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 – 观点:澳中可能不会很快成为好友,但可以重建关系 – 澳洲唐人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通过政府发言人的一条具有强烈煽动性的推文,中国毫无疑问吸引了澳大利亚的注意,惹来其所盼望的反应——暴风骤雨般的愤怒。

A close up of a woman's face with a heart-shaped sticker of the Chinese flag on her cheek.

就澳大利亚来说,中国的不满不是针对某一项政策。

Reuters: Danish Siddiqui

通过政府发言人的一条具有强烈煽动性的推文,中国毫无疑问吸引了澳大利亚的注意,惹来其所盼望的反应——暴风骤雨般的愤怒。

在澳中两国间不断增长的一系列问题中,这是最新的一个。 最近几天,中国对葡萄酒实施了新的关税,而澳大利亚则威胁对中国征收大麦关税的行为诉诸法律。

这些都不是不可避免的。 澳大利亚和中国可能不会很快成为最好的朋友,但他们可以重建一段关系。

澳大利亚可以做出一个大动作,再做出两个小动作来改善与中国的关系。联邦议会在堪培拉开会之时,澳大利亚在本周甚至就有机会开始扭转两国关系。

Video Player failed to load.

PM Scott Morrison say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weet was "repugnant"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表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发布的推特是“令人反感的”。

Play

Space to play or pause, M to mute, left and right arrows to seek, up and down arrows for volume.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表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发布的推特是“令人反感的”。 (

)

哪里出问题了?

这是关系数十亿澳元的问题:如果澳大利亚政府想恢复与中国的关系,该怎么办?

有时,中国搞经济惩罚时,其想看到的预期结果很明显,比如说向韩国施压,要其撤除导弹防御系统。但就澳大利亚而言,中国的不满并非针对某一政策。更多的原因是中国感觉澳大利亚一直以不友好的、敌对的方式行事。这样,就会产生一些不良后果。

我们之所以知道这一点,是因为中国最近通过澳大利亚媒体透露出其对澳大利亚的14点不满。中国列出的这几点不满没什么可奇怪的,但可以帮助我们发现哪里有与中国进行周旋的余地。

北京列出的14点不满

在这14点不满中,只有少数几点我认为与不可协商的利益有关。这几点均与澳大利亚批评中国侵犯人权、实施网络攻击和南中国海争端有关。

中国的好几条不满应被解释为发泄——例如中国批评澳大利亚的外国干预法、以及澳大利亚出于国家安全考虑决定将华为和中兴排除在5G网络之外。实际上,澳大利亚不会撤销这些决定。

同样,澳大利亚呼吁对新冠疾病进行调查,对新冠病毒的起源提出质疑,据称对中国记者进行突击搜查,并取消中国学者的签证。现在,这些都是已经过去的事了。

14点不满中的其他牢骚,则是中国知道澳大利亚政府不能改变什么的问题,例如“敌对性的”媒体报道或国会议员发表“令人发指”的言论。

但是,这14点不满清单中使用的措辞表明,许多问题都与政策没有太多关系,而更多的是关于政策的表达方式,例如前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宣布实施外国干预法时,称该法使[澳大利亚]“在中国面前站起来”。

澳大利亚可能会后悔,不考虑现实中产生的后果,就对中国采取强硬措施。在拥有其他国家的供应商或想鼓励国内企业从事生产制造的行业中,中国对澳大利亚进行经济惩罚不用付出什么代价。。

如果认为澳大利亚不友好的看法是澳中问题的核心,就说明要表达对改善关系的渴望,最好的方法是做出大动作——最理想的是让有目共睹却代价不高。中国表示,其希望看到行动,而不是说辞,因此仅凭发表一通讲话不会奏效。

大动作

要是澳大利亚确实希望表达出[对中国]更加友好的愿望,而又不改变自己的任何政策,应该怎么办?

A diagram of China's plan for the 'New Silk Road'
中国的“新丝绸之路”计划。
(Chinese state media)

最好的选择是签署“一带一路”倡议。 尽管澳大利亚先前发表的[关于“一带一路”的]言论不偏不倚,不过联邦政府已明确表示签署该协议的可能性为零。但是,在澳中重建关系采取的动作中,这么做符合所有条件。

首先,这个协议完全是象征性的,并不约束澳大利亚做任何事情。澳大利亚可以选择参加或不参加某个具体项目。其次,对澳大利亚来说,加入“一带一路”协议没有实质性的成本,也无需改变实质性的政策。然而,中国会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姿态。

澳大利亚没有考虑这个选项的事实表明,促使公众将中国视为敌人而不是要应对的挑战,缩窄了追求国家利益的选择范围。

另外两个选择

另有两种较小的选择是可以实现的,并且符合澳大利亚的利益。这两个选择都摆在了国会面前。

首先,参议院目前正在辩论一项法案,赋予外交部长权力取消州政府、地方议会和各所大学签订的国际协议。中国在不满清单中特别将此称为“针对中国”。

我已经详细论述了为什么这是一部糟糕的立法,会带来沉重的遵守承诺的负担,并对澳大利亚的国际参与产生负面影响。放弃这一立法并提出更好更有针对性的应对措施符合澳大利亚的利益。

其次,国会也在考虑对外国投资规则的修正案,中国将其列在清单首项,称其为“不透明”。外国投资将资金投入澳大利亚经济,因此这是一个潜在的共同利益领域。

中国不满的是,对于哪些投资获得批准缺乏透明度——它认为这一过程是充满意识形态的。澳大利亚政府其实可以,比方说,推迟拟议的修正案,并就如何改善程序以符合澳大利亚的自身利益与投资国进行磋商。

外交心态

有人会说,澳大利亚不应该因为中国想要这样就去做。而中国也没怎么通过巧妙有效的外交手段来表明自己的立场。

但是采取总是反对的做法就让中国控制了你的行为。我们需要有一种谈判的心态。我们需要找到我们不介意但中国重视的东西,以便获得我们想要的东西。这不是“投降”或“服从”,而是出于我们自身的利益考虑。

Chinese flags fly high outside the Australian Parliament House in Canberra
总是持反对立场就让中国控制了你的行为。我们需要有一种谈判的心态。
(AAP: Lukas Coch)

澳大利亚没有能力将中国改造成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家。 我们需要与之共存。 这意味着既对中国挺直腰板,也要与之相处——加强我们的防御,同时确保我们的经济繁荣。 没有经济,一个国家就无法为维持自己的安全支付费用。

澳大利亚没有受到军事攻击,不管中国的“战狼外交官”如何进攻。

澳大利亚和中国存在可以而且应该通过外交方式解决的争端。 我们不是非得有一个糟糕的关系,而且如果那样的话,肯定不是成功的标志。

Melissa Conley Tyler是墨尔本大学亚洲研究所的研究员。 本文首次发表在《对话》(The Conversation)上。

原文链接

“唐人街”Fb每日分享澳大利亚精选新闻,让你随时随地知道澳洲最新 @玩乐、@移民、@生活资讯: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欢迎新闻爆料,洽谈合作!】微信订阅帐号:news-china-com-au

Related posts

人已赞赏
社论点评

澳大利亚 - 观点:中国知道澳洲是个必须要针对的软目标 - 澳洲唐人街

2020-12-27 3:06:09

社论点评

澳大利亚 - 分析:一山不容二虎,澳洲已经明白旧的全球秩序正在改变 - 澳洲唐人街

2020-12-27 3:17:4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