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 – 面对疫情,澳洲医院的护士和病床足够吗? – 澳洲唐人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如果你看过澳大利亚医院繁忙的走廊,你就会知道那里很少有多余的病床。我们已经计算出今年冬天可能有多少新冠病毒COVID-19患者需要病床。

Health workers in hazmat suits wheel a person sealed inside a stretcher into a hospital

在罗马,一名危重病人被转移医院。

AP: Alessandra Tarantino

去年冬天,澳大利亚经历了一个恶性流感季节,导致812名澳大利亚人死亡。

一个糟糕的流感季可能会让2500人住进重症监护室。

但是,如果新冠病毒传染了20%的澳大利亚人,正如一些州的卫生部门正在准备的那样,大约100倍之多的澳大利亚人将最终进入重症监护病房。

根据国外的经验,新冠病毒COVID-19病例中约有5%为“危重症”,14%为“重症”。这意味着大约20%的COVID-19患者需要住院治疗,5%患者需要重症监护,通常需要人工呼吸机的辅助。

昆州首席医疗官珍妮特·杨(Jeanette Young)说:“80%的感染者将会出现非常轻微的症状”。

“然后有20%的人会出现较强症状。这一比例是我们医院系统严阵以待的。”

以下是在不同的人群感染率下,这些数字会是什么样子的解析。我们尚不知道感染率会是多少,但新州卫生部(NSW Health)正准备着新冠病毒会感染该州20%的人口,而昆州卫生部则为新冠病毒感染25%人口做好准备。

这种病毒可能永远不会传染到这么高比例的澳大利亚人。但这些预测都是相对温和的预测。例如,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曾警告称,新冠病毒可能会传染高达70%的德国人。

同样重要的是要注意,下面这张图表中预测的入院人数不会同时发生,但是预测的高峰期内,入院人数可能会超过床位数。

External Link: Chart shows estimates of COVID-19 hospital and ICU admissions compared to influenza

这张图表显示了与流感相比,新冠病毒COVID-19在入院治疗和进入重症监护室人数上估计值的不同
A chart comparing flu hospital admissions with projected COVID admissions
How many Australians might have to go to ICU and hospital with COVID-19.
(Story Lab: Matt Martino)

Share

A chart comparing flu hospital admissions with projected COVID admissions

How many Australians might have to go to ICU and hospital with COVID-19.

Story Lab: Matt Martino

这张图表显示了与流感相比,新冠病毒COVID-19在入院治疗和进入重症监护室人数上估计值的不同

正如你所看到的,与COVID-19的预测相比,因流感住院的人数非常少,几乎在图表上看不到。但是大洋洲急救医学学院(Australasian College for Emergency Medicine)的前院长西蒙·朱金斯(Simon Judkins)此前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一个糟糕的流感季会把澳大利亚的医院推到危险的边缘。 那么澳大利亚医院能否应对这场全球大流行呢?

澳医院有多少张病床?

如果你去过澳大利亚医院繁忙的过道,你就会知道那里很少有多余的病床。

澳大利亚总共有2200多张重症监护病床,其中近一半位于新州。

这大约是每10万人8.9张重症监护病床,比新西兰(5.1张病床)好一些,但比意大利(12.5张病床)差。在意大利,COVID-19已压垮了医院运作。

据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的模型显示,重症监护室的COVID-19患者需要病床大约10天,这比其他病因的病床平均需求时间(不到4天)长得多。这些重症监护病床意味着是否能从疾病中幸存下来,还是死于这种疾病。
对于将要住院但不需要重症监护的患者来说,每1000名澳大利亚人拥有大约3.8张病床,低于世界经合组织OECD4.7张病床的平均水平。日本和韩国的人均病床数是澳大利亚的三倍多。

External Link: Beds per person in OECD countries: on a mobile device, hover your finger over the bars to see country names. Australia is shown in red.

世界经合组织OECD国家人均病床数量

(在移动设备上,将手指悬停在栏上可以看到国家名称。澳大利亚以红色显示。)

A chart showing how many beds per capita in each country. Australia is in the middle.
Australia has fewer hospital beds per capita than the OECD average.
(OECD data)

Share

A chart showing how many beds per capita in each country. Australia is in the middle.

Australia has fewer hospital beds per capita than the OECD average.

