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 – “勿忘本”——澳洲移民二代重返课堂学习母语 – 澳洲唐人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澳大利亚是个英语国家,对于在这里出生长大的移民后代来说,自己父辈或祖辈讲的母语成了一种外语。

Angelique写道:“今年,我回到大学学习越南语。学习我的母语既有意义又充满挑战”。

Angelique写道:“今年,我回到大学学习越南语。学习我的母语既有意义又充满挑战”。

ABC Life: Angelique Lu

“我们将在今天的课上讨论气候变化,”我的越南语老师在视讯交流软件Zoom上说。

这是一个在大学里开设的越南语学习课程,学员大多是18到20岁左右的年轻人。

早在十多年前,我就获得了大学本科学位。但今年,我决定利用业余时间重返校园学习越南语。

上课时,我有时会很想要参与讨论,但又觉得自己像一个外国人——内心充满陌生感,觉得自己无法与别人交流。

我会觉得头脑一片空白,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

“政策”用越南语怎么说?“气候变化”用越南语怎么说?

怎样才使用第二语言自然流利地进行谈话,就像在说母语一样?

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像个刚学说话的孩子?

“那是一次让人自卑尴尬的经历”

黛博拉·卡托娜(Deborah Katona )现居达尔文,她来自卡卡杜国家公园(Kakadu National Park),具有澳大利亚原住民Djok和Murrumburr氏族血统。她目前正在学习母语Kunwinjku语。

40多岁的她最近在查尔斯达尔文大学完成了一个学期的语言学习课程,她表示,那是一次“让人尴尬自卑的经历”。

黛博拉·卡托娜和她的姐姐苏珊·娜布勒瓦德( Susan Nabulwad)在一起。
黛博拉·卡托娜和她的姐姐苏珊·娜布勒瓦德( Susan Nabulwad)在一起。
(Supplied)

她说:“想象一下,一个在其他方面已经具备一定能力的人,却要重新从零开始学习一件事,比如学习怎么去说‘我的名字叫……’”

麦考瑞大学应用语言学教授 英格丽·皮勒(Ingrid Piller) 认为,成年人学习语言比儿童难得多。

她表示,人类在儿童时期的语言学习是一个“内在”过程。 

“这对全世界所有的儿童来说都是如此,无论他们在哪里,无论他们接触哪种语言,”她说。

“但是,成年人的语言学习行为就有很大的不同。” 

学习动机、口音和收到的鼓励等因素都会影响着成年人学习语言的能力。

皮勒教授说:“成年人的很多语言能力都不如别人,因为他们通常已经被另一种语言的知识与习惯固化了。”

她笑着说,“对于同一个人来说,哪怕这个人在使用第一语言时可能会非常风趣睿智,在讲第二语言时也可能听起来像个傻子。”

找回失去的东西

我五岁开始上学,那时候,我的越南语说得比英语好。

但随着接受学校教育时间的增加,而且我渴望融入集体(这是人之常情),越南语就开始退居二线了。

我的英语水平很快超过了我的越南语水平。我曾经擅长的语言变成了只有在周六下午的语言课上以及放学后我和父母聊天时才使用的语言。

皮勒教授表示,这是全澳大利亚的原住民以及多元文化和多语言族群的普遍经历。

她说:“即使一些孩子们小时候在家中接触过非英语的另一种语言,一旦他们开始上学,往往很快就会忘记那门语言。”

这个问题在原住民社区更令人担忧,在这些社区,由于各种政府政策以及“被偷走的一代”的影响,加剧了澳大利亚原住民语言的衰落。

黛博拉说,她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学习Kunwinjku语。

“能够获得社区提供的资源,在社区的支持下开始母语学习之旅,我真的非常幸运,”黛博拉说。

“据我所知,澳大利亚还有其他团体在振兴和学习这种语言。”

在过去的20年里,她一直都在家人潜移默化的影响下学习Kunwinjku语——“零星的几个单词,偶尔的沉浸式学习”。

在正式环境中学习这门语言,使黛博拉能够更深入了解她的文化根源。

她说:“这证实了文化的复杂性,以及语言和环境的紧密相连程度,而这种联系通过语言变得更明显。” 

这个课程还有助于黛博拉和家人联络感情。

“即使只是零零星星地学习,也能让我更多地参与家人的聊天,让我知道自己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情,”黛博拉说。

“而且,我的家人无需为了迁就我而常常要说英语。” 

“学习语言没什么坏处”

尽管在儿童时期学习语言会容易很多,但皮勒教授表示,学习语言对每个人来说都有裨益,无论什么年龄。

“无论在人生的任何时候,多学习一种语言总没有坏处,”她说。

“学习语言是件好事。” 

皮勒教授解释说,儿童虽然能很快学会语言,但也会很快遗忘。

她表示,长大后学习语言也是有一些优势的。

“成年人已经具备其他语言学习能力,而不只是通过环境掌握语言,”她说。

“成年人有更好的问题解决能力,他们懂得根据自己的需求去选择语言学习机会。” 

黛博拉表示,她希望她的家人也可以一起学习Kuwinjku语。

“我有两个孩子,我当然鼓励他们和我一起学习这种语言,因为我认为学会并牢记这种语言对他们来说很重要,”她说。

“在我余生之年,我会一直坚持学习这种语言——这是我引以为傲的一个承诺。”

“勿忘本”

我现在已经完成了两个学期的越南语学习课程,至少还会再上两个学期。

最近,我开始用越南语给我母亲发短信。

虽然我用越南语发的短信有很多拼写错误,但我仍觉得这是一项巨大的成就——而在一年前,我完全没想过自己能做到这件事。

我和母亲之间可以聊天的东西也变多了,因为我能够越来越娴熟地使用母语谈论一些难度更高的话题。

有一天,我发短信告诉她:“我非常喜欢在课堂上学到的这句俗语,‘树有根,水有源’。”

她回复说:“这句话很有意义。”

“要记住你是谁,记住你是如何成为现在的自己的,”她说,“记住养育你的人。勿忘本。”

原文链接
“唐人街”Fb每日分享澳大利亚精选新闻,让你随时随地知道澳洲最新 @玩乐、@移民、@生活资讯: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欢迎新闻爆料,洽谈合作!】微信订阅帐号:news-china-com-au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澳洲华人

澳大利亚 - 澳洲“全球人才”签证计划可能引来提名欺诈 - 澳洲唐人街

2021-1-4 20:16:07

澳洲华人

澳大利亚 - 为满足父母移民签证条件 墨尔本华人家庭计划包机前往新西兰 - 澳洲唐人街

2021-1-20 11:24:0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