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之初,特朗普政府曾在4月宣布联邦政府将为未投保的患者支付相关的测试和治疗费用。然而,4个多月过去了,该政策落实的结果并不令人满意,许多患者由于各种原因仍需要支付超过自身承受能力的“天价账单”。

根据特朗普的这项政策,医院或其他医疗服务机构应当直接向政府收取新冠测试、治疗等相关费用,患者不会收到账单,更不需要自己支付。

这一举措对于面临新冠危机的美国来说至关重要。美国不被保险覆盖的人群高达2750万,本轮千万级别的失业潮中又有更多人失去了保险。

而美国治病向来以“天价账单”著名,一天的住院费用可高达1万美元。根据FAIR Health数据库的统计显示,需要住院治疗的未投保新冠病人的平均总花费为73,300美元,不过有一定的议价空间。而2019年1月美国实际家庭收入的中位数为63,688美元。治疗一位新冠患者的花费已经超过了美国家庭收入的中位数。

可以说,如果没有政府支持,一般的无保人员根本无法入院治疗新冠。特朗普政府提出的该政策主要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然而,新冠爆发以来,该政策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根据《纽约时报》的数据和访问调查发现,该政策在美国的覆盖范围远小于政府所宣称的那样。

截止上周,美国50个州的医疗机构总计从政府获得了8.51亿美元的报销,其中2.67亿美元用于测试,5.84亿美元用于治疗,得克萨斯州和新泽西州的医院收到的款项最多。

然而,据研究机构凯撒家庭基金会(Kaiser Family Foundation)估计,目前未投保的新冠患者的住院费用可能在139亿美元至418亿美元之间,这一数字远远超过了目前政府已支付的费用。

也就是说,大批患者并未从该项政府计划中受益,仍需要自行承担高昂的医疗支出。即使以凯撒基金会预测的最下限来算,政府目前的报销比例只有6%左右。

首先,一些医院和其他医疗服务商选择不参加该计划。政府并没有强制医疗机构参与该计划,许多机构为了获取更高的利润,倾向于仍向未投保的患者以全价收费,而不是向政府以“折扣后”价格收费。一些医疗公司向政府申请并获得了用于新冠治疗的专用款项,却将钱占为己有,仍然向没有保险的患者收费。

其次,许多患者并不知道这一计划的存在,还有大量患者也不符合报销资格。政策规定,除非患者怀孕,否则新冠病毒必须是患者接受治疗的主要诊断,否则就不符合资格。然而,住院的新冠患者经常患有其他严重的医疗疾病,因此新冠有时并不是其主要诊断。例如迈阿密的杰克逊健康中心就宣布,截至7月下旬,只有60%的未投保新冠患者完全符合参与该计划的资格。

许多患者的报销流程因此遭到了延迟甚至终止。美国医院协会的副主席Molly Smith表示:“很多患者的报销可能被医院判定为不符合资格,没有进入系统。”协会预计在有些医院,被判定不符合资格的新冠患者比例可能高达40%至70%。协会的执行副主席Tom Nickels表示,有些患者很明显是因为患有新冠病毒入院治疗,医院却将其主要诊断定为其他的病。

以休斯顿Harris Health医院为例,医院只向政府报销了20%未投保患者的花费,而判定剩余80%的患者的主要诊断不是新冠,认为新冠只是加剧了其主要诊断病症恶化的原因。

美国政府目前在推动政策落实方面并无动向。特朗普曾承诺计划在八月初提出应对计划以取代《平价医疗法案》,然而至今没有动静。在上个星期举办的全国共和党代表大会上,特朗普和其他共和党人几乎似乎没有提及公共卫生政策方面的内容。

美国向来被称作“唯一一个没有全民医保的发达国家”。本次新冠疫情以来,各方都对未投保人员如何治病表示了担忧。特朗普政府在4月的表态看似解决了这一事关人命的重大难题,然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政策的落实力度和覆盖范围仍然令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