OECD data

世界经合组织OECD国家人均病床数量

(在移动设备上,将手指悬停在栏上可以看到国家名称。澳大利亚以红色显示。)

这够用吗?

如果新州卫生部门的预测成真,新州将有160万人(20%的人口)感染新冠病毒,该州约有32万人将需要住院治疗,约有8万人需要整个冬季接受重症监护。

如果昆州卫生部预测的25%的感染率最终成为现实,昆州将有超过25.5万人需要住院治疗,几个月内近6.4万人将需要重症监护。

如果所有现有的重症监护室病床都用于新冠病毒COVID-19患者,假设该病毒继续以目前的速度传播,到4月初,患者数量将超过现有病床数量。

如果我们不能增加病床,以满足需求,澳大利亚将会出现像意大利一样的状况。医生们被迫做出令人心碎的决定,决定谁需要呼吸机,谁只能任由病毒蹂躏。 当然,需要重症监护的其他病人也不会因为新冠病毒而消失。

A female health worker in full hazmat gear leans over a man's bed
据报道,意大利医护人员超负荷工作,他们不得不选择拯救哪些病人。
(Reuters: Flavio Lo Scalzo)

Share

A female health worker in full hazmat gear leans over a man's bed

据报道,意大利医护人员超负荷工作,他们不得不选择拯救哪些病人。

Reuters: Flavio Lo Scalzo

我们该怎么办呢?

随着澳大利亚人口最多的几个州的新冠病毒感染呈指数级增长,医院现在正竞相提升接受病患的接诊规模。

将一个病人留在重症监护室每天要花费大约4000到5000澳元,所以扩大规模是十分昂贵的。大部分费用来自医护人员的工资,因为典型的重症监护病床都有护士24小时监控。

(How many ICU beds in Australia?)

Share

How many ICU beds in Australia?

澳大利亚大约有2300张配有呼吸机的病床,但医院可以通过增加便携式呼吸机和手术室病床,将这一数字提高到5000张。

在全球大流行期间获得更多的呼吸机并不容易,因此首席科学家艾伦·芬克尔(Alan Finkel)正与多家公司合作,试图在澳大利亚再生产5000台呼吸机。 新州卫生部表示,他们正在将重症监护室的病床数量增加一倍,并“订购额外的呼吸机”。

但《卫报》报道称,新州卫生部预测的10周激增期将使重症监护室的接诊规模达到115%至330%,配备呼吸机的病床的需求达到145%至300%,达到基线需求的上限。尚不清楚增加一倍病床数量是否能满足基线需求的上限。

昆州卫生部告诉ABC:“昆州的医院准备将急诊科的接诊规模增加两倍,重症监护室的接诊规模增加一倍”,该州还将额外增加110台呼吸机。

这将使昆州的重症监护室病床达到1006张,预计会有6.4万名病人,而这些病人将分布在整个冬天。

维州医院正在为COVID-19患者增加140张病床,包括12张重症监护病床和更多呼吸机。

西澳州政府已订购了额外的101台呼吸机,并能使用另外50台在储的呼吸机。

澳大利亚每年约有16万人入住重症监护室。如果澳大利亚20%的人感染了新冠病毒COVID-19,我们会看到在一半的时间里有25.6万人入住重症监护室。病床增加一倍、呼吸机增加四倍的潜在情况就足够了吗?

澳大利亚医学协会(Australian Medical Association)主席托尼·巴尔通(Tony Bartone)曾警告说,重症监护室的接诊规模将是一个“严峻问题”。

“我们永远也不会有足够的接诊规模来应对这样一场卫生紧急事件,其规模可能会演变成这样的一场全国性的卫生紧急事件。”

但这不仅仅是设备上的问题。

Nurses in protective suits treat a patient in the intensive care unit at Ditan Hospital in Beijing.
澳大利亚正在扩大其床位接诊规模,以避免医疗系统被新冠病毒COVID-19患者压垮。
(AP: Zhang Yuwei via Xinhua)

Share

Nurses in protective suits treat a patient in the intensive care unit at Ditan Hospital in Beijing.

澳大利亚正在扩大其床位接诊规模,以避免医疗系统被新冠病毒COVID-19患者压垮。

AP: Zhang Yuwei via Xinhua

护士足够吗?

