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州重开国内旅行之后,有数以千计原本被取消的航班不能获得退款,导致受影响乘客怨声载道。消费者委员会表示,由于取回款项的概率不高,他们正尽力敦促旅行社和航空公司采取更多适当的行动以减轻对乘客的打击。

据快递邮报新闻网报导,随着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持续扩散,边境禁制令和检疫隔离政策不停在更新;而国内旅行的性质亦随之不断改变。

据布里斯本机场透露,自3月份以来总共有37.4%的国内航班被取消。7月份共取消了366班次,占预定航班总数的5.9%。8月份亦取消了89班。

2019全年国内航班共取消了2,520班次;仅3月份便已取消了1,885班。由于今年从4月至6月期间航空公司没有安排任何航班,其取消率则相对较低。

在疫情期间,很多受牵连的客户都在努力与航空公司争取航班遭取消后的退款问题。惟旅客都被提醒在订位前务须熟悉了解旅行社的订位与退票政策。

消费者委员会 (CHOICE) 的旅游专家凯特·鲍尔(Kate Bower)表示,任何州际旅行订位人士都必须明确知悉未来有可能发生的边境封锁和限制问题。她说:“保护自己的最佳方法是在付款前必先清楚详读微细的章程内容;尤其必须细心了解其退票政策和航运条例。”

鲍尔女士表示,有些旅行社和航空公司的表现确实欠佳。成千上万的乘客被拖延了数月、等待着航班取消后的退款。她说:“这简直难以接受。”

CHOICE敦促旅行社和航空公司尽速处理退款事宜,并及时通知客户。他们也鼓励众航空公司和旅行社在其网站上提供疫情的近况和退票政策,并向客户提供准确、最新的讯息。

澳州的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 (ACCC) 表示,旅行保险并不保障因病毒引致的航班取消。其权益倡护者亚当·格莱泽(Adam Glezer)表示,旅游业与客户之间的良好关系已遭受损害。他说:“我相信现时消费者对旅游业的信心正处于历史性的最低水平。”“为促进旅游业,ACCC最近发布了一份实践指南,并已于7月开始生效,希望能开始解决当前存在着的一些问题。然而,长路漫漫有待克服。”

来自黄金海岸的戈达德 (Tracy Goddard) 女士在3月底取消了五个订位后,与捷星 (Jetstar) 的纠葛现才开始。她说:“我要求退款,但却获通知只能领取一个信用额。于是我接受了那信用额。”

但事后发现一位同事因类似情况却获得退款,她于是要求捷星安排另一个商讨会议。会议中她要求将这5个取消航班的1500多元付费全额退款;但却被否决。原因是之前我已选择了信用券支付,故此无法再改为退款。

戈达德表示情况尚未有进展,但她却没有准备放弃。她说:“事实是,他们已收了我的钱,却未为我提供已支付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