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紧张关系急剧升级,金融战加剧可能导致中国被排除在全球美元体系之外,从而带来毁灭性后果的担忧在中国发酵,一度被认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如今看来却有可能发生。

中国官员和经济学家最近几个月不寻常地公开讨论最坏的情况,也就是中国被排除在美元结算体系之外,或者是美国冻结或没收一部分中国持有的庞大美国债券。

这些疑虑促使北京部分人士呼吁提高人民币的全球影响力,因中国正打算降低对美元的倚赖。

部分经济学家甚至提出在中国制造的新冠疫苗出口中使用人民币结算的构想,并在考虑使用数字人民币来绕过美元结算。

“人民币国际化, 原来是一个good to have的东西,现在可能慢慢的变成一个must have,”渣打银行大中华及北亚首席经济师丁爽表示。

丁爽还说,美中金融“脱钩”的威胁变得“明显且迫在眉睫”。

尽管这两个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不太可能完全分割开来,但特朗普政府一直在推动与贸易、技术和金融活动相关的关键领域与中国脱钩。

华盛顿对中国采取了一系列惩罚措施,包括提议禁止不符合美国会计准则的中国公司在美上市,以及禁用中国的TikTok和微信(WeChat)应用。随着11月3日美国大选的临近,局势可能会进一步紧张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家余永定对路透表示,一场广泛的金融战争已经开始…最致命的战术尚未被使用。

余永定说,终极制裁将涉及美国扣押中国的美国资产–北京持有超过1万亿美元的美国政府公债,这将难以实施,并且将给华盛顿造成自我伤害。

但把美国领导人称为“极端主义者”的余永定表示,中美全面脱钩并非不可能,因此中国应做好准备。

**事关重大**

此事非同小可。分析人士说,华盛顿若采取行动把中国剔除美元体系,或北京出售大量美国公债加以报复,都可能扰乱金融市场和损害全球经济。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方星海表示,中国很容易受到美国可能施加的制裁,应该“及早地”预防,做好“真正的”应对准备。他6月份在财新组织的一个论坛上说:“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在俄罗斯的很多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身上。”

原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现任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的管涛也表示,北京应该为脱钩做好准备。

他对路透表示:“我们必须做好心理准备,美国可能会将中国逐出美元结算体系。”

管涛上个月在与他人合作的一份报告中呼吁在全球贸易中增加使用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中国多数的跨境交易是通过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系统进行,近期美国是否会将中国踢出SWIFT的问题引发市场热议。

**重新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在经历了五年的沉寂之后,中国政府正在重新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上月敦促各金融机构要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坚持“本币优先”,着力扩大人民币在直接投资中的使用规模。

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周日表示,当前人民币国际化的势头非常好,上半年人民币跨境收付的金额是12.7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6.7%。

不过,中国自身严格的资本管制仍阻碍了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它还可能面临一些国家的抵制,这些国家曾在从新冠疫情到香港管制等一系列问题上批评中国。

易纲表示,一季度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占比超过2%。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数据,人民币6月也超过瑞郎成为全球第五大支付货币,占比为1.76%。

华侨银行的大中华区研究主管谢栋铭建议,加快跨境结算的一个办法是使用人民币为一些出口商品计价,比如可能将问世的新冠疫苗。

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丁剑平指出,还有另一个办法,即在央行间货币互换的支持下,在跨境交易中使用拟议中的数字人民币,从而避开SWIFT等系统。

中国在快速推进开发主权数字货币的计划,同时中国央行也与多个外国央行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

渣打银行的丁爽表示,北京别无选择,只能为美国将中国排除到SWIFT之外这个“核选项”做准备。

“中国不可能等到制裁来了一下子不知所措,”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