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今年三月以来,澳大利亚关闭国际边界以缓解新冠疫情传播,澳洲国门关闭长达六个多月之后,昨天迎来了首批国际旅客。


首开国门
新西兰人可前往新州及北领地

澳大利亚与新西兰之间的“跨塔斯曼安全旅行圈”昨天开放,来自新西兰的350多位旅客将乘坐3架不同飞机抵达悉尼,新西兰人可前往新州及北领地。
这是数月来首次国际旅客无须在酒店隔离,就可自由离开机场。
新西兰乘客在抵达悉尼机场后将通过专门通道进入,与从其他国家抵达的乘客隔离开来。
澳大利亚人还暂时不能前往新西兰旅行,新西兰政府还并没有明确表示澳洲人何时能够前往新西兰。
目前,从海外前往新西兰的旅客必须在酒店隔离14天,隔离费用为一人3100新元(约2900澳元)。

行踪不明
17名新西兰旅客违规进入墨尔本

据报道,17名通过澳新安全旅行区计划抵达澳洲的新西兰旅客,从新西兰前往悉尼,随后搭上了前往墨尔本的航班。
墨尔本目前不接收任何国际旅客,跨塔斯曼安全旅行区的计划目前仅包括新南威尔士和北领地。
维州卫生部周五夜间发布的一份声明称,卫生部授权官员无权羁押这些旅客,目前这些旅客去了哪里尚不清楚。
澳大利亚边防部队拒绝对此事置评,称此事由维州政府负责,墨尔本机场称有关问题应询问维州卫生部。
州长Daniel Andrews说:“一旦我们掌握了详细信息,我们将拜访每个人,并确保他们完全了解维州的规则。”
Andrews表示他已经写信给总理,因为两人讨论维州“现在不合适”开放旅游圈,他对此感到“失望”。
留学生明年6月前返澳希望渺茫
本周发布的2020-21年联邦财政预算案,假定澳大利亚在明年会有新冠疫苗,在人群中实现大规模疫苗接种之后,国际边境才有可能在2021年下半年开放,逐步允许国际学生入境。

疫苗
“新冠神药”瑞德西韦无效

此前,瑞德西韦最初为埃博拉治疗而开发的一种抗病毒药物,被美国证明对新冠治疗有效,康复时间将加快31%。
但是这样的说法昨天被世卫组织否定了。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16日的记者会上说,世卫组织“团结实验”初步结果显示,瑞德西韦和干扰素方案,对降低重症患者死亡率、减少住院时间基本无效或疗效甚微,地塞米松仍是唯一对新冠重症有效药物,相关论文稍晚将在权威刊物发表。

留学产业
大批留学生无法返澳

海外移民是澳大利亚近年来人口增长的主要推动因素,近三分之二的人口增长都来自海外移民;而国际学生给澳洲每年带来390亿澳元国民经济收入。
国际边界封锁对澳大利亚国际教育产业造成严重影响,多所澳洲高校面临财务压力,纷纷宣布裁员。
澳大利亚八校联盟此前表示,澳大利亚八大预计将在未来几年裁员2000人,收入减少20亿多澳元。
业内人士表示,澳洲国际边界长时间关闭,可能还有更多长期影响。
原定于7月份推出的学生返回计划却因维州的“检疫失败”而延迟,随着整体疫情受控,目前澳洲部分地区开始试点。
查尔斯·达尔文大学(CDU)是澳大利亚第一所试行将国际学生带回澳大利亚的计划的大学。
根据该大学的网站,该试验已获得澳大利亚和北领地政府的批准,并将于10月下旬将70名国际学生从新加坡送达达尔文,以赶在2020年11月9日入学。
南澳政府和联邦政府正在酝酿试点计划的最终细节,该试点计划将多达300名国际学生从新加坡带回阿德莱德。
虽然现在开始试点接留学生返澳,但是依然有将近20万名国际学生被困在国外。

中国留学生
受不了!太让人心寒!

中国留学生Betty Lv毕业后准备申请永居签证PR留在澳大利亚,今年春节回国看望父母时遇上新冠疫情,此后一直被挡在澳洲国门之外。
她得知新预算案中澳洲有可能明年下半年才会开放国际边界的消息时,感到十分“寒心”。已经在中国国内等待大半年的Betty听到这一消息之后表示“受不了”,感觉澳洲的态度“太让人寒心了”。
麦考瑞大学的Joe Gan今年初以来一直在国内上网课,学习TESOL专业的她需要在第三学期完成教学实习才能毕业,但因被困中国只能一推再推。
她听到澳洲国境可能在明年下半年才会开放的消息时,感觉“非常绝望”和“愤怒”。没有选择的她,只能延期毕业。
更让Joe难以承受的是不确定性。“现在的说法也摸棱两可,没办法确定我可以在2021年7月回去,”她说:“任何事情没有任何确定性,这让人很不安。”
她给自己定的期限是明年2月,到时如果无法回澳,只能放弃留学,“所有时间和学费都当作打水漂了”。
长期没有结果的等待给她带来很多心理压力:“现在看似没有被新冠感染,其实精神上已经是濒临崩溃的边缘了。”


留学产业
澳洲留学优势正在丧失

墨尔本移民中介Kirk Yan表示,许多留学生会在横向比较中放弃来澳留学,转而选择英国或加拿大等允许国际学生入境的国家。
“我了解的大部分客户可以等待的时间大概是6至12个月左右,”他说:“不是说他们就不留学了,而是他们会去横向对比。
留学生Joe也说到,听说身边有同学转学去英国,自己也会考虑换一个国家继续留学。这样至少可以“主导自己的选择,让生活步入正轨”。
Kirk认为,澳洲过去一段时间的一些做法是在一步步“蚕食”自己在国际教育上的优势。
他认为澳洲这种偏保守的做法会对其国际教育产业造成重创,他说:“相当于国境关闭了一年半时间,我个人认为这绝对是非常非常大的打击。”

来自群组: 澳洲生活居家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