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真是魔幻的一年。

整天没干嘛,就光见证历史了。

就在昨天,美国最富饶,最吸引世界各地人才的加利福利亚州,正式通过了一项法案,

这个法案,别说美国历史了,你就放在世界历史上,都实属罕见,真可谓前无古人!

它,就是——


向美国非裔赔偿法案《African American Reparation Bill》

这里先介绍一下这个法案的背景,简单来说就是,有很多黑人呼吁,

因为黑人在100多年前曾经被白人奴役过,所以现在白人富裕了,必须要赔偿黑人,以弥补过去对他们的伤害。

至于要赔偿多少呢,先定个小目标,14万亿美元吧。

很多人对14万亿美元是多少钱没概念,这里我用一个例子,大家就能理解黑人要求赔偿这笔钱到底有多荒谬了: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中国2018年,全年的国内生产总值,是13.61万亿美元,

所以14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黑人要求美国政府,赔偿整整一个中国的生产总值给他们。

胃口不小啊,对吧?

如果按现在美国居住的黑人大约4000万人来分,

也就是说每位美国黑人将获得35万美元,相当于人民币200万的赔偿!简直比拆迁还能一夜暴富呢!

注意,这里是赔偿给每位黑人!无论男女老少,人人有份噢!

看到这你一定觉得,美国人肯定要大脑里灌进整个太平洋才会同意吧。

没错,如果这事放在几十年前的美国,那肯定是没戏的。

毕竟那会儿美国黑人太少了

可短短几十年,美国的人口结构却发生了惊天大逆转

给大家看几个数据。1970年,美国白人人口为全美的83.5%。2010年,美国白人人口比例已经降到了63.7%。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机构预测,到2025年,美国白人比例会进一步下降到46.6%。

这一数据的背后,是有色人种,主要是黑人人口的迅速增长。

黑人人口大幅增长后,他们也没闲着,

干第一件事就是,努力从政。


从政真是个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情,像美国那种靠人头说话的政体里,如果一个种族获得了人数优势,发出的声音就会引人注意,那会是多么压倒性的力量啊。


现在黑人反对“白人至上”,难道黑人就没有“黑人至上”的想法?一旦黑人占据了优势,会怎样?


肯定会推出更有利于黑人的政策,然后黑人慢慢挤占白人的资源。


你看这次提出这个惊天地泣鬼神法案的圣地亚哥的民主党女议员韦伯(Shirley Weber),就是一个土生土长的美国黑人。

 

而这个法案通过加州议会时的投票比例呢,

 

说出来你都不肯相信,

 

是33:3。整个议院,只有3个人敢反对。

 

为啥,看看人家的后援团,放眼望去,大部分都是非裔,人多力量大啊,再难搞的法案,我也能搞人海战术硬是给通过咯。

 



在投票席上,他们大打“卖惨”席位,讲述了非裔群体在加州,乃至整个美国受到的不公对待。

在疫情之下,非裔无家可归,失业,刑事司法,被滥杀,比别的族裔更容易患病,孩子更得不到学习保障….

 

不过,14万亿的赔偿毕竟不是小数字,这位女议员也主动退了几步,表示目前先不用赔偿那么多钱,但其他的赔偿必须要有!

 

据悉,一旦法律开始实施,

 

加州政府要以发放现金,住房援助,降低学费,免掉学生贷款,工作培训或社区投资等多种形式帮助弱势群体——非裔。

 

 

昨天这项法案通过后,不少华人家庭表示,准备搬离加州,

 

他们中很多人认为:即便这里有更多高科技就业,也有不错的气候,但是政策太左,让保守传统的华人家庭无法接受。

 

 

“人在家中坐,钱从天上来”,纳税人的钱就这样随意花,这样的法案都能得到通过,就问你魔幻不魔幻?

虽然14万亿的小目标最终没达到,


但未来,当美国白人人口继续减少,非裔人口持续增长,到了真的占了绝大多数,占据了政坛商界半壁江山的时候,

赔偿这个数字,还会是天方夜谭吗?

 

这种事,历史上还真就发生过,而且不止一次。

 

你比如说,法国。

 

去年,500名非法非裔移民和难民攻陷了法国巴黎戴高乐机场,

 

他们进入法国后,因为政府迟迟不给他们合法的身份,享受不到社会福利,引起了他们的不满,便组织在一起,“突袭”了戴高乐机场。

在机场,这些抗议者拿着扩音器高喊:

“法国不止属于法国人”!“每个人都有权在这里”!



