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 – 观点:澳总理莫里森和特朗普共舞引起北京关注 – 澳洲唐人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米歇尔·格拉坦写道,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的美国之行结束后,美国和中国毫无疑问地知道澳大利亚到底站在了哪一边。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希望特朗普总统在白宫外的热情欢迎会成为这次访美行程让人们印象深刻。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希望特朗普总统在白宫外的热情欢迎会成为这次访美行程让人们印象深刻。

AP: Susan Walsh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对唐纳德·特朗普明年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后连任寄予了厚望。

在访问美国的一周中,莫里森总理与特朗普总统的关系非常密切。

莫里森希望这次访美行程在人们的脑海中铭记的是白宫的欢迎仪式和星光下白宫玫瑰园的国宴。这些都是强调澳美联盟关系之深的标志。

但是令人吃惊的却是莫里森总理和特朗普总统一同出现在亿万富翁安东尼·普拉特(Anthony Pratt)位于俄亥俄州瓦帕科内塔(Wapakoneta, Ohio)的造纸厂开业仪式现场。

特兰普总统、莫里森总理(右)和纸箱制造商普拉特先生一同在新工厂揭幕典礼现场。
特兰普总统、莫里森总理(右)和纸箱制造商普拉特先生一同在新工厂揭幕典礼现场。
(AP: Evan Vucci)

不,总理办公室坚持说,那不是一场造势集会。但特朗普的确让它看起来像是造势集会。

“太尴尬了”

对一位有着自尊心的澳大利亚领导人来说,这不仅仅是外交上的尴尬,在澳大利亚国内也可能带来问题。今年的洛伊研究所(Lowy)民调显示,只有25%的澳大利亚人对特朗普在世界事务中做正确的事情感到有信心。

这也许是这次国事访问的一个转折点

在华盛顿的情况比莫里森稍后在华盛顿之外地区的表现要好。离开华盛顿后,莫里森开始了有关中国的辩论,还不得不为澳大利亚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平庸表现做辩护。

总之,这是一次被认为成功的访美行程,但也付出一些代价。值得注意的是,莫里森与特朗普重申澳美联盟和友情的同时,进一步惹恼了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

澳美联盟已得到了很好的修复,但是没有什么比在白宫总统椭圆形办公室和艳丽的礼服更能彰显澳美之间的亲密关系了。

虽然[澳美双方此时]可能没有任何具体的要求,但当任何一方想寻求帮助时,[两国情谊]银行中会有更多的人情储蓄(就像美国最近在中东航行自由行动方面所做的,以及澳大利亚前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此前在钢铁和铝关税方面所做的一样)。

大多数国家的领导人觉得接近特朗普总统个人很不容易,有些人甚至不会去尝试。

作为一名赢得了意想不到大选胜利的保守党人,莫里森的一举一动让特朗普总统感到满意。

他恰当、慷慨地感谢了总统的关注;他不是一个魅力足以在联合记者会上争着抢风头的人。

莫里森的关注都在特朗普总统和共和党人身上。

两人在俄亥俄州共同露面后,当被问及他是否觉得自己参加了特朗普的造势集会,以及在此次访美行程中是否见到了民主党人,他说,“嗯,我是来这儿见总统的,这就是意图”。

特朗普上任以来,斯科特·莫里森总理成为第二位由其设国宴款待的世界领袖。
特朗普上任以来,斯科特·莫里森总理成为第二位由其设国宴款待的世界领袖。
(AP: Alex Brandon)

长期的影响会是什么?

我们还没有看到莫里森在芝加哥发表的主要外交政策演讲中有关中国言论的长期影响(他当时避开了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领导人气候峰会)

他宣称中国已达到发达经济体的阶段,因此应该接受这种贸易地位的责任和环保义务,而不是享受发展中国家的优惠,这基本上是对他早些时候在澳大利亚国内观点的一个更为详细地阐述。

但是地点和大环境背景在外交政策里都至关重要。

在美国,在澳大利亚媒体的簇拥下,在特朗普的反华言论高调发声下,莫里森的话被放大了音量。

中国迅速将莫里森形容为表达特朗普立场的人,并在驻堪培拉大使馆的声明中予以回击。

为什么中国仍被归类为“发展中”国家?

