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一名華人女子利用職務之便騙取僱主近42萬澳元,隨後通過The Star和當地的RSL將款項取出。雖然被判入獄,並被要求支付10萬澳元賠償,但在最後一刻,律師成功上訴,她又獲得了保釋。 
49歲的馬蘇(Sue Ma,音譯)在2017年4月至去年3月期間從前僱主WMA Water公司盜轉了418,740.99澳元。周五,她在Downing Centre地方法院被宣判有罪時不禁流下了眼淚。 
馬曾是WMA Water的辦公室經理,她可進入公司網銀系統,並負責將供應商的應付款明細輸入到系統中。她對以欺騙手段獲取經濟利益的控告表示認罪。 
馬女士曾39次輸入了自己的個人銀行賬戶信息,而不是公司供應商的賬戶信息。隨後,她再從The Star賭場和Petersham RSL取出資金。 
在法庭上,警方檢察官表示,「監禁將是唯一的懲罰」,並要求10萬澳元賠償。 
為試圖減輕對馬的判決,她的律師彼得里尼(Pietrini)聲稱,她的客戶在犯罪期間有賭博癮。 
地方法官法南(Clare Farnan)說,「我不明白為什麼我應接受這是一個緩刑的要素。」 
法庭獲悉,這名有兩個孩子的母親在該公司工作時的收入約為11.5萬澳元,後來因欠銀行5.6萬澳元的債務而宣告破產。
皮埃里尼律師告訴法庭,如果馬能夠接受強化懲戒令(ICO)而不是牢獄之災,她就可以在其侄女的咖啡館工作,且每兩周償還500澳元,這筆債務並不是「無法償還的」。 
「如果她被關在監獄裏,她就不能工作,也不能還債,」她對法庭說。法庭文件顯示,馬通過直接借記非公司信用卡並通過她自己NAB賬戶轉賬給某些供應商,導致她的詐騙行為在很長時間都沒有被發現。 
馬一共從WMA Water轉入418,740.99澳元至自己的個人銀行賬戶。雖然她從自己的賬戶向供應商支付180,130.26澳元,她還是一共騙取了238,610.73澳元的資金。
法官在宣判時表示,馬的犯罪行為持續了「相當長的時間」,並指出馬雖然賭博成癮,但不認為這是犯罪的動機。 
馬一開始被判處18個月監禁和9個月的非假釋期時,也就是需到2021年3月11日起才有資格獲得假釋,同時她還被要求向WMA Water公司支付10萬澳元。在聽到宣判後,她低下頭,靜靜地哭泣。 
但在最後一刻,她的律師提出上訴,她還是獲得了保釋。根據要求,她必須交出護照,並在每星期一到Marrickville警察局報到。 
馬將於7月29日再次在Downing Centre地方法院出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