与印度之间从未间断的撤侨航班成为了最大的隐患…

01
印度成疫情重灾区

根据ABC News的报道,从上个月开始,印度的疫情突然失控。

3月初,全球疫情爆发,印度政府采取了相当的严厉的初期防控措施,防疫取得了非常可观的成效。

然而从5月1日起,印度的疫情突然失控,每日新增确诊人数直线上升,仅仅一个月的时间,确诊人数增加了十倍!

截止目前,印度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飙升至298,283例,累计确诊病例居全球第四。

印度也因此超过意大利,成为全球感染人数第四多的国家。

在日新增方面,印度更是赶超西班牙,英国,俄罗斯等认为的疫情大国,直接冲到全球第三,仅次于美国和巴西。

然而在疫情如此严峻的情况下,印度政府却决定解封。

上周末,印度各邦除一些重点城市或区域内疫情高发区外,其他所有地区的生产生活陆续放开,如宗教场所、酒店、餐饮和购物中心重新开放,宵禁时间改为晚上9点到凌晨5点。各邦之间的跨境交通也得到恢复。

全印度医学科学研究所主任兰迪普·古莱里亚表示,印度疫情的高峰还远未到来,预计真正的高峰或将在六七月份出现。

而且“随着更多店铺恢复开门营业,街上行人可能也会越来越多,新增确诊患者可能还会进一步增加”。

印度的疫情已经相当不乐观,而澳媒的消息更加让人担忧第二波爆发…

因为疫情爆发至今,澳洲飞印度的撤侨航班就从未间断过!

02
澳人从印度回流成新隐患

根据ABC news的报道,由于疫情失控,越来越多的印度裔澳洲人搭乘撤侨航班从印度返澳。

众所周知,印度和中国是澳洲移民主要来源国。

根据统计局的数据,2019年澳大利亚的印度人口达到660000,和华人人口基本持平。

因此,印度疫情爆发后,大批已经加入澳洲国籍的印度裔纷纷踏上返澳旅途。

墨尔本居民Thanuja Singh就在印度疫情爆发后,第一时间联系了澳洲驻印度的大使馆,登记了个人信息,以便搭乘澳洲政府的撤侨航班。

由于大量澳籍印度裔人士滞留印度,澳洲驻印使馆的撤侨包机供不应求,短短几个小时内机票就被抢购一空。

根据澳洲驻印使馆的统计,疫情爆发后,大约有7000名公民和永久居民在使馆登记撤侨航班。

为了满足需求,澳洲驻印使馆甚至还加开了更多撤侨航班。

从5月份开始,已经陆续有26架撤侨航班从印度出发,抵达澳大利亚。

截止6月6日为止,已有6000多印度裔澳人回到澳洲,并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中。

但是现在印度疫情仍处于上升期,每天又有大批人士从印度回流澳洲,非常容易带来新的公共健康隐患。

虽然澳洲有强制的14天隔离政策,但是已经有数据表明,潜伏期短的有3天,长的能到24天。

如果这群从印度撤侨的人中有一个在隔离期内没被检测出来,那之后必然会出现聚集性感染,引起第二轮爆发。

除此之外,在酒店隔离的感染者也可能在不知不觉中传染病毒。

此前,墨尔本Swanston St的一家负责接待境外入境隔离旅客的酒店Rydges,就有一名工作人员被测出新冠阳性。

最后,

虽然澳洲的疫情似乎已经平息,但在全球疫情恶化的大环境下,输入病例防不胜防!

为了避免最糟糕的情况发生,在疫苗问世之前,我们每个人还应做好防护消毒工作。

因为病毒随时有可能会趁虚而入!

新加坡和澳洲、新西兰恢复通航,两国居民也可在樟宜过境转机

好消息!来自澳洲和新西兰部分城市的乘客可以在新加坡转机!近日,新航在官网上宣布,即日起,从澳洲和新西兰部分城市的乘客,乘坐新航,胜安和酷航的航班,可以在新加坡转机过境!

