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澳洲关闭了边境,各州也都封锁了边界,
如今,在第二波疫情最为严重的维州,部分地区仍旧处于封锁状态。
只有获得政府豁免,才能外出。
然而有些人却将豁免当成了一种特权。

 

富豪拿豁免到处玩

 

据澳媒报道,澳洲一名千万富翁获得豁免后,离开了目前处于封锁的墨尔本,

 

而就在他们抵达昆州时,却遭到了警方的突然检查。

 


 

这名富翁是澳洲建筑业大亨Mark Simonds,

 

此前他与自己另外7人乘坐30米长的Lady Pamel游艇,

 

从疫情最为严重的维州出发,开始了为期15天的旅程。

 


 

这艘豪华游艇不仅有Mark Simonds的妻子、小儿子及其朋友,还有身着制服的员工,

 

从8月9日起,这艘豪华游艇

 

停靠了6个站点

 

周一早上抵达了最终的目的地黄金海岸码头。
然而,现在墨尔本正处于最为严格的第四阶段封锁,普通人别说跨州旅行,就连出自己家门都有限制。

 

本周二的晚上,昆州的首席卫生官取消了Mark Simonds的豁免。

 


 

豁免取消后,警方就立即行动,上船进行检查,并强制游艇上的人自费在一家政府批准的酒店隔离14天。

 

昆州卫生部门的一名发言人表示,想要绕过或者通过昆州边界的行为是不可接受的。

 


 

据报道,已经有一组专业的卫生人员对游艇上的所有人进行了病毒检测。
昆州州长Annastacia Palaszczuk在周二证实了警方对这一游艇的调查,
并表示首席卫生官Jeannette Young将调查该游艇是否有权获得豁免。

 

Annastacia Palaszczuk表示,如果Mark Simonds一行人去过疫情热点区,就必须像其他人一样隔离。

 

州警察副局长Steve Gollschewski也表示,这些有钱人并没有得到特殊待遇。
“对于想要获得豁免的人来说,昆州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流程,这一流程平等地适用于任何人。”

 


 

这艘豪华游艇于8月10日在澳洲最南端附近的Refuge Cove停留过
然后,又去过NSW south coast的Eden和Jervis Bay,悉尼北部Hunter地区的Corlette以及Coffs Harbour
之后,这艘游艇又在Yamba inlet停靠了5天,据称Mark Simonds一行人

 

还在那里游泳,玩乐
等待进入昆州水域的批准。

 


 

据悉,自从这艘游艇离开维州之后,昆州警方就一直在追踪它的行踪。

 

目前警方正在调查Mark Simonds是否违反了边界限制。

 

警方表示,由于此事仍在调查中,所有不便发表评论。

 


 
维州DHHS重申了对墨尔本人的公共卫生建议。
DHHS的一位发言人表示,除非有获批准,否则人们不应该跨州旅行,

 

即便可以,也必须遵守目的地州或地区的规定。

 

“无论什么交通方式,墨尔本的第四阶段限制适用于所有墨尔本人”

 


 

这位地产大亨到底是什么来头呢?
据报道,Mark Simonds自1973年以来在建筑业工作了近50年

 

据Simonds Group Limited的网站显示,Mark Simonds与他父亲Gary一起工作,
他父亲Gary于1949年创建了Simonds Homes公司,并一直从事公司的管理工作。
直到Simonds Group Limited于2014年上市之后才退出。

 


 

此外,Mark Simonds还是Simonds Consolidated的副董事长,这个公司专注于风险投资、房地产和职业教育领域。

 

Mark Simonds和家人住在Toorak,这里也是墨尔本最高档的郊区之一。
乘私人飞机逃离封锁

 

除了“坐游艇”之外,维州的富豪纷纷乘坐私人飞机逃离封锁。

 

飞行员甚至关闭了飞机的应答器,以免被人察觉。

 