Why China is still called a developing country

Workers on a Chinese car assembly line.

(Reuters)

为什么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且有着最多亿万富翁的国家仍然被称为“发展中”国家?

澳方宣称中国是“新发达经济体”,这种说法站不住脚。这是片面和不公平的。这基本上是在回应美国的指称。

“的确,中国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过去几十年里在经济和社会发展方面取得了显着成就,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然而,就整体发展水平而言,中国与发达国家仍有很大差距。中国要实现全面现代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份声明称:“综合来看,中国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这一点已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

澳中关系进入冰期

中国已经让澳大利亚陷入所谓的深度冻结期。

莫里森很想访问北京。自2016年以来,尚没有一位澳大利亚总理访问过北京。但是正如莫里森总理指出的,没有邀请他也不能去。

他[对中国]的分析对此没有帮助。莫里森称外交部长玛丽斯·佩恩(Marise Payne)和中国外交部长在联合国会场外的会晤表明“这种关系继续保持良好状态”,但这并没有改变现状。

斯科特·莫里森一直试图让习近平请他参加国宴,但目前看来不太可能。
斯科特·莫里森一直试图让习近平请他参加国宴,但目前看来不太可能。
(ABC News)

气候带来了又一个棘手的时刻

对莫里森来说,气候问题总是很困难的,因为联合国领袖峰会正好夹在他华盛顿的行程与在联合国大会上的演讲之间。但他不想去那里。

澳大利亚政府试图为他的缺席辩护,理由是只有宣布新[气候变化]计划的国家才有发言权。但这并不是莫里森缺席会议,而是派外长佩恩出席的充分借口。

他的缺席只是加剧了对澳大利亚的批评。在碳价[碳交易政策]被取消后,澳大利亚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在过去几年里一直在上升。

9月20日,唐纳德·特朗普和斯科特·莫里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
9月20日,唐纳德·特朗普和斯科特·莫里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
(AP: Evan Vucci)

莫里森利用他在联合国大会上的讲话为其政府的行动做出了辩护,宣称“澳大利亚正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我们拒绝任何不同的看法”。

他谈了很多澳大利亚在塑料垃圾治理方面的努力,提到了“塑料污染窒息我们的海洋”。

令人尴尬的是,他的讲话恰逢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发布一份关于迫切需要采取行动遏制海平面上升报告之时。

莫里森的优先考虑事项现在很清楚了

随着莫里森外交政策的不断出台,此行凸显了他的优先考虑的事项和处事方法。

具体来说,他是以美国优先的基础运作的,他已经把这一点转化为了“特朗普优先”。

特朗普总统的不可预测性和特质(以及现在企图对他的弹劾)并不要紧,我们需要的是建立关系。

澳大利亚前总理特恩布尔也试图亲近特朗普,他以商人间的推销方式将自己介绍给他。

莫里森曾被特朗普当作最受欢迎的人,他与特朗普这位能动员沉默的美国人,但不大像国家领袖的人建立了一种互惠互利、容易成为熟人的关系。

在莫里森今年6月发表有关贸易的大型演讲时,其政府的立场是,没有在美国和中国之间选边站队(尽管看起来他已经选边站队,而且似乎这也是不可避免的)。

莫里森的美国之行后,美国和中国毫无疑问地知道澳大利亚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

米歇尔·格拉坦(Michelle Grattan)是堪培拉大学的教授。她也是《对话》(The Conversation)的首席政治事务记者。此文首发于《对话》网站。

原文链接

“唐人街”Fb每日分享澳大利亚精选新闻,让你随时随地知道澳洲最新 @玩乐、@移民、@生活资讯: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欢迎新闻爆料,洽谈合作!】微信订阅帐号:news-china-com-au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社论点评

澳大利亚 - 分析:澳领导人有评估澳中关系的政治资本 - 澳洲唐人街

2020-12-27 6:01:03

社论点评

澳大利亚 - 观点:廖婵娥突破竹天花板是否有益澳华人 - 澳洲唐人街

2020-12-27 6:20:0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