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看点:
  • 澳外交与贸易部曾警示两名记者应该离开中国
  • 七名中国警察深夜来到博图斯住处,要求其接受问话
  • 澳外交官与中国当局进行协商,解除了两名记者的出境禁令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及《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 AFR)紧急撤离其驻华记者。此前,中国警方要求与这两名记者进行约谈,引发一场惊心动魄的外交僵局。两人为仅剩的两名驻华澳大利亚记者。

ABC驻华记者比尔·博图斯(Bill Birtles)常驻北京,AFR驻华记者迈克尔·史密斯(Michael Smith)常驻上海,两人周一(9月7日)晚登上飞往悉尼的航班。今天早上两人搭乘的航班已经抵达澳大利亚。此前两人分别遭到中国国安部的问话。
离开北京前,博图斯在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接受保护度过了四天,同时史密斯在澳大利亚驻上海总领事馆接受庇护。此间,澳方外交官与中方官员协商,允许两人安全离开中国。
这起事件始于上周稍早,当时在北京的澳大利亚外交官提醒博图斯应该离开中国,同时澳大利亚外交与贸易部(DFAT)也向ABC总裁大卫·安德森(David Anderson)发出同样的建议。
收到建议后,ABC着手安排航班接博图斯回国。博图斯原计划于上周四(9月4日)早上启程返澳。
但是就在他要离开前一晚,中国当局的威胁性行为加剧。上周三(9月3日)午夜,七名中国警察敲开博图斯住处的门,当时博图斯正与同事和朋友举行告别聚会。
他们告知博图斯,他被禁止离开中国,并且第二天将与他联系,就一起“国家安全案件”接受问话。

周一晚,AFR驻华记者迈克尔·史密斯(左)和ABC驻华记者比尔·博图斯搭乘的航班从上海起飞。

博图斯随即给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打电话,请求使馆安排把他从住处接到大使馆。此后四天,他一直待在北京的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中。在那里,中国官员联系到他,要求对他进行问话。
刚开始博图斯以担心个人安全为由拒绝。
后来澳中双方的官员达成一致,如果博图斯与警方对话,那么他的出境禁令将被取消。
上周日,在澳大利亚驻华大使傅关汉先生(Graham Fletcher)的陪同下,博图斯接受了中国当局的问话。
会面期间,中国当局没有询问与博图斯在中国的报道及其行为相关的问题。

博图斯抵达悉尼。

谈话后,澳方使馆官员告知博图斯,他的出境禁令已被撤销。昨天(9月7日),博图斯与使馆工作人员一起搭乘航班从北京前往上海,并在哪里等候飞往悉尼的航班。
AFR驻华记者史密斯的经历与博图斯类似,他此前在澳大利亚驻上海总领事馆接受保护,并原本需要在周一晚接受问话。AFR采取类似的安排协助他离开中国。
在抵达悉尼后,博图斯说这是一场“旋风般的经历”。

“我对不得不在这种情况下离开而深感失望。能够回到一个真正拥有法治的国家让我松了一口气,” 他说。

“这是一场风波,不是一次特别好的经历。”
“回家的感觉真好。”
几天前,中国政府证实拘留了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的澳籍记者成蕾。
 

中澳关系紧张

博图斯自2015年起就担任ABC驻华记者。

澳中两国的关系已经受到贸易、间谍活动、香港问题和新冠疫情方面的紧张局势影响,此次发生的前所未有的外交僵局则标志着澳中关系再次恶化。
七月,澳大利亚政府修改了前往中国的旅行建议,警告本国公民在中国大陆可能会遭到“任意拘留”。
外交部上周向ABC总裁安德森发出警告后,安德森一直与外交部和外交部长玛丽斯·佩恩(Marise Payne)的办公室保持联系。
ABC新闻部总监盖文·莫里斯(Gaven Morris )说,ABC听从澳大利亚政府的建议,把博图斯安排回国。
“驻华记者站是ABC国际新闻报道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将致力于尽快重返,”莫里斯声明中表示。

“对所有澳大利亚人来说,在中国发生的新闻、中澳关系以及中国在亚太地区以及在世界上的作用都非常重要,我们希望能够继续让我们的记者进行实地报道。”

AFR总编迈克尔·斯图茨伯里(Michael Stutchbury )和编辑保罗·贝利(Paul Bailey)发表声明,欢迎两人平安归来。
“我们很高兴,在上海工作了两年半的记者迈克·史密斯和ABC的比尔·博图斯今天上午平安返回澳大利亚。”
 

“针对两名进行正常采访工作的记者的事件令人遗憾和不安,这对澳中两国之间的合作关系没有好处。

“感谢帮助两人安全返回的外交与贸易部的官员和领事官员。”
外交部长佩恩参议员表示,僵局出现后,澳大利亚外交官与中国有关部门进行了接触。
“澳大利亚政府向在中国的两名澳大利亚记者提供了领事援助,帮助两人返回澳大利亚,”她在声明中表示。
“我们的驻北京大使馆以及驻上海总领馆都与中国政府部门进行接触,确保他们的福祉,并确保他们回到澳大利亚。”

AFR发表声明表示,两名记者的遭遇令人深感“遗憾和不安”。

佩恩表示,澳大利亚目前对国民前往中国的旅行建议没有变化。
“我们建议所有在海外或打算出国旅行的澳大利亚人密切关注Smartraveller网站的信息。
“澳大利亚政府继续为包括成蕾女士在内的在华遭到羁押的澳大利亚公民提供领事援助。”
反对党外交事务发言人黄英贤说,这一消息“非常令人不安”。
“我只想指出,包括ABC在内的新闻机构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这是令人遗憾的,”她在接受ABC阿德莱德电台(ABC Radio Adelaide)采访时表示。
“这些报道令人深感忧虑,特别是对博图斯和史密斯离开中国前所发生的一些情况的推测。”
 

澳大利亚媒体已无驻华记者

此前《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的驻华记者威尔·格拉斯哥(Will Glasgow )也离开了中国。这意味着自1970年代中期以来,首次出现没有一名经过资质认证的澳大利亚媒体记者派驻中国的情况。
中国还没有向ABC和九频道所属报纸的记者签发新签证。
中国对博图斯和史密斯采取的行动出现在中国对西方记者进行更大规模的打压之后。
今年三月,北京方面驱逐了为《纽约时报》、《华尔街时报》和《华盛顿邮报》工作的14名美国记者,以对特朗普政府限制中国官媒驻美员工数量的措施进行报复。
1970年代,澳大利亚总理高夫·惠特拉姆(Gough Whitlam)实现澳大利亚与中国实现关系正常化。不久之后,ABC在1973年设立了驻华记者站。
ABC驻华记者站的历任记者在中国工作期间见证了各种重大的国际性事件,其中包括天安门广场大屠杀、2008年北京奥运会、香港的支持民主抗议活动以及新冠疫情爆发。
澳大利亚记者与中国当局的冲突时有发生,数位记者在做报道时受到有关部门的问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