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4日疫情数据通报
——维州“解封地图”第二步第十七天

 

过去24小时
维州确诊新冠病例7例
新州今天新增15例
与Chadstone购物中心相关的集群感染
截止到周二
已经上升至35人

 

新增死亡5例
维州死亡总数达到816例

 

维州确诊总数上升至20,311例
活跃病例186例
不明来源病例4,281例
医院治疗23例
0例重症监护

 

支持和反对的人一样多
我们是否生活在两个维州里?

随着10月19日一天天临近,这一周支持放松限制的墨尔本人也越来越多!

此前,安德鲁斯明确表示19日不会有大步骤的解封计划,并且把维州的紧急状态和灾难状态又延长了四周至11月8日!

很多民众对此表示不满,在这一周通过各种平台,希望向安德鲁斯州长传达他们的民意!

经过几个月的封锁,很多墨尔本人表示已经受够了!尤其对于维州病例数只有降到0才能完全开放的标准,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新的民意测验表明,对严格限制的支持率已经大大下降,其中一项措施尤其不受欢迎——五公里出行限制。


新的民意调查显示,对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的支持正在下滑,受够了的墨尔本人希望立即中止第四个阶段封锁。

一项新的Roy Morgan民意调查,在《先驱太阳报》独家刊登,调查显示:大多数墨尔本人认为,如果COVID-19案件数量可以保持一个很低的水平,他们将支持放松限制。

如今,大多数墨尔本人都希望取消禁止探亲和外出用餐的限制,尤其希望取消有争议的5公里出行限制。

周一至周二接受调查的2350人中显示:

1、73%的人支持应允许墨尔本人探访直系亲属,较两周前的调查数据增长了14%。




2、62%的人希望墨尔本的美食场所可以重新开放。






3、72%的墨尔本人希望取消5公里的出行限制。



4、如果新冠疫苗上市,85%的人愿意接种。


他们的调查还显示,相比年轻年龄组,超过65岁的老人希望放宽对餐厅和家庭探访的限制。


安德鲁斯州长的支持率下降了2%,至59%,而他的不赞成率上升了2%,至41%。

另一份《基本报告》最新民意调查发现,只有45%的维州人赞同州政府的大流行对策,低于6月份创纪录的75%的支持率。

Roy Morgan 首席执行官Michele Levine说,由于正在进行的封锁限制,人们的挫败感日益增加!


她说:“这是自维州实施第四阶段封锁以来,Roy Morgan做的第七次民意调查。”



“封锁初期,维州人对于限制都愿意遵守。”


“然而,随着数据的不断下降,每周有越来越多的维州人希望取消限制。”


“现在需要维州政府来创建COVID安全环境。”

市场研究公司Dynata对公共事务研究所进行的另一项民意测验发现,维州人在安德鲁斯州长是否应辞职方面存在分歧。



当被问及他是否应该为政府对大流行反应的管理不当而辞职时,有41%的人表示同意,另有41%的人不同意。

维多利亚人在安德鲁斯州长是否理解他的限制对普通维多利亚人的影响方面也有分歧。



IPA研究主管Daniel Wild说:“我们生活在两个维多利亚州。因为支持的人数和反对人数一样多!”




反对的人表示:“维州人对丹尼尔·安德鲁斯失去了信心,因为他们不相信丹尼尔·安德鲁斯理解他的限制对普通维州人的影响。”


“维州政府必须取消所有剩余的封锁措施,并在维持医疗能力的基础上,采取与疫情人数相称的安全措施,用基于风险的针对性措施来代替全面封锁。目前实行的消灭病毒战略意味着没有工作,没有自由,也没有希望。”

反对党领袖迈克尔·奥布赖恩(Michael O’Brien)周二在议会中对州长提出不信任的动议。



尽管议案似乎失败了,但奥布赖恩先生说,特殊情况需要紧急改变。


他说:“由于安德鲁斯工党政府对我所爱的州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害,因此我提出了这项不信任的动议。”


“议长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工党如何使墨尔本从世界上最宜居的城市变成世界上最封闭的城市?”


