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承建墨尔本新列车的中车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车长客)的母公司被曝是新疆奴工产品的受益者,同时上了美国国防部安全威胁的黑名单。

在中国屡次对澳洲进行经济报复之际,澳中关系专家批评维州政府过于关注与中国的关系,是在以牺牲与印度和日本的更深入合作为代价。

中车长客为墨尔本建造65辆列车的项目已经延误了18个月。维州工会还批评该项目抢了原本属于维州人的工作。

中车长客是中国大型国有机车车辆制造商——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CRRC,简称中国中车)的子公司。根据中国中车的官方网站介绍,该公司是经中国国务院同意、国务院国资委批准上市的公司,其任务是“紧紧抓住‘一带一路’和全球轨道交通装备产业大发展等战略机遇”、“努力做‘中国制造2025’的排头兵”。

美国国防部已经将中国中车列为潜在的网络安全威胁,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报告也指出,中国中车是新疆强制劳改营的直接或间接受益者。该公司的供应商今创集团(KTK Group)被曝从2019年开始雇佣新疆集中营里的奴工。

悉尼晨锋报和时代报的调查发现,维州安德鲁斯政府在2015年的招标过程中,聘请了一名近期曾在澳洲唐纳(Downer)公司工作的人员。唐纳公司和中车长客隶属同一财团。就在2016年中车长客和唐纳公司组成的联合体Evolution Rail中标后的几个月,这名员工又回到了唐纳公司工作,这让人对招标过程的公正性产生了质疑。

虽然维州政府直到2018年才和中国签署备受争议的“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但早在2016年4月,维州政府就开始实施 “中国战略”,并设立了与之相关的贸易和战略合作目标。就在维州州长安德鲁斯前往中国大陆与中国高官会晤前,维州政府宣布,中国中车与澳洲公司组成的联合体在为墨尔本建造65辆新列车的项目上中标。

澳中关系专家菲茨杰拉德(John Fitzgerald)教授对悉尼晨锋报说,维州政府签订的列车建造协议可能会让澳洲面临中国进一步的经济胁迫,而中国“已经多次表明会利用澳洲的经济依赖性来获取政治优势”。

菲茨杰拉德教授表示,在过去10年中的前5年,澳洲政府通常会选择低成本的汽车和铁路设备供应商。结果,澳洲失去了独立生产机车的能力,对中国产生了依赖,落到了受人胁迫的境地。

他认为,维州工党政府“特别偏重”中国合作项目可能是以放弃与印度、日本更深度的合作为代价的。“(安德鲁斯)是否向日本、印度和其它地区的合作伙伴也提供了类似的项目投资机会?”他问道。

时代报今年9月曾根据一份泄密内阁文件透露,中车长客承建的列车延迟了18个月,是因为已交付的列车有重大缺陷。州政府希望12月让这些列车投入使用,但疫情导致的进一步延迟可能出现。

维州政府在2016年宣布,用于建造高运载量列车的60%零部件将在本地制造。然而,为了达到效率目标,原本在墨尔本进行的工作在2019年4月被离岸外包到了中国中车的工厂。

多名熟悉该项目的工会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运到墨尔本的列车已经完成了电气线路和车厢的安装,这代表着本地损失了好几百小时的工作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