每张重症监护室的病床都要有一名护士,但实际上,这意味着相当于五名护士每八小时轮班一次,因此病人会全天候受到监控。

如果我们希望保持1:1的病人与护士比例,将病床数量增加一倍就意味着要再找到1万名重症监护护士。

重症监护专家担心,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应对全球大流行的计划可能意味着重症监护室护士需要应对多个病患。 澳大利亚重症护理学院(Australian College of Critical Care Nurses)院长艾莉森·霍达克(Alison Hodak)告诉《布里斯班时报》(Brisbane Times):“这些病人真的会病得很重,需要难以置信的重症监护。这是我们从国际上看到的”。

一名为多个COVID-19患者使用呼吸机的美国护士向ProPublica描述了在多个患者之间工作的挑战:

“我12小时轮班工作。现在,我们使用的呼吸机数量是正常情况下的四倍。我们有很多病人,但是很难找到足够的人来完成所有的轮班。”

“医护人员与病人的比例已下降,你不能在每位病患身上花那么多时间,你不能如此积极地调整排气装置,因为你无法经常进入[每个病人的]病房。我们还尽量避免进入病房,以降低医护人员感染的风险,并保养个人防护设备。”

目前,重症监护室大约一半的护士都接受过特护专业的研究生培训。现在,来自各医院的注册护士正在接受培训,已经离开或退休的重症监护室护士正在被招为后备力量。

但是,像口罩这样的个人防护设备日益短缺,这意味着可能需要更多的护士,因为许多医护人员会自己也被传染。在西班牙,医护人员占该国新冠病毒病例的12%。

A health worker helps a man in a space blanket and face mask into a wheelchair
在意大利第一例新冠病毒确诊后仅19天,该国就有近12.5万名COVID-19病患了。
(AP: Luca Bruno)

Share

A health worker helps a man in a space blanket and face mask into a wheelchair

在意大利第一例新冠病毒确诊后仅19天,该国就有近12.5万名COVID-19病患了。

AP: Luca Bruno

该如何控制?

Line chart showing vast majority of people will need to stop nearly all in-person interactions to control coronvirus
How coronavirus spreads under different physical distancing scenarios

Share

Line chart showing vast majority of people will need to stop nearly all in-person interactions to control coronvirus

How coronavirus spreads under different physical distancing scenarios

新冠病毒如何在不同物理距离下传播开来的。

尽管要由卫生部门来加强个人防护设备的供应,但我们的行动将会决定感染率。

如果我们将全澳大利亚的感染率从25%降低到10%,这将避免大约19万人进入重症监护室。

减轻重症监护室的压力也会降低死亡率。

为英国政府的政策决策提供信息的伦敦帝国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的模型显示,采取干预措施使曲线变平,可能会使重症监护室的需求大幅下降69%。这些干预措施包括封城、进行严格的物理隔离措施。

正如詹姆斯库克大学(James Cook University)的梅根·希吉( Megan Higgie )和安德鲁·卡恩(Andrew Kahn)所撰写的文章那样,采取有力措施来拉平曲线“为我们赢得了时间”。

“这段时间可以用来研发疫苗,增加重症监护室床位及培训医护人员,制造更多如口罩这样防护设备的时间。”

你可以尽可能呆在家里,经常洗手,与他人保持身体上的距离,以此来帮助将曲线拉平。

即使你被COVID-19感染的风险很小,这也能决定你当地医院是否有足够的病床给需要它的人。

此外,你永远也不知道你或你爱着的人什么时候可能也需要一张病床。

关于数据:

  • 流感住院人数是联邦卫生部通过其2017年和2018年年度流感摘要获得的估计数。2019年的数据尚未公布。
  • COVID-19预计住院率为20%,基于中国疫情中被归类为重症和危重症的患者比例以及澳大利亚首席医疗官的预测。人口统计学差异可能会影响澳大利亚的住院率。

原文链接

“唐人街”Fb每日分享澳大利亚精选新闻,让你随时随地知道澳洲最新 @玩乐、@移民、@生活资讯: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欢迎新闻爆料,洽谈合作!】微信订阅帐号:news-china-com-au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澳洲新闻

澳大利亚 - 中国“封国”严防海外输入 外籍人士暂无法入境 - 澳洲唐人街

2020-12-27 0:24:01

澳洲新闻

澳大利亚 - 全球疫情:中国严限外国人入境 美国确诊病例超中国 - 澳洲唐人街

2020-12-27 0:37:4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