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 – 分析:华盛顿爆发冲突 堪培拉在焦虑与恐惧中观望 – 澳洲唐人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华盛顿发生的混乱和暴力让堪培拉的政客和官员们目瞪口呆。他们感到愤怒、不可思议和恐惧。

People wearing suits and face masks take cover under chairs while others hold up mobile phones in a seated hall.

特朗普支持者组成的武装暴徒冲击美国国会大厦时,人们躲在众议院。

AP: Andrew Harnik

华盛顿发生的混乱和暴力事件让堪培拉的政客和官员们目瞪口呆。

他们感到愤怒、不可思议和恐惧。

目前很不确定1月6日在美国国会发生的事件会对我们这个伟大的朋友及盟友造成怎样的后果。

人们对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的最后12天将会发生什么感到近乎恐惧般的焦虑。

周四(1月7日),澳大利亚人一早醒来,发现在社交媒体和电视上充斥着美国国会大厦混乱场面的直播画面,美国参议员和国会议员躲在门后,武装抗议者大肆破坏大楼里的办公室,还摆出各种奇怪的姿势自拍。

Police with guns drawn watch as protesters try to break into the House Chamber at the US Capitol
抗议者试图闯入美国国会大厦的众议院时,警察在一旁持枪警戒。
(AP: J Scott Applewhite)

堪培拉的外交政策专业人士和议员迅速做出反应。

“我真无法相信所见的这一切,”一名澳大利亚官员发消息给我。

“骇人听闻,太可怕了,” 一名议员写道。

“太糟糕了,”另一名议员发短信说。

两党后座议员也在社交媒体上谴责这种疯狂行为。

Video Player failed to load.

Trump supporters scuffle with police outside the Capitol building.

特朗普的支持者在国会大厦外与警察扭打在一起。

Play

Space to play or pause, M to mute, left and right arrows to seek, up and down arrows for volume.

特朗普的支持者在国会大厦外与警察扭打在一起。 (
ABC News
)

前外交官、自由党议员戴夫·夏尔马(Dave Sharma)写道:“鲁莽的政治领导人煽动了一场不光彩的、可耻的暴力事件,企图推翻选举结果,这样做违反了民主的基本原则。”

“正如当选总统拜登所说,这不是抗议——这是暴动,是黑暗、可耻的一天。”

澳大利亚外交政策分析师和专家的圈子也感到深深的震惊,他们试图弄清楚这种“政治疯狂”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似乎已经陷入这种疯狂之中。

前澳大利亚情报部门主管兼高级官员艾伦·金吉尔(Allan Gyngell)几十年来一直关注美国政治,但他毫无迟疑地承认,他有点被周四上午发生的事情惊到了。

“我从没想过华盛顿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金吉尔先生说。

金吉尔现在认为,有证据表明,越来越古怪的特朗普已经“脱离现实”。

特朗普主义将继续存在于一个分裂的美国

特朗普因煽动暴力被社交媒体网站禁言,有人呼吁根据第25修正案弹劾他(译注:修正案补充了美国宪法第二条有关总统在丧失履职权力和能力时的继任程序的规定),甚至迫使他下台。

对于发生的这一切,金吉尔先生轻描淡写地表示,这一切“挺非同寻常的”。

即使假设没有更大的混乱,当选总统乔·拜登顺利于1月20日就职,更大的问题仍然存在。

特朗普可能很快就会离开白宫,但“特朗普主义(Trumpism)”还将继续。

Supporters, including a child in a Trump costume, cheer a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arrives to speak at a campaign rally
政治两极化正在威胁美国的民主肌理。
(AP: Alex Brandon)

政治两极化现在正演变成某种近乎大规模激进化的东西,威胁着美国的民主肌理。

许多美国人现在似乎夹杂在一个由本土主义、阴谋论和偏执煽动起来的巨大的恶意虚假信息生态之中。

“美国的盟友会欢迎拜登的到来……但是,如果你认为这种狂热还没有消褪,且我们有可能在四年后看到特朗普主义重出江湖,那你还能多依赖美国呢?”金吉尔先生问道。

“澳大利亚现在能期待重新看到一个更像我们所熟知的美国吗?还是四年后我们将看到特朗普主义回归,要么是特朗普本人或是类似他这样的人重返?”