在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安德鲁斯先生拒绝了他应辞职的建议。


“我的观点是,我不会从困难的任务中逃离,我不会从挑战中逃离。我将继续并完成工作。”他说。


“那就是我,那就是我正在做的,而且这个位置不会改变。”

不出意外的话,安德鲁斯州长将于本周日18日宣布接下来的解封措施,面对大幅下降的支持率和要求解禁的声音越来越高,留给安德鲁斯做决定的时间不多了!


如何为这次维州抗疫大战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对安德鲁斯和他的团队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新州州长因前男友涉中资公司丑闻被敦促下台最近,维州和新州政坛风起云涌,两位州长本周同时面临议会不信任投票!


维州州长是由于酒店隔离项目的失败(未获议会通过),而新州州长是由于与声名狼藉的前议员的亲密私人关系(举行三周听证会)!

 

新州州长格拉迪斯·贝雷吉克利安(Gladys Berejiklian)今天将会在议会面对不信任投票。

 

她的前男友、因陷入中资公司丑闻而声名狼藉的前议员达里尔·马奎尔(Daryl Maguire)今天将出席腐败案听证会,预计会爆出更多爆炸性信息,进一步威胁贝雷吉克利安的领导地位。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表示,如果贝雷吉克利安下台,对新州来说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贝雷吉克利安日前公开与马奎尔的亲密私人关系,全国上下一片哗然,贝雷吉克利安坚称自己在和马奎尔的五年秘密关系中没有做错任何事。
反对党工党领袖朱迪·麦凯(Jodi McKay)则表示州长有责任报告她了解到的情况,不信任投票并非随意发起,政治需要正直的品格。
目前,新州廉政专员公署(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ICAC)正在调查马奎尔在另一起案件中是否曾利用其政治影响力寻求经济回报。
新州州长贝雷吉克利安在昨天的反腐调查会上证实,她自2015年以来一直与达里尔·马奎尔处于恋情关系中,直到几个月前才分手。

她说:“我首先要说的是,麦圭尔先生是我15年的同事;他是我值得信赖的人,并且发展成了亲密的个人关系。”

马奎尔曾担任新州南部Wagga Wagga地区的议员近20年,后来他在接受独立反腐调查委员会(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ICAC)的一项调查时承认,他在一项与中国房地产开发商达成的交易中收受了佣金,之后他于2018年辞职。
贝雷吉克利安说,在这一地产交易丑闻爆发后,她要求马奎尔退出自由党及退出政坛,但她仍与其保持恋情关系直到今年八月。
贝雷吉克利安强烈否认与马奎尔保持恋情关系有任何过错之处,并于昨天告诉反腐委员会,她并不关心马奎尔的财务状况,也否认了任何暗示她从前男友优良财务状况中受益的说法。
贝雷吉克利安承认“在私人生活中搞砸了”,并在党内会议上向联盟党同事们致歉。但是她拒绝辞职,并对记者说:“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Berejiklian女士说,她从不担心他会试图利用自己办公室的影响力来促进自己的商业活动或其他商业活动。


“我能说,我永远,永远,永远不会对我必须披露自己看到的任何不法行为或我认为与国会议员应做的事情不符的任何活动视而不见。我想说的很清楚,”她说。


协助廉政公署的律师斯科特·罗伯森(Scott Robertson)问Berejiklian是否知道马奎尔先生“寻求或获得佣金或其他付款”的任何情况。


Berejiklian说:“我不知道任何具体细节,但我知道他有这些安排,我以为他在适当的时候透露了这些细节。”

罗伯逊先生还问Berejiklian,是否有一个例子“当您与他建立个人关系时,您将负责在何处鼓励采取某种特定的行动方针或阻止采取某种特定的行动方针”。


Berejiklian回答:“从不。”


她说,她“只会采取符合公共利益的行动”。


“例如,如果他想让选民升级道路,这是一件重要的事情。那么,我可以向相关部长提出,就像我对任何其他国会议员一样,”贝雷吉克莲女士说。






2020真是多事之秋,除了要面对疫情,还有很多人事方面的考验,大家对于这两位州长目前所面临的困境,有什么想说的吗?欢迎给我们留言!

来自群组: 维州时政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