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次幻想过与丈夫在澳洲团聚,魏女士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一次踏进这个陌生的国家,竟是参加他的葬礼。

被撞华裔送餐员葬礼举行,遗孀豁免抵澳出席!失声恸哭,“让我拉拉他的手可以吗?”

上个月,华裔送餐员陈小军在悉尼Zetland区被撞身亡。消息传开的时候恰好是中秋节,社区一片恻隐之余,不少人纷纷伸出援手。

遗孀魏女士更是在好心人的帮助下,于日前特许豁免入澳,料理丈夫的后事。

“你醒来啊!”在葬礼上,魏女士几度嚎啕恸哭,她始终无法接受这一残酷的事实。

“让我拉拉他的手可以吗?”

被撞华裔送餐员葬礼举行,遗孀豁免抵澳出席!失声恸哭,“让我拉拉他的手可以吗?”

10月20日中午12点,小军的葬礼在悉尼麦考瑞公园Magnolia Chapel殡仪馆举行,遗孀魏女士、多位陕西老乡,以及工会和送餐平台代表出席。

葬礼开始前2小时,小军生前的工友与老乡们早已在殡仪馆外等候,还带来了他生前的一套衣服。

室友刘先生告诉记者,这些衣服会和遗体一同火化。“他去世的时候在病床上,没穿衣服”,他们希望小军走得体面。

被撞华裔送餐员葬礼举行,遗孀豁免抵澳出席!失声恸哭,“让我拉拉他的手可以吗?”

由于隔离豁免手续较为复杂,魏女士抵达时已近12点。尽管口罩遮住面容,头发凌乱,双眼红肿,难掩疲倦。看到丈夫的遗体时,她抑制不住地当场失声痛哭,“你醒来啊!”

并几度冲上前,哽咽着对工作人员说,“让我拉拉他的手可以吗?”

情绪稍稍稳定后,魏女士致辞感谢了所有帮助他们这个家庭的人。

目前,魏女士除了需要抚养一对年幼的儿女,还要赡养3位老人。

被撞华裔送餐员葬礼举行,遗孀豁免抵澳出席!失声恸哭,“让我拉拉他的手可以吗?”

遥不可及的梦

魏女士16日早上到的悉尼,下飞机后就前往位于市中心的酒店,开始了14天的隔离生活。

一日三餐,她几乎吃不下东西,就连睡眠也很少,“凌晨4点多才能靠药物睡一会儿。”

魏女士(图片来源:供图)

醒来的时候,翻看丈夫生前的照片和视频,她至今也无法接受丈夫去世的事实。

小军与一双子女(图片来源:供图)

原本,小军打算明年回国,陪伴即将升高三的女儿备战高考,等女儿上了大学再做其他打算。

甚至他们夫妻俩还商量过,等存够了钱,把孩子也送到澳洲来留学。

但这一切现在都成了遥不可及的梦。

问题征集你在澳洲生活都遇到了哪些疑惑,或有不知道如何解决的问题?现在大家可以将这些问题发送给我们, 我们将邀请专业人士在即将上线的新平台上帮助大家解答,敬请期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