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24小时,
维州录得
113例确诊15人去世,单日确诊重返三位数在这一阶段,相信小幅度波动是存在的,但也足够给人警醒:别高兴得太早了!

今天早上,维州的打开方式是这样的:政府机密文件泄露!墨尔本4级封锁将延长到9月底!
宵禁也要延长!维州企业活不下去了!……事实真是如此吗?维州州长安德鲁斯辟谣:静待周日最终版!
 新州新增12例确诊,昆州新增2例确诊,新州表示正在努力,
但昆州边境开放遥遥无期。
且不说维州将何去何从,要说的是,澳洲到底要何去何从呢?

今天下午联邦卫生部门已宣布,澳洲自3月18日开始的”人类生物安全紧急期”再延长3个月,至12月17日。

除非获得豁免,没有PR的外国人进不来,公民和PR出不去的状态依然不会改变,以及继续禁止任何超过100名乘客的国际邮轮在澳洲的港口停泊。

政府还将在明天宣布是否继续维持入境旅客上限的规定(目前计划持续至10月24日,每周最多进来4000人),以及是否批复南澳那里的留学生返澳计划。
政府还将向滞留在海外且经济困难的澳人提供贷款。符合条件的个人可申请一次性最多2000澳元(可用来买经济舱的机票,如能证明有必要,也可以是商务舱机票),家庭可最多贷款5000澳元。

联邦政府还宣布了一个优先名单,持有临时签证的高级管理人员,助产士,医生,护士,建筑经理,软件工程师,维护管理人员等都可有限获得旅行豁免入境(需要先自费隔离14天),以填补市场上的技能短缺。

墨尔本四级封锁再延长?州长紧急辟谣!
今天早上,相信维州居民都是被吓清醒的。
一份机密文件的泄漏,显示着维州解封路线图的第一步,不是如何过渡到第三阶段,而是将墨尔本的4级封锁延长至9月28日。



这一下可捅破了马蜂窝。
从官员到民众,一群人追着怼。

再看看群众们的反应:



其实还有一部分是支持的,不过大多数不在墨尔本。


眼看着这情绪愈吵愈烈,习惯了在上午11点及以后开新闻发布会的维州州长安德鲁斯,今天早上10:15就着急忙慌和媒体见了面。
会上亲自辟谣:
“报道中的计划草案已经‘没了地位’!”

并要求公众等到周日,才能听到政府关于放松限制的最终计划。
他表示:“我们将在周日给人们一个明确的路线图,尽可能提供细节和确定性。”
同时表示:“它不会简单地由日历上的日期来引导,它将由科学和数据来引导。”
这是由维多利亚的病例数量和病例类型决定的。

安德鲁斯州长强调说: “如果我们开放得太多太快,就只会看到确诊数字的暴增。在这种病毒面前,我们将失去任何控制感,然后可能会出现比我们今天面临的更糟糕的情况。”
今天,维州单日新增人数再上三位数,为113例。有15人不幸离世。
维州副首席卫生官Allen Cheng说,可以看得到数字正在下降,但仍“不如我们预期的那么低”。
维州绝大部分确诊都与三个地点有关:
Cedar肉厂、Rydges酒店、Stamford酒店

 

维州卫生厅公布的基因簇表。纵轴代表不同的基因簇,横轴代表时间。黄色点代表有可能属于海外输入病例,黑色点则可能是境内传播。

 

图中最下面的红框是与肉厂相关的案例
中间的框是Rydges Hotel
上面的框是Stamford Hotel
顶部还有一小部分点无法分类

 

从图中还可以看出,Cedar肉厂的传染基本已经停止;

维州当前几乎所有病例都与Rydges酒店有关,在这里隔离的一家四口是这个基因簇中最先出现症状的人。而且始于这家酒店的病毒已经演化为10个基因簇;

Standford酒店的集群在2月21日-8月14日中产生了110个病例。

当然,这幅图中并没有包括所有确诊的维州人。有的人压根没做过核酸检测,所以没有他们的样本;有的样本质量有问题,测不了基因;还有的基因簇少于5个人,为了保护个人隐私就没有公布出来。

 

测基因感觉比测核酸更靠谱
维州这样的溯源手段
也算给墨尔本人打了一剂强心针
但愿靠着科技的力量
澳洲人能尽快走出来

 

了解了传染链,也就能掌握疫情传播的动态,甚至能对未来的传播进行一些预判与预防。正是靠着这样的方法,墨尔本已经有效防止了一些聚集感染的扩散。

 

数万临时居民已离开澳洲

 

昨天澳洲官方公布的最新数据已经证实,GDP下降7%,澳洲进入了30年以来首次经济倒行。

 

经济大萧条
意味着工作机会将不断减少
更多人会失业

 

 

在经济倒行的压力之下,工作机会即便对于本地人来说也十分可贵,这就很有可能会激化对于移民的敌意。这并不是凭空想象,要知道,欧洲和美国都出现过类似的情况

 

研究移民问题的莫那什大学荣誉教授Andrew Markus说,经济衰退会增强削减移民的呼声,也可能激起反移民态度。

 

尽管近年来澳洲移民计划越来越依赖于临时签证,但经历了种种分隔异地、被拦在门外、被区别对待,不少持临时签证者已经放弃了移民。

 

五年前,年轻的Kavish Chopra携妻带子来到墨尔本,干的是IT行业。没想到,年初回个国,就再也进不来澳洲。

 

老板为他写了申请书
却也毫无用处
有时候政策是无情的

 

 

Chopra的选择是什么呢?这位亚裔小伙也很潇洒——

 

他决定放弃墨尔本的生活
现在正在准备文件
申请加拿大的熟练工人计划

 

“即使今年边界开放了,我也不想再回澳洲了。因为我们海外临时居民被这样对待。”

 

除了他,不少被困在海外的新移民都表示“澳洲梦已经碎了,不再抱有任何希望”。很多人因为被拒绝入境而忿忿不平;还有的人过桥签刚好到期,转pr无望。

 

不少人都选择转而移民其他国家
他们表示:“我可不是没得选”

 

英国新移民Patrick Fransz和妻子Linsey也决定返回家乡利物浦,不再想回澳洲了。

 

像他们这样的人绝不占少数。从四月到七月,澳洲无论是学生、技术移民、工作者,全都在往外流失。其中不仅四月是一个回国高峰,七月又迎来了一个高峰。

 

 

仅仅7月,就有1万多名留学生、5000名临时工作者和1万多名其他临居持有人离澳。

 

都以为该离开的早已离开
但其实默默坚持下去的还有很多
撑了很久还是撑不住了的也不在少数

 

这多事的一年中
澳洲就如同一座围城
不少人想出去,也有不少人想进来
有人失去希望,也有人还在等待
不过只要先控制好疫情
想必一切总有解决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