据《每日邮报》了解,澳大利亚各地的小型机场仍有飞机起降,飞机通常降落在偏远的州际机场。这意味着乘客能够避开14天隔离,并且有可能从新冠病毒热点区传播病毒。 尽管澳航被迫将其国际航班停在加州的Mojave沙漠,并在 2021年7月之前都不会恢复国际航班。
然而,私人航空公司被指控藐视针对富人的法律,这些富人准备支付每小时1000澳元的费用离开维州。

一位航空业内部消息人士告诉《每日邮报》,澳大利亚飞行员只要转动飞机的应答器,就能轻松离开维州。这种设备是驾驶舱中的一个无线电发射器,与地面雷达一起工作,以识别飞机的位置、高度,并向地面飞行控制人员发出信号。 一位消息人士说:“你只需要关掉它,你就可以飞过边境,在偏远的小机场降落。” 据称,墨尔本有钱有势的高管们利用这些“流氓服务”继续按要求在州际公路上工作。

知情人士称:“有个人带着他十几岁的孩子飞到了新州北部。” 在当前的灾难状态下,墨尔本人只能出门购买必需品,以及在离家5公里范围内活动,除非他们有工作许可证,否则必须遵守晚上8点到早上5点的宵禁。 在维州,一些社区处于在第三阶段的封锁中,这使得私人机场可以继续使用和训练飞行。 一名墨尔本商人告诉《每日邮报》,他想出这个“高空逃生计划”是为了带他的孩子们越过边界。

根据禁令,许多跨州家庭的维州人在今年大部分时间里都无法见到他们的家人。 由于卡车是允许在澳洲各地运输的,一些维州人为了逃避封锁,自己躲在箱子里,用卡车运送。 这位商人声称,一名飞行员可以以每小时900澳元的价格带他穿越边界,但这个价格可能还会涨。

民航安全局发言人Peter Gibson表示,他不知道有飞行员试图非法离开维州。 他说,在管制空域飞行时关闭应答器是违反法规的,也被澳大利亚民航安全局列为有风险的行为。 “飞行员和其他人一样必须遵守相关的新冠病毒限制,但监管这些限制是州政府的事,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之内。”

“有钱”就是有特权?

 

然而,这也不是第一次出现有钱人获得特权的事情。

 

此前,澳洲著名影星妮可基德曼和丈夫从美国乘坐私人飞机抵达澳洲。

 

但他们并没有住进酒店进行隔离,而是被允许前往度假屋

 

自行隔离

 


 

据了解,这对夫妇得到了新州政府的特别许可,可以在家自我隔离,不需要在酒店隔离。

 

要知道,现在的美国是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地方…

 

该消息一经爆出,瞬间引发澳人的热议:

 

对于新冠的各项限制只是限制普通人?富人和名人并不受限?

 


 

根据新州政府的规定,从海外回澳的旅客只有在有“强有力的医疗设施能保证健康或有特殊的值得同情并没有办法的理由”的情况下才可以免于隔离。

 

不过除了妮可基德曼之外,

 

澳大利亚歌手、词曲作家丹妮·米洛和她10岁的儿子此前也被获准住在私人住宅里隔离。

 


 

澳大利亚亿万富翁克里·斯托克斯从美国回国后,也被获准在家中进行自我隔离,

 

据媒体报道是因为他有“高层朋友”帮了忙。

 

 

 

按照印象君的理解,疫情期间的豁免,

 

应该是为那些有其他健康问题,需要跨州进行治疗人豁免,

 

或者是出于其他不得不跨州的理由而豁免。

 

而绝非是获得豁免后坐上游艇到处玩,返澳后回自家豪宅的“自我隔离”,
 
更别说是乘坐私人飞机私自逃离封锁这种自私的行为。

 

不过这次昆州警方能够这样做,非常值得点赞,

 

毕竟病毒没有歧视,不会专挑普通人感染。

 

编辑:Huhu、Hazel
来源:Daily Mail Austral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