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兩周以來,疫情重災區的新州和維州日新增回落至個位數,全澳多地也已清零。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澳洲的疫情已經漸漸過去的時候,越來越多的事實卻顯示,爆發第二波感染的風險並沒有減少!目前澳洲防疫工作面臨的最大難題,是從海外返澳的本國公民。

這一群體中最讓人擔憂的,是從印度回來的澳人…

隨著印度日新增確診破萬,

累計確診超過義大利成為全球第六,

澳洲與印度之間從未間斷的撤僑航班成為了最大的隱患…

01
印度成疫情重災區

根據ABC News的報道,從上個月開始,印度的疫情突然失控。

3月初,全球疫情爆發,印度政府採取了相當的嚴厲的初期防控措施,防疫取得了非常可觀的成效。

然而從5月1日起,印度的疫情突然失控,每日新增確診人數直線上升,僅僅一個月的時間,確診人數增加了十倍!

截止目前,印度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已經飆升至298,283例,累計確診病例居全球第四。

印度也因此超過義大利,成為全球感染人數第四多的國家。

在日新增方面,印度更是趕超西班牙,英國,俄羅斯等認為的疫情大國,直接衝到全球第三,僅次於美國和巴西。

然而在疫情如此嚴峻的情況下,印度政府卻決定解封。

上周末,印度各邦除一些重點城市或區域內疫情高發區外,其他所有地區的生產生活陸續放開,如宗教場所、酒店、餐飲和購物中心重新開放,宵禁時間改為晚上9點到凌晨5點。各邦之間的跨境交通也得到恢復。

全印度醫學科學研究所主任蘭迪普·古萊里亞表示,印度疫情的高峰還遠未到來,預計真正的高峰或將在六七月份出現。

而且「隨著更多店鋪恢復開門營業,街上行人可能也會越來越多,新增確診患者可能還會進一步增加」。

印度的疫情已經相當不樂觀,而澳媒的消息更加讓人擔憂第二波爆發…

因為疫情爆發至今,澳洲飛印度的撤僑航班就從未間斷過!

02
澳人從印度迴流成新隱患

根據ABC news的報道,由於疫情失控,越來越多的印度裔澳洲人搭乘撤僑航班從印度返澳。

眾所周知,印度和中國是澳洲移民主要來源國。

根據統計局的數據,2019年澳大利亞的印度人口達到660000,和華人人口基本持平。

因此,印度疫情爆發後,大批已經加入澳洲國籍的印度裔紛紛踏上返澳旅途。

墨爾本居民Thanuja Singh就在印度疫情爆發後,第一時間聯繫了澳洲駐印度的大使館,登記了個人信息,以便搭乘澳洲政府的撤僑航班。

由於大量澳籍印度裔人士滯留印度,澳洲駐印使館的撤僑包機供不應求,短短几個小時內機票就被搶購一空。

根據澳洲駐印使館的統計,疫情爆發後,大約有7000名公民和永久居民在使館登記撤僑航班。

為了滿足需求,澳洲駐印使館甚至還加開了更多撤僑航班。

從5月份開始,已經陸續有26架撤僑航班從印度出發,抵達澳大利亞。

截止6月6日為止,已有6000多印度裔澳人回到澳洲,並且這個數字還在不斷增加中。

但是現在印度疫情仍處於上升期,每天又有大批人士從印度迴流澳洲,非常容易帶來新的公共健康隱患。

雖然澳洲有強制的14天隔離政策,但是已經有數據表明,潛伏期短的有3天,長的能到24天。

如果這群從印度撤僑的人中有一個在隔離期內沒被檢測出來,那之後必然會出現聚集性感染,引起第二輪爆發。

除此之外,在酒店隔離的感染者也可能在不知不覺中傳染病毒。

此前,墨爾本Swanston St的一家負責接待境外入境隔離旅客的酒店Rydges,就有一名工作人員被測出新冠陽性。

最後,

雖然澳洲的疫情似乎已經平息,但在全球疫情惡化的大環境下,輸入病例防不勝防!

為了避免最糟糕的情況發生,在疫苗問世之前,我們每個人還應做好防護消毒工作。

因為病毒隨時有可能會趁虛而入!

新加坡和澳洲、紐西蘭恢復通航,兩國居民也可在樟宜過境轉機

好消息!來自澳洲和紐西蘭部分城市的乘客可以在新加坡轉機!近日,新航在官網上宣布,即日起,從澳洲和紐西蘭部分城市的乘客,乘坐新航,勝安和酷航的航班,可以在新加坡轉機過境!

