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 – 拟另立新党 特朗普家族能东山再起?倒逼选举制度改革? | 澳洲唐人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Donald Trump mulls floating ‘Patriot Party’ for Ma。。。

Donald Trump mulls floating ‘Patriot Party’
for Maga base https://t.co/fZSjzBH6P0 via @TOIWorld
pic.twitter.com/yTkebDKdP8

— The Times Of India (@timesofindia)
January 21, 2021

「如今我正打算将权力在1月20日中午移交给新政府,我想让你们知道,我们开启的运动现在才刚刚开始。」「我们会以某种形式回归的。」特朗普1月19日和20日的离别演讲似乎暗藏弦外之音,《华尔街日报》揭露特朗普正与亲信讨论另组新党「爱国党
」(Patriot Party)的报道似乎揭开谜底。那麽,被共和党建制派抛弃的特朗普,是否有希望藉新党东山再起?

在1月6日国会暴乱案后,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当四年「在野总统」、再在2024年代表共和党再战的计划似乎已破灭了。如今共和党大老纷纷与其切割,参议院共和党头号人物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在1月19日参议院复会后,首次点名道姓批评特朗普和其他有权势的人煽动起被灌输谎言的暴徒。次日,特朗普曾经最坚定的盟友之一、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Kevin
McCarthy)以及麦康奈尔没有参加特朗普欢送会,反而是与拜登一同前往教堂做弥撒,前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也留下来参与了拜登的就职典礼。

不过,还是有一批选民仍对他忠心耿耿。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月17日的民调显示,47%的共和党选民仍认为应将特朗普继续视为领袖,58%相信拜登没有合法地胜选。在关于「爱国党」的报道出炉后,特朗普粉丝聚集的网站「thedonald.win」也开始热情讨论此事。

如此看来,在与共和党高层关系破裂后,特朗普的确有动机、也有号召力另组新党,即使参院可能在弹劾审判中判他终身不得竞选公职,新党也可以为儿子或者女儿未来参选铺路。不过,成事的可能性究竟有几何呢?

「赢者通吃」制度不利第三党

纵观美国历史,第三党派很难在两党制主导的选举体系中杀出一条血路,史上成绩最好的便是老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他通过9年总统积攒的声望,在1912年带领进步力量从共和党出走成立「进步党」(Progressive
Party),获得了27%的普选票以及88张选举人团票,但也因与共和党分票而让民主党渔翁得利,该党最终在老罗斯福1919年去世后随之消失。此后自1980年起,便再也没有第三党候选人赢下选举人团票,即便1992年的独立候选人佩罗(Ross
Perot)拿下近19%的普选票,也因选举人团制度而票数挂零。

这是因为美国的选举制度对第三党派天然不利。美国总统选举采用「赢者通吃」的选举人团制度,即使两位候选人旗鼓相当,最终差距不过几百票,全州(除了两个小州之外)的选举人团票还是会全数流向略胜一筹的候选人——个别选举人失信的例子相当罕见,而且最高法院亦判定各州有权规范失信者——这导致实力较弱的小党候选人难以出头,基本只能通过分票造成间接影响,例如1992年佩罗就因瓜分了老布殊的选票导致对方连任失败。

而就算第三党候选人表现神勇,能在一州或多州拔得头筹拿下选举人团票,从而导致所有候选人都未能跨过270票的胜选门槛,最后正副总统也是由众参两院分别定夺。而且在众议院的总统投票之中,每个州的代表团仅投一票,除非第三党同时能占据足以影响一州或多州代表团投票结果的席位、并因此影响到入主白宫的人选,才能有望通过与大党的协商而分得一些政治实权。不像同样是被两党主导的英国议会制,一旦两党均未获过半议席形成悬置议会时,大党能即时考虑与小党联合执政共组内阁。

这样一来,特朗普的「爱国党」前景就并不乐观,因为愿意脱离共和党随他出走的选民,大概率为极端保守的白人蓝领和阴谋论者,以及感谢特朗普对共产主义国家出手强硬的各类移民人口,但这批选民很难在任何一州构成过半选票,结果可能是既无法让特朗普或其子女获得选举人团票,又让保守势力内部四分五裂,最终反而便宜了民主党。

