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天真了,澳洲也一样!

一个普通家庭申请进入西澳,一波三折后终获批准得以返家,而这个过程对一些大亨来说却易如反掌。

现年32岁的西澳人盖拉德(Beauden Gellard)及其妻子阮江(Giang Nguyen)此前一直住在新西兰,这对夫妇和他们尚在襁褓中的儿子递交了回西澳的申请,理由是能够尽快获得医护、服务和工作。

7月27日,阮博士获得了前往西澳的豁免资格(G2G),但与阮博士使用同一资料,并且生长于珀斯的丈夫盖拉德却没有获得豁免资格。

在澳广公司进行调查后,阮博士的G2G豁免被取消了,但随后,在周三那天早晨,他们接到西澳警方的电话,得知他们可以进入西澳了。盖拉德表示。他感到非常欣慰。

这对夫妇2017年时被迫离开澳洲,当时他们在等待阮博士的伴侣签证申请获得批准。阮博士的签证最终在今年5月获得批准,他们随即开始试图回到澳洲。他们预订了飞往悉尼的航班,申请了G2G豁免资格,辞掉了工作,并通知了房东。

盖拉德还获得一份将于8月21日在珀斯开始的数据分析师的工作,但这家人的G2G豁免申请曾被拒绝2次。盖拉德的母亲有心脏病,他自己也有健康问题,并在申请中提供了大量支持文件。

他说,打电话通知他豁免申请获得批准的警官先表达了歉意,并解释称,警方并没完全理解这家人的处境——他们别无选择,只能从悉尼过境。G2G豁免申请早些时候被拒的原因是,他们必须从新州出发,但悉尼是这家人从新西兰出发能来到澳洲的唯一目的地。

在该决定的正式通知中,代理督察员沃德(Phil Ward)写道:“申请人表明,他们将因失去工作和收入,以及无法获得家庭支持而遭受不必要的困难。”盖拉德表示,决策过程中的不一致性尤其令人担忧,因为事实上没有上诉权,也没有办法和警察解释具体个例。

当被澳广公司珀斯电台问及相关情况时,西澳州长麦高恩周三表示,他不会对个案发表评论,但相关规定确实“非常、非常严格”。“我们正在努力抗击疫情,所以我们有严格的规定。有些人获得了豁免资格,但有些人没有”,他说,“警方会根据细节审查每一个案例。”

澳洲西澳七西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斯托克斯(Kerry Stokes)。(Pamela Martin/Getty Images)

就在这样一个“非常严格”的审查状况下,有些人得到豁免资格却显得很容易。

西澳媒体和资源业大亨斯托克斯(Kerry Stokes)早在瘟疫大流行早期,就被今日西澳网的记者爆出,斯托克斯夫妇4月8日从美国回澳后,以医疗理由为由得以在其珀斯的豪宅内隔离,而同时期成千上万的其他旅行者要面临14天的强制性酒店隔离。

紧接着的Anzac Day,刚结束14天隔离期的斯托克斯夫妇,又突然前往堪培拉参加纪念活动,那时西澳已开始实施严格的边境管理。这位亿万富翁的发言人证实,斯托克斯夫妇于7月18日至19日从悉尼飞回西澳,并取得了豁免资格,但未说明豁免理由。

根据信息自由法发布的文件显示,这位大人物的豁免申请是由联邦部长和麦高恩办公室处理的。但麦高恩曾拒绝对斯托克斯豁免一事进行评论,称“这是警察的事”。

今日西澳网报导,6月份,澳洲天然气巨头Santos老板Kevin Gallagher也被西澳警方豁免14天的自我隔离期,而直接进入西澳参观油气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