 

提到法国,很多人想象中,作为西方发达国家,街头应该是这样的:

 

 

可等到他们真正到了法国,才发现街上是这样的:

 

虽然法国为了防止人种的歧视,不做肤色人口的调研,但是以目前的状况可以看到,目前法国的黑人占比至少已经达到了相当的比例,

 

在法国很多城市,新生的儿童,有非裔血统的占比都逐步超过一半。

 

而且法国搞了一套普世价值观,对于原来殖民地的黑人移民法国,那是欢迎态度,甚至难民中的黑人都要。

 

 

之前有个非法移民的黑人小哥徒手救了一个婴儿,结果马克龙直接把法国国籍送给他了:

 

 

而黑人到法国,似乎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生孩子,

 

在法国的黑人很多找法国女子结婚,生育率达到8以上,也就是一对夫妻普遍生8个孩子,

 

这个在法国白人那,才2点多,直接差了4倍多。

 

怪不得知乎上有人问:

 

未来法国会不会成为黑人的国度?

 

 

这个问题,我现在不知道答案,

 

我唯一知道的是,上届世界杯,法国队里清一色的黑人队员,可能已经是个明显的信号了。

 

 

除了法国,还有南非。

 

曾经的南非,也是白人的地盘,但后来南非“国父”曼德拉上台,黑人开始逐步掌握国家权力,人口迅猛发展。

 

到了2020年,南非的白人人口,已经不足整个国家的8%,和1977年相比的16%相比,骤跌了一半。

 

 

而黑人人口优势变大的南非,现在反而成了华人眼里最乱的几个国家之一。

 

仅仅7、8两个月,短短50多天来,就先后有7名中国公民在南非遇害。

 


而在中国,非法黑人入境问题也一直屡见不鲜。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冲击了全球市场,非洲人在东南亚屡屡受挫,欧洲签证昂贵去不了,加上中非友好关系,金融危机后开始从世界各地转战广州。

 1997至2008年,非洲黑人大规模涌入广州,试图咸鱼翻身走向人生巅峰。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为了长时间定居中国,下了飞机办完入境手续后就直接把护照撕了。
既然来了就不打算回去了。非洲国家众多,撕掉护照便无从查明来源国,即使被搜查到也难以遣返。
有报道称鼎盛时期,超过十万黑人定居广州,以至于连本地出租车司机经过小北、三元里时都惊呼“像是到了非洲”。


他们中的大多数并非正经生意人,而是在国内混不下去来东方淘金的投机者。
他们往往没有经商渠道,来了广州后才开始这转转那瞧瞧,赚不到什么钱,能吃饱肚子就算满足。
虽群居在批发市场云集的小北、三元里地区,但实际上对中非贸易并无多少帮助。


与其他非洲商人不同,“三非”黑人的目的并非经商致富,而是想“瘫痪”广州,妄图时间久了能获得合法居住权。
他们撕掉了护照,或者签证逾期后不再补办。若遇到警方搜查便想一些歪主意,比如租用其他长相相似黑人的护照。当时审查不严,加上语言不通,一顿死乞白赖便可以蒙混过关。  久而久之,他们开始把自己当这片土地的主人。见到漂亮女性就撩一下,撩的方式通常为拍打臀部,买东西或者坐出租车只给一半的价钱,给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人,更有甚者在小区里贩起了毒。


2009年,三非黑人的数量越来越多,广州政府开始着手搜查并遣返非法黑人。在一次搜查中,一名没有护照的黑人为了躲避搜查,从18米高的楼上跳楼身亡。
事发后,上百黑人冲击矿泉街派出所,要求警方给出解释。他们打出“give us the dead body”的纸牌,强行要求警方归还黑人尸体。


2012年,广州黑人又闹出了另一起恶性事件。一名黑人搭乘中国摩的,说好了10元,下车后给了5元就想跑。多次受到欺骗的摩的司机与黑人发生打斗,最终黑人经抢救无效死亡。


这本是一起个体偶然事件,但黑人群体似乎找到了“寻求独立”的契机。
数百名黑人涌上广园西路街头,导致交通阻塞,并与警方发生冲突。冲突持续了两个小时,在警方的电棍招呼下,黑人才陆续离去。

2001年,美国政治家Jack Snyder,在其著作《From Voting to Violence》里,写下一个著名的论断:

 

一个国家族群不断分化割裂,必然导致各族群之间对立加深,冲突加剧,最终解体。

 

曾经的加州,可是无数人追求美国梦的地方,可如今每年都有数十万人逃离加州,

 

这背后的原因,想必和昨天通过的法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但逃避永远只是暂时的,等到哪一天逃无可逃的时候,也许我们真的会见证Jack Snyder的论断也说不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