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 – 能用分期绝不一次付清…95后:25岁我欠债45万 | 澳洲唐人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编者按:没有人一直年轻,却一直有年轻人。全球18亿年轻人,他们是充满潜力的一代,互联网让这一代年轻人。。。
            <strong>编者按:</strong><br />

没有人一直年轻,却一直有年轻人。全球18亿年轻人,他们是充满潜力的一代,互联网让这一代年轻人拥有了前所未有的自我表达权利,他们通过网络交流、学习,创业。他们从网络中汲取养分,又用自己的创造力反哺这个繁荣的生态。从爱好到职场,他们的人生观和职场观与父辈有着显着的区别。

打工人、干饭人,这些年度爆梗背后是年轻人对于职场、生活的自我解嘲,也反映了他们对于严肃议题的独特思考。

如何正确认识这一代年轻人?为了解答这些问题,QQ音乐新闻联合众多优质创作者,围绕95后这个“年轻群体”,通过行业观察、人物故事、市场报告等一系列的内容,试图为大众揭开这个新兴群体的真实群像。

腾讯新闻独家策划《这届95后》

撰稿:徐爱之;编辑:王炜(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消费主义大潮之下,年轻的95后是在冲浪还是被卷入失衡之中?

“才25岁,我还有40万借贷没还完”,一位95后朋友向YOUNG世界诉苦。

更令人惊讶的是,其实这种情形在豆瓣负债者联盟小组里太常见了。充满“95后负债20万,上岸路漫漫”这样的分享帖。年轻人用消费贷、信用卡提前消费或应急周转(拆东墙补西墙)之后,被本金和利息套牢。明知道在这里发言没啥作用,但抱团的感觉让他们“觉得不只自己一个人”那么孤单。他们是极端案例,是消费主义浪潮中,被拍死在沙滩上一时缓不过劲来的那一拨。

在YOUNG世界对95后的消费观街访中,可以看到他们的消费其实更为理性,有些甚至是精明的,利用信贷产品获得短暂的杠杆红利,“能用信贷支付的,我绝不用自己的钱”;同时也是拼购、社交电商等省钱模式的重度参与者,在消费时会利用各种APP工具多方比价。

而其中最令人惊喜的是95后开始理财。早在2019年艾瑞的一份调研中显示,53%的95后有理财意识,通过余额宝、理财通等网络理财产品,培养自己理财习惯。在这次采访中,YOUNG世界也重点采访了一位对理财深研并颇有心得的95后男生。

95后的消费观:能用消费贷支付的,绝不一次性付清

这届“95后”在花呗、白条、信用卡和网络小贷等信用消费便捷的电商平台的助推下,消费观念潜移默化的被时代潮流裹挟,绝大部分人并不抗拒“借钱”消费。

“能用信用贷支付的,我绝不用自己的钱(一次性支付)”,24岁的方梦如是说。

方梦身边的同龄人大家的消费都比较克制,也有分期买电脑、分期旅游的现象,虽然是超前消费,但通过分期也都能还清,还没有发现谁被网贷缠身,当然“像我这样除非免息绝不分期”的人也不多,不过她也表示在网上看过一些90后的人深陷网贷甚至被裸贷绑架,但是“我身边没有,也可能有但是我不知道,毕竟这些事大家也不会拿出来炫耀,而他们也都知道我是理财狂,也不会找我借钱”。

方梦是一名北漂,本科考入北京一所211高校,毕业后就留在这里。“能用信用消费的,绝不用自己的钱一次性付清”是她的消费理念,平时买东西网购偏多,但线下商场的消费也不算少,但不管在哪里消费,基本上都可以信用支付,信用卡、花呗、白条等各种支付工具和优惠政策她都熟稔于心。

大学时期网购的时候在宿舍同学的带领下开始使用花呗。最早一次使用仅仅是抱着参与活动优惠省钱的心态,尝试了一次后就平台就默认使用花呗支付了。“我当时觉得也没什么不好的,就一直使用了。虽然那时候也不太关注上不上征信,但是每个月账单出来后,及时还清欠款绝不逾期也是我的原则”。