但是这一规定只适用于行程为澳洲/新西兰-新加坡-其他国家,从其他地点飞往澳洲和新西兰的乘客则不能过境新加坡。

这些城市包括澳洲的阿德雷德、布里斯班、墨尔本、珀斯和悉尼,以及新西兰的奥克兰和基督城。

至于人们关心的飞机上的安全问题,新航表示飞机上会划分区域,分开过境和非过境乘客,他们在行程中必须留在各自的指定区域,不可以随意换位置。

过境程序也做了相应的规定,过境乘客抵达樟宜机场后,会被安排到指定区域等候,跟非过境乘客分别开来。如果过境时间不到75分钟,他们将直接被带到登机口。过境乘客会先登机,才轮到非过境乘客。

飞机降落后,非过境乘客会先下机,才轮到过境乘客。

随着新西兰全面解封后,首架从新加坡飞往新西兰的新航客运于9日下午飞抵奥克兰,宣告着两个国家正式恢复通航。

不过关于机组人员的隔离问题却引起了一些关注。

新航机组人员以往居住的酒店是位于奥克兰市区的雷吉斯酒店(Rydges),是当地的4星级酒店,但这一酒店目前被用作隔离地点。

因此,机组人员在疫情期间,只能居住在南区曼努考的温德姆华美达套房酒店(Ramada Suites by Wyndham)。

新航SQ285航班飞抵奥克兰后,机组人员就被带到一辆专车上,直接将他们送到了酒店。办理入住手续后,他们不得离开酒店房间,为期3天,直到执飞航班回到新加坡,在这期间,机组人员甚至无法与其他同事会面,三餐也会由酒店工作人员送到房间。

至于为什么新航机组人员在停留期间只能待在酒店房间内,新航也给出了解释,这是为了确保他们可以飞往不同国家工作,回国无须接受隔离。

新航发言人表示,在往返新加坡的航班上,公司必须遵守新加坡民航局的指令。按照规定,公司必须为机组人员安排专车往返酒店,机组人员也必须留在酒店房内,并且密切留意自己的健康状况。

发言人指出,新西兰政府也有规定,机组人员必须自我隔离,不得离开酒店房间,三餐必须在酒店解决或安排送餐到门口,并且跟他人保持至少两米距离,不得跟其他机组人员或酒店住客聚在一起。

这些措施都是为了让机组人员可飞往新航全球网络上的不同国家工作,而无须在返回新加坡后强制居家隔离14天,同时也能确保我们在保障安全的情况下工作。

要知道,之前很多国家在疫情期间执飞的机组人员都是在航班返回后,安排隔离14天,无疑例外。尤其是之前中国执飞疫情比较严重国家的机组人员,执飞一次,便隔离14天,导致后来就没有足够的人员参与航班执飞。

也有人表示禁止机组人员与所有人,甚至是其他机组人员接触是不人道的。他们无法进行任何户外运动,没法呼吸新鲜空气,甚至不能使用酒店的健身房。他们犹如囚犯一样被关在房间里,离开房间就会受罚。

但是不得不说,飞机上本来就是高危环境,而且机组人员接触的乘客人数更多,如果不采取隔离的方式保护他们的安全健康问题,如果一旦有人感染,整个航班的乘客就会很危险。隔离也是从乘客,工作人员的安全角度出发采取的必要措施。

“拯救航空和旅游业”莫里森呼吁各州重开边境

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近日再次呼吁,重新开放各州边境对挽救航空业就业至关重要,他敦促各州州长尽快提出重新启动州际旅行的日期。第九新闻报道,莫里森希望各州在7月制定一个放宽限制的计划,以确保受到新型冠状病毒袭击的行业能够稳定下来。他对议会称:“如果我们担心维珍的员工,那么开放澳洲国内边境就非常重要。我们需要让飞机在澳各地飞行。议长先生,如果你想看到飞机在澳各地飞行,我们就需要开放这些国内边境。”与此同时,莫里森否认这是党派问题。他说:“我们尽快开放澳洲旅游业务,符合维珍的利益,符合澳航的利益,也符合航空业的利益。”工党前座议员伯克(Tony Burke)也表示,没有人希望限制延长一天。目前,航空业工人正在议会外准备集会,要求扩大对陷入困境的航空业的工资补贴。运输工人工会也呼吁将留职补贴(JobKeeper)的工作范围扩大到航空工人。

据悉,昆州州长帕拉兹克(Annastacia Palaszczuk)因其在边境开放问题上的强硬态度而备受批评,南澳、塔州和西澳政府也关闭了边境。

 

对此,不知道大家是什么态度呢?欢迎在下方评论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