不管怎样,拜登执政的未来四年也很难成为拯救美国的万灵药。

美国仍然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全球盟友

The White House
华盛顿乃至整个美国存在的深刻政治分歧仍将继续。
(Reuters: John Pryke)

特朗普统治美国的四年是变幻莫测的四年,接下来澳大利亚政府将欣慰地看到一个称职且熟悉的美国外交政策官员团队重返白宫。

但是华盛顿和整个美国的深刻政治分歧将不可避免地削弱新政府的精力和政治资本。

国会的骚动——以及大约一半的共和党核心成员仍然坚持要挑战拜登的当选,即使在特朗普引发混乱之后——这清楚地说明了拜登政府将面临多么大的挑战。

金吉尔表示,在拜登政府努力解决国内问题之际,外交政策将不可避免地成为其“次要议题”。

“他们不会有太多时间考虑世界其他地方。应对新冠疫情、应对经济、应对政治系统的功能障碍,将需要巨大的精力和努力,”他说。

那么,美国声望的损害会破坏新政府在亚洲恢复多边外交的努力吗?拜登政府是否会有意愿或会着眼于重建一个对于制衡正在重新崛起且日益独裁的中国来讲十分重要的区域联盟?

这些[对于澳大利亚]都是棘手且令人担忧的问题,是那种你最好不要对一个不仅是你的安全堡垒也是你最重要的全球盟友的国家摆出姿态的问题。

Trump and Morrison greet each other outside the White House
自美国国会山暴乱以来,莫里森没有直接批评过特朗普。
(AP: Susan Walsh)

迄今为止,莫里森一直态度温和,一再表达他对华盛顿暴力事件的焦虑和担忧,但同时强调他对美国机制的信任,并小心翼翼地不直接批评特朗普。

“我无权评论其他领导人。我这样做是出于对这些国家的尊重,”他在堪培拉对记者说。

“我对美国发生的事情表示极大的关切和悲痛,就像世界其他民主国家的领导人一样,我同意他们的观点。”

一些工党议员迅速表示,莫里森的回应软弱无力,指责他与美国总统走得太近。

但政府内部人士指出,很少有世界领导人真正直接地谴责特朗普。他们认为,如果澳大利亚卷入美国的恶性党派争斗,它将一无所获。

还有一个问题是,澳大利亚议会是否容易受到美国遭受的一些政治病态的影响。

工党一再攻击一小撮自由-国家党执政联盟议员,这些议员散播一些在网上流传的支持特朗普的阴谋论。

周四,记者问莫里森是否会谴责后座议员散布美国大选选票被盗的不实言论。

莫里森并未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简单地说澳大利亚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

影子司法部长马克·德雷福斯(Mark Dreyfus)对此做出了尖锐的回应,他表示,总理对澳大利亚邮局被披露为其高管购买卡地亚手表的回应都比对国内流传错误信息的回应更强烈。

“莫里森对卡地亚手表感到愤怒,但对执政联盟后座议员散播危险和毫无根据的阴谋论却无话可说,” 德雷福斯在一份声明中说。

尽管外交政策观察家不相信困扰美国的虚假信息宣传也会在澳大利亚找到滋生的土壤,但他们依然保持着警惕。

正如一位消息人士周四在美国国会大厦陷入混乱时所说的那样——“我们需要非常、非常密切地关注这一事态”。

“鉴于我们现在拥有的[信息]生态系统,事情可以在转瞬之间发生变化。”

“我们不是美国,但我们需要关注。”

 

原文链接

“唐人街”Fb每日分享澳大利亚精选新闻,让你随时随地知道澳洲最新 @玩乐、@移民、@生活资讯: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欢迎新闻爆料,洽谈合作!】微信订阅帐号:news-china-com-au

Related posts

人已赞赏
国际新闻社论点评

从今天起,美国250年来最重大政治斗争开始了!

2021-1-11 15:55:13

社论点评

澳大利亚 - 分析:疫情掩护下,香港从“抗议之城”变为“检控之城” - 澳洲唐人街

2021-1-11 17:46: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成就您的梦想!注册就送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