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繼續!
今天,在經過了近一個白天的等待之後,
維州州長安德魯終於在剛剛召開了每日例行發佈會。

這麼遲才召開發佈會,州長果然帶來了爆炸性的消息:
維州昨日新增108例!單日第二高

其中:

14例來自已知感染區25例來自例行檢測69例尚在調查

這108例全部來自本地病例!
另外,今天還有先前來自紅寶石公主號的189例確診病例被正式記入新州的數據。

再加上新州新增的6例,全澳今天共計新增
303例!

另外,州長還宣布又有兩個郵編區域今晚午夜起將會封鎖!

分別是:
3031Flemington,Kensington
3051Hotham Hill,North Melbourne
其中,這幾個區域中有9幢政府廉租房因為出現了嚴重的聚集性感染而被徹底封鎖!立即執行

其中的所有的住戶未來5天內都不準出門!物資會送上門
這9幢廉租房中共有住着超過3000名居民!

 悉尼機場限制國際旅客入境數量
今天早上,悉尼機場傳來緊急消息:從7月4號(周六)零時起,新州政府臨時要求實施入境旅客限流,每一架入境的國際航班限制乘客人數為50人,每天限制450人入境,


目前墨爾本機場取消了7月15日以前的所有國際抵達航班,很多航班轉而飛抵悉尼,這增加了新州的防疫壓力。

除了Qantas和維珍澳洲暫停了所有國際航班,悉尼機場仍然承擔著新西蘭航空、國泰、新加坡航空、全日空、南航、阿聯酋航空、阿提哈德航空、卡塔爾航空、馬來西亞航空、美聯航的起降任務,而當前的限流,可能會導致部分航班臨時取消。

目前7月份往返中澳的航班依然只有3個航空公司,每周一班。


而由於臨時限流50人措施,昨晚小微已經聽說:
有身在國內的旅客,在準備搭乘一家航司飛往悉尼的航班返澳時,被勸下飛機!


一位國內航司的朋友也向小微證實:


而在新聞里,該限流措施的截止日期暫定7月18日,很可能會延長,取決於墨爾本機場航班何時恢復,而這也取決於墨爾本疫情何時能得到控制。

墨爾本萬人拒檢

澳洲今天總數暴增,因為此前189例來自紅寶石郵輪的病例正式算在澳洲頭上,計入新州歷史病例中。
無疑各州現在對數字都很敏感,多一例也是要斤斤計較的。
維州現在每天的病例都高位橫盤。
新病例也在四處開花。

  • QV的Priceline藥房有員工確診


  • Glen購物中心的Bupa有顧客確診,導致全體店員需要隔離14天。
  • 兩家Kmart均有員工確診,今天雙雙關門,一家位於Brunswich的Barkly Square,一家位於Footscray。兩例並無關聯。



  • 位於Epping的Northern Hospital的兩名急診部的醫護確診。


  • 墨爾本西邊的Al-Taqwa College和23例確診有關,導致該校全部2000多名師生全部被隔離,並需要集中監測,這也是墨爾本首次出現全校隔離!


政府方面除了封鎖了36個熱點區域,還再一次掀起了檢測風暴。

不過昨天維州衛生部長Mikakos卻對外公布了一個真的會氣死人的事,
在這些熱區中,
有超過10000人拒接接受檢測!

在過去的一周時間內,全州一共進行了超過165,000次檢測。
其中在熱區就執行了超過9萬次的上門檢測取樣工作。


至於拒絕接受檢測的原因也是五花八門,而其中最氣人的就是:

居然還有人堅信新冠疫情就是陰謀論!
小微這裡真的忍不住想要噴一句:

能無知成這樣真的是夠了!


一個打心底里不把疫情當一回事的人,如果連檢測都不願意做,還能指望他能遵守其他的防疫規定嗎?

不是小微自誇,在這種抗疫自覺性的問題上,咱們華人群體那真的是很優秀了。

可是即使大部分人做得再好,也受不了少部分人不聽話的啊!


