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知道新冠病毒的时候,只知道它从中国武汉发起来的,所以那个时候,全国人民都管这个叫做“武汉肺炎”,其实这里是带有歧视色彩的。 关于这个肺炎的来源,只知道是武汉人贪吃活蝙蝠,导致病毒从蝙蝠那里传播到了人类身上,当时全国人民痛骂武汉人,视之如瘟疫。 我记得在澳洲的论坛上有个家伙说,他回澳洲唯一被歧视的一次,是被一个华人同胞歧视,听说他是武汉人,要求他回家去隔离,我觉得这个也挺有道理的,你武汉出来的,当然要去隔离,但是作为武汉人自己,可能觉得受到了歧视。

接着从俄罗斯那边传来消息,说这个病毒是美国人人工合成搞出来的,专门来对付中国,算是贸易战的一部分,川普听说此事,气得暴跳如雷,马上召集一帮美国专家学者要搞清楚病毒来源,为美国正名。 这个消息,我说给我的伊朗同事听,他非常赞成,认为非常有可能,美国政府就是那么无耻,干得出来。 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美国本土都感染上了病毒,而且散步全世界,如果说美国人刻意合成病毒来坑害它自己,好像讲不通。 但是也有可能生化战搞砸了,病毒失去控制,但是我们往下说,就觉得这个说法不靠谱。

接着又有一种说法,是咱中国人自己搞出来的,说是武汉P4病毒研究所搞病毒实验,然后泄露了,说是零号病人就是病毒研究所的成员,搞得振振有辞,一时真的很多人相信。 但是我们想到一开始武汉政府对李文亮这样的吹哨人进行训诫,遏制,甚至连武汉那些3万人的百家宴都不停止,那么这样的说法从逻辑上就不成立,如果官方研究的病毒泄露了,武汉政府难道不知道这个事情? 就算武汉政府不知道,中央政府会不知道? 所以我觉得这种说法根本不必深究,从逻辑上就不成立。

后来又出现一个理论,这个说法的推导是科学的,但是结果被人曲解了,网上流传:日本川崎生物数据公司的研究人员通过对比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建立了病毒繁殖变异的树状结构,证明了病毒不是起源于武汉,而是美国。 但是,川崎生物公司那篇文章其实就是以序列矩阵,重建了COVID19的不同地区代表的系统发育树,只是想验证是病毒多次还是单次进入中国台湾地区、日本、美国传播。结果发现,这三个地区的病毒序列都是多系的,比如日本京都、东京和爱知三个地方的病毒在进化树上隶属于不同分支,中国台湾地区、日本、美国的病毒都是多次起源的;另外还发现,中国境外的病毒序列也不是单系,所以中国境外的病毒并不是一次扩散事件造成的,具有很复杂的起源背景。这篇文章认为,这说明这三个地区的边境控制未能起到有效的效果。因为有着很多的独立起源,所以边境控制根本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这就是这篇论文的结论,根本没有讨论整个COVID19病毒的冠部或干部起源地,也没有做溯祖分析,所以完全无法得出”日本川崎生物公司研究表明,武汉不是病毒发源地,发源地大概率是美国”这个结论。

最近中国发言人在twitter上说去年9月美国大流感,死了1万多人,其实里面很多是新冠病毒致死,只是美国那时候没有去检测,而且在早些时候,武汉举行的全世界的军运会,是美国军人把病毒带到了武汉,他还引用了一个阴谋论的网站,说病毒是美国实验室搞出来的。 这个说法令美国总统川普恼羞成怒,索性把新冠肺炎称为“中国肺炎”,引起美国华人倍受歧视和伤害,甚至全世界华人来背黑锅。 我一直没想通为啥病毒首先发在武汉,而中国人事实上封锁了边界,根本出不去,以澳洲为例,目前几乎所有病例,主要来自美国,其次是伊朗,意大利,似乎世界上流行的这个病毒,跟中国的还不一样,而是跟美国相关,连澳洲总理都说,美国需要对澳洲的新冠病毒的流行负主要责任。 我觉得,如果说是美国实验室流传或者泄露出来的,这个说法靠不住,因为如果是这样,美国政府去年和今年就不会对新冠病毒那么掉以轻心,这个跟从武汉实验室病毒泄露说法一样,逻辑上站不住。 但是的确有很大可能性,病毒就是来自美国,因为美国官方自己也说,去年美国大流感死了1万多人(真实数字可能是3万多人,川普自己面对记者说漏嘴的),其中有许多就是新冠病毒,只是当时没去测试而已。 尽管如此,WHO也说了,不要把病毒与任何国家,种族,甚至动物联系起来,所以我们不会管这个病毒叫做“美国病毒”,但是澳洲总理也说了,美国应该对澳洲新冠病毒大流行负主要责任。 话音未落,又有18人的美国旅游团在澳洲的阿德莱德被隔离,其中至少10人检测为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