筹款宣传均为难事

除了在选举制度上面对重重阻碍,「爱国党」在筹款和宣传方面也前景堪忧。选举在很大程度上是富人占主导的金钱游戏,例如在耗费了140亿美元之多的2020年总统及国会选举中,低于200美元的小额捐款只占到22%。而在如今多个大金主纷纷与特朗普及拒绝承认拜登胜选的议员割席的情况下,特朗普未来可能只能大多依赖小额捐款,但根据Open
Secret网站的数据,他在去年大选仅筹集到2.68亿美元的小额捐款资金,比拜登低了整整1亿美元,因此特朗普及代表「爱国党」出战国会的议员很可能在未来面临资金紧绌的问题,这将大大制约该党的竞选前景。

特朗普为此自掏腰包的可能性也较低,因为他的生意也因疫情及客户杯葛而大受打击。据特朗普集团财报数据,该集团2020年营收同比下降38%至2.78亿美元,且特朗普以个人名义担保的3亿美元债务将在未来几年陆续到期。而考虑到许多客户都争先与特朗普集团撇清关系,包括美国职业高尔夫球协会(PGA)不再在新泽西州的特朗普高尔夫球场举行2022年锦标赛,特朗普集团的最大债主德意志银行据报也不会再向其放贷,这意味着特朗普未来资金周转都可能成问题,更别说掏钱用于政治支出了。

另外,特朗普也失去了2016获胜的利器、能让他实时向选民喊话的社交平台,其影响力必然有所下降。《欧洲传播杂志》(European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分析了极右翼阴谋论者琼斯(Alex
Jones)的案例就发现,琼斯在被各大平台封杀后关注度、粉丝数和相关收益都大大减少。当然特朗普不至于沦落到琼斯的境地,他可以继续在霍士新闻、OANN、NewsMax等保守派媒体发表言论,甚至是自创电视台及社交平台,以及在各地举行集会。但失去了像Twitter和Facebook这般大体量的社交平台,无论如何还是会对他观念传播的密度和广度造成影响。

或倒逼选举制度改革

总体来说,特朗普或出于报复心态、或不愿将自己的铁杆粉丝拱手留给共和党,而因此真的踏出另组新党的这一步,未来的选举前景并不乐观。不过毕竟特朗普还是拥有不可忽视的影响力,即使他个人或子女无法突破史上第三党候选人的命运,但可能对美国政坛进行间接大改造。

例如,若「爱国党」真能突破制度、筹款和宣传上的层层障碍,成功将保守派中更强硬的一翼团结起来,便有可能将共和党推向温和的中间派,进而将民主党推向更进步的光谱左侧。这样一来,或能解决了两党内部分歧严重的老问题。

受限于美国利好两党制的选举制度,民主党和共和党内部的进步派和温和派不得不栖于同党大帐篷下,即便共和党内极端保守的「自由党团」(Freedom
Caucus)一直以来都让建制派头疼,民主党内的进步左翼也与建制派争吵不休。形成三分天下的局面或许能让各党政策和主张更加清晰,应会减少选民认为两党无法代表自己的情况。

再想得远些,这或许还能倒逼政治改革,毕竟三足鼎立的格局将使总统和国会选举中的「赢者通吃」制度更加无法反映出民意,因为赢者选票可能只在四成左右徘徊。当然,修改宪法中订明的选举人团制度门槛过高,但美国或许可以在国会选举和总统初选中引入能够进行多项选择、更能反映民意「同意投票」(Approval
voting)制度——选民可在选票上投给多个候选人,票高者获胜——该制度适合让更多政党进入国会,也防止特朗普这类多数人不欢迎的政客当选。

当然,政改实行起来的困难程度自是不用多说,两大党都不会愿意其他小党分割国会甚至是内阁席位,定会阻止通过相关法律通过,而如果没有制度保障的话,第三党最终可能只是昙花一现。而最终特朗普究竟会否走出成立政党这一步,又能走到多远,各位看客就只能静心等待了。

 
        “唐人街”Fb每日分享澳大利亚精选新闻,让你随时随地知道澳洲最新 @玩乐、@移民、@生活资讯: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欢迎新闻爆料,洽谈合作!】微信订阅帐号:news-china-com-au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文学世界

澳大利亚 - 丈夫入狱 儿子反目 3段婚姻…斯琴高娃,做明星值吗? | 澳洲唐人街

2021-1-24 0:25:21

文学世界

澳大利亚 - 中国再给“巴铁”送大礼 50万剂免费新冠疫苗! | 澳洲唐人街

2021-1-24 0:40:2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