而且更氣的是,政府面對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
卻似乎無能為力!
雖然在每天的發佈會上,不論是州長還說衛生部長都在一遍又一遍地強調和呼籲要接受檢測,

但是至今在實際中卻依然沒有進行真正的強制檢測。


而當維州現在還在為強制檢測問題而猶豫不決的時候,本周早些時候總理莫里森就先發話了。

他強烈敦促各州在必要情況下進行強制檢測,
並對拒不接受檢測的人處以罰款!
最後小微也想說自己對此也是相當的不解:

既然在澳洲都可以要求司機強制接受酒駕檢測,

強制進行新冠檢測真的就有這麼難嗎?


州長遭遇最大危機

最近在澳洲全境穩步解禁,且疫情仍然保持極度穩定之時,

維州的疫情卻爆發了第二波高峰!
這種情況也讓維州政府,以及州長安德魯在一時間陷入了深深的危機中。
而媒體方面更是展開了暴風驟雨一般的批判!
近日,澳洲廣播公司ABC就發表評論文章表示:
州長安德魯正面臨著政治生涯最嚴重的醜聞危機!


ABC的這番表態可以說是不同尋常,因為之前跟工黨和安德魯作對的基本都是默多克的News Corp旗下的媒體。

但和News Corp那些右派媒體不同,ABC作為左派媒體,也是澳洲意義上的官媒,
所以如果ABC都這麼說,那麼州政府和州長是真遇到麻煩了!


維州政府這次最大的失誤就出在了
隔離酒店的管理政策

近日多家澳媒大範圍曝光了發生在墨爾本隔離酒店中的各種黑料(具體內容請移步小微過去兩天的報道)
其令人瞠目結舌的程度震驚了整個澳洲!

雖然我們並不能把那些基層工作人員不負責任的賬直接算在州政府的頭上,

但是導致這一切發生的根本原因,還是在於政府對於隔離酒店管理這麼嚴肅的一個任務,
居然外包給了第三方的安保公司!
這點上維州政府絕對是難辭其咎的!


而且這波酒店醜聞的傷害真的太大了!
按照ABC的說法,和不久前維州工黨內部爆發的政治醜聞不同,

這次的酒店管理醜聞是實實在在地對普通人們的生活造成了傷害!

而更容易讓人感到遺憾的是,對於這個無可逃避的政策失誤,
但到目前為止,維州政府卻依然還沒有明確地承認過自己在其中的責任。


根據媒體的報道,政府內部至少有5個部門參與了將酒店管理工作外包出去的的決定。

但現在並沒有任何一方選擇主動站出來表示自己有責任。

首席衛生官Brett Sutton和警察總長Shane Patton已經先主動出來劃清界限,表示和自己無關。


而安德魯州長在周五的發佈會上雖然親口提到自己作為政府的領導,對於隔離酒店管理出現的問題是有責任的,

但是在有關
「為什麼其他州都是讓警察或是軍隊管理酒店,而維州卻承包給私人」
這一關鍵問題上,
雖然近期已經被反覆追問,但是州長的對此的答覆一直都含糊不清。


實事求是的說,安德魯州長作為一位領導人,不僅極具個人魅力,而且講話的水平也是一流。

在維州抗疫的前期階段,這個特點也讓他獲得了巨大的支持,圈粉無數。

但同樣也是這個特點,也給現在州長尷尬的處境埋下了隱患。

因為一旦在實際做事的時候出現失誤或者不夠給力,
就很容易被人打上
「只會說漂亮話,但卻干不好事」
的標籤。

現在這個問題也的確成為了州長被一些媒體和政治對手們瘋狂攻擊的軟肋。


當然從我們普通民眾的角度來說,在澳洲我們本來就享有對政客批評和監督的權力。

但不論是褒還是貶,也都應該實事求是。

讚揚不要搞個人崇拜,批評不要做人身攻擊。
當下維州的疫情形勢嚴峻,接下來的抗疫工作任務依然很重。

希望維州政府和州長都可以積極糾錯,認真反思,
畢竟現在帶領維州走出危機比什麼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