但是這一規定只適用於行程為澳洲/紐西蘭-新加坡-其他國家,從其他地點飛往澳洲和紐西蘭的乘客則不能過境新加坡。

這些城市包括澳洲的阿德雷德、布里斯班、墨爾本、珀斯和悉尼,以及紐西蘭的奧克蘭和基督城。

至於人們關心的飛機上的安全問題,新航表示飛機上會劃分區域,分開過境和非過境乘客,他們在行程中必須留在各自的指定區域,不可以隨意換位置。

過境程序也做了相應的規定,過境乘客抵達樟宜機場後,會被安排到指定區域等候,跟非過境乘客分別開來。如果過境時間不到75分鐘,他們將直接被帶到登機口。過境乘客會先登機,才輪到非過境乘客。

飛機降落後,非過境乘客會先下機,才輪到過境乘客。

隨著紐西蘭全面解封后,首架從新加坡飛往紐西蘭的新航客運於9日下午飛抵奧克蘭,宣告著兩個國家正式恢復通航。

不過關於機組人員的隔離問題卻引起了一些關注。

新航機組人員以往居住的酒店是位於奧克蘭市區的雷吉斯酒店(Rydges),是當地的4星級酒店,但這一酒店目前被用作隔離地點。

因此,機組人員在疫情期間,只能居住在南區曼努考的溫德姆華美達套房酒店(Ramada Suites by Wyndham)。

新航SQ285航班飛抵奧克蘭後,機組人員就被帶到一輛專車上,直接將他們送到了酒店。辦理入住手續後,他們不得離開酒店房間,為期3天,直到執飛航班回到新加坡,在這期間,機組人員甚至無法與其他同事會面,三餐也會由酒店工作人員送到房間。

至於為什麼新航機組人員在停留期間只能待在酒店房間內,新航也給出了解釋,這是為了確保他們可以飛往不同國家工作,回國無須接受隔離。

新航發言人表示,在往返新加坡的航班上,公司必須遵守新加坡民航局的指令。按照規定,公司必須為機組人員安排專車往返酒店,機組人員也必須留在酒店房內,並且密切留意自己的健康狀況。

發言人指出,紐西蘭政府也有規定,機組人員必須自我隔離,不得離開酒店房間,三餐必須在酒店解決或安排送餐到門口,並且跟他人保持至少兩米距離,不得跟其他機組人員或酒店住客聚在一起。

這些措施都是為了讓機組人員可飛往新航全球網路上的不同國家工作,而無須在返回新加坡後強制居家隔離14天,同時也能確保我們在保障安全的情況下工作。

要知道,之前很多國家在疫情期間執飛的機組人員都是在航班返回後,安排隔離14天,無疑例外。尤其是之前中國執飛疫情比較嚴重國家的機組人員,執飛一次,便隔離14天,導致後來就沒有足夠的人員參與航班執飛。

也有人表示禁止機組人員與所有人,甚至是其他機組人員接觸是不人道的。他們無法進行任何戶外運動,沒法呼吸新鮮空氣,甚至不能使用酒店的健身房。他們猶如囚犯一樣被關在房間里,離開房間就會受罰。

但是不得不說,飛機上本來就是高危環境,而且機組人員接觸的乘客人數更多,如果不採取隔離的方式保護他們的安全健康問題,如果一旦有人感染,整個航班的乘客就會很危險。隔離也是從乘客,工作人員的安全形度出發採取的必要措施。

「拯救航空和旅遊業」莫里森呼籲各州重開邊境

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近日再次呼籲,重新開放各州邊境對挽救航空業就業至關重要,他敦促各州州長儘快提出重新啟動州際旅行的日期。第九新聞報道,莫里森希望各州在7月制定一個放寬限制的計劃,以確保受到新型冠狀病毒襲擊的行業能夠穩定下來。他對議會稱:「如果我們擔心維珍的員工,那麼開放澳洲國內邊境就非常重要。我們需要讓飛機在澳各地飛行。議長先生,如果你想看到飛機在澳各地飛行,我們就需要開放這些國內邊境。」與此同時,莫里森否認這是黨派問題。他說:「我們儘快開放澳洲旅遊業務,符合維珍的利益,符合澳航的利益,也符合航空業的利益。」工黨前座議員伯克(Tony Burke)也表示,沒有人希望限制延長一天。目前,航空業工人正在議會外準備集會,要求擴大對陷入困境的航空業的工資補貼。運輸工人工會也呼籲將留職補貼(JobKeeper)的工作範圍擴大到航空工人。

據悉,昆州州長帕拉茲克(Annastacia Palaszczuk)因其在邊境開放問題上的強硬態度而備受批評,南澳、塔州和西澳政府也關閉了邊境。

 

對此,不知道大家是什麼態度呢?歡迎在下方評論區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