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在中国慢慢被控制住了,因为从新浪实时疫情更新上看得出来,除了武汉增加人数每天那么100多,其它地区基本新增人数接近0了。 这样的隔离和控制措施,只有中国的体制下才能得到完美实施。 我们再来看看有着不同制度的韩国和欧洲(以意大利为代表),新冠病毒正在全球蔓延。 韩国是邪教根本不听劝,他们还想到处扩散病毒,让他们的神占领整个世界呢; 欧洲那边自从一个法国尼斯的狂欢节之后,感染人数迅速上升,我记得当时很多参加尼斯狂欢节的人是这么说的:“生命只有一次,让我们尽情狂欢吧,病毒怕什么,咱带了杀菌洗手液。” 欧洲人都拒绝戴口罩,在意大利,有一位议员戴口罩,居然被嘲笑:

在瑞士,一位女议员戴口罩,居然被赶出议会:

在伊朗,连总统都被隔离,副总统,各种部长都染上病毒,简直是一锅端的架势,美国再也不用动用武力来对付伊朗了。

在澳洲,在伦敦,在意大利,亚洲人上街戴口罩,有些被当地小痞子毒打的案例频发。 意大利人还示威游行,反隔离,要自由! 值此危难时刻,西方民主制度的弊端就出现了。 我不是说民主制度不好,在危难时刻,还是需要些中心裁定机制的,所以西方很多国家也有战时紧急体制。 但是到了紧急时刻,巨大损失就造成了。

这一点,我觉得澳大利亚政府还是非常英明的,他们非常了解其老祖宗欧洲人的秉性,所以欧洲一发生疫情,本来对疫情看好的澳洲政府官员们,总理,卫生部部长们,一下子来个180度大转弯,说全球疫情大爆发不可避免了。 你看,之前中国疫情爆发时候,他们就封锁了中国,但是看着中国的疫情发展,变得很有信心了,一帮人还特地跑到很多华人区餐馆吃饭,提振大家的士气。 等到意大利爆发,他们就不同了, 你想啊,澳洲政府跟欧洲千丝万缕联系,怎么割得断呢? 跟中国隔离,已经让他们受了很大经济损失了,现在总不见得跟世界隔离吧?

在人们作死的时候,在中国以外其它国家的被传染病例终于把火箭般上升了。 人们终于紧张了,尤其是有些权威的声音,希望大家囤好2周的食物,日用品,于是人们从一个极端走到另外一个极端。 开始疯狂囤积。 我太太在她的微信群里就有人开始讨论囤积大米和水了,你囤积大米,我倒是可以理解,但是水呢? 有人华人老太太义正词严地告诉我:“还有十万留学生正从各个国家绕道来澳洲呢,肯定会带来许多病毒,大疫情一旦爆发,澳洲这里的水就不能喝了,这里的水源都暴露在空气里,肯定要被污染!”

我听着她如此振振有词,觉得自己是那么无知, 图样图新坡,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但是转念一想,中国武汉疫情那么严重,也没听说自来水不能用啊。 现在大米难求,我在超市里,亲眼看到一个华人阿姨,要一次买30袋大米,这还给不给别人活路啊? 所以后来,我太太一从微信群里得到店里消息说有米了,我们立马就冲过去买2袋。 我们属于被迫买米,家里断粮了,你如果不去多买那么一袋,那么就被别人抢光了。 我们还是列了个清单,周末去超市来了个大购物,面粉,面条,卷纸都买了些。 我当时觉得很可笑,说我老婆的微信群里大妈们整天没事,瞎起哄,过分焦虑。 事实证明,我们还是做对的。

接下来,costoco, woolworth, coles等超市里东西被抢购,各种人都有,paste,水,连厕纸都被抢空。 我亲眼看见一个西方老头,卖了一堆的猫粮,我心里想:你还给不给别人家猫活路了?

最夸张的是,土澳人抢购厕纸,导致一纸难求,这件事情,已经成了抖音上的笑话。

image.png

再看看这个视频,抢购厕纸的各种人群都有。 然后这个女主持人说的,也反应了很多人的心声,就是你不去多买些东西,那么东西就被囤积的人买光了,这也是很多人跟风抢购的重要原因,比如这个女主持,比如我们。

其实如果真的发生非常紧急的情况,澳洲有战时军管法和国家灾难法,所以囤积再多,也是白搭:

image.png

我觉得,海外人士们感到恐慌,主要是对政府的控制能力没有信心。 不过土澳政府已经发话了,真要到了那一步,就要全民动员,学生也不上学了,大伙尽量在家上班,学校,体育馆等等要被征用成临时医院。 我们公司CEO前不久也发信调查在家工作的可能性。 看来,如果海外疫情再这么演变下去,咱还真得在家上班了,囤积的食物也能发挥些作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