方梦称,她频繁使用消费贷的最大动力有两个:一个是省下手头的现金来做理财,另外一个是积攒平台的信用积分。当信用卡积分高了,就可以兑换星巴克咖啡、电影票,有时候还可以享受免费福利、吃饭打折等,这些小趣味让她乐此不疲。另外,支付宝信用积分也能享受一些特权,比如骑共享单车不用交押金、住酒店有折扣,虽然是小恩小惠但也让我觉得很自豪。

虽然,花呗、白条、信用卡方梦都使用,但她并没有负债累累。她认为,借贷消费是一种理性和欲望的博弈,大多时候生活并不会脱轨。

“这样我可以手上的现金来做理财,又不耽误购物需求,也不会产生欠账,同时这些消费项目在各个平台上都有消费记账,我可以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钱花在哪里了,我觉得是挺好的一件事。”

当然,每当她自己感觉支出过多时,就会反复看账单提醒自己控制欲望。这两年,方梦通过自己攒钱、省钱以及理财攒下了小6万元,她会自己买些理财产品,大部分是放在互联网平台的银行存款里,更安全,一小部分买了基金,今年收益应该超过两千块了。

方梦,偏爱借贷消费,也享受理财乐趣。

非典型95后:我不爱乱消费,就爱理财

而另一位年轻人刘磊,虽不像方梦那么潇洒但也有他理性带来的回报。刘磊24岁,毕业来京工作一年多,在一家广告公司从事文案工作。

他是一个「风险嫌恶型」95后,简而言之,就是对投资厌恶风险,理财相当保守的人。

像现在的大部分年轻人一样,刘磊也在网上买东西,他用拼多多,都是直接用银行卡支付,虽然有信用卡但很少用,也很少用花呗和白条。唯一一次用,还是分期买了一台6700元的手机,免息分24期,每个月还280元,现在每个月也在还款。他说自己“对这笔债务无感,一方面是每个月还的额度小,另一方面本来它就免息,没啥心理负担,免息的为啥不用,钱拿来理财挺好的,货币本身的时间价值也是价值”。除此之外,刘磊几乎没有借钱消费过(在完成年费见面的条件之后他再也没使用信用卡),一方面是怕忘还款影响征信,另一方面担心借贷消费对钱币无感会乱花钱。

在回应YOUNG世界问及是否是“低欲望青年”时,刘磊说其实自己并不是低欲望,只是比较理性,“除了刚性消费比如房租、吃饭,其他的我不怎么花钱,也没什么需要支出的,每个月收入超过一半都拿去理财投资了”,而且现阶段“不是不花钱,是实力不容许”。

最近股市变好的,刘磊赚了不少,年底心情也好。

他买的两只科技股收益都翻了不少。谈及投资这两只股票的逻辑,他说虽然今年三月份随着国际疫情的爆发,股市已经调整了,凭着对液晶面板领域的关注,研究了一些研报,在盘面技术调整的时候,决定出手,其中一家买入的时候只有不到4块钱,现在已经翻了一倍多。

刘磊谈起这段炒股经历,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今年的投资,基金我买的更多些,收益也不错”,刘磊的投资中偏保守,其中基金占50%,30%买了股票,剩下的20%留着存款急用。

如此年轻为什么就开始注重理财投资?

刘磊回答起这个问题有些腼腆,他说热衷炒股并非对赌感兴趣,只是从小经历中曾经对“穷”这件事印象深,家里吃过“没钱”的亏,所以对钱和“有钱傍身”带来的安全感感触较深,钱放在银行也不怎么增值,炒股买基金,挺好的。

“上大学我就开始理财了,当时家里一个月给1500元,每个月省下来500块,再加上兼职和实习赚的一些钱,我全部用来购买股票和基金,毕业时投资账户里面已经有五位数了”。

说起来第一次炒股,本身学金融,上课的时候,老师也会教大家炒股,身边也有几个同学炒股,耳濡目染,就想玩下。那会儿学校组织大智慧模拟炒股大赛,刘磊战果还不错,收益率能有60%。

不过开始实战炒股,大学刚毕业那会儿就亏了50%,当时对股市一知半解,跟着一个大V抄作业,前几次跟着买卖赚了,结果最后一次栽了大跟头,买的股被ST了,连续吃了12个跌停,每天开板都封单封死了,根本跑不掉,那段时间刘磊每天都挂单,凭借着运气后来把股票卖出了,不然要吃二十多个跌停。虽然薪水不算高,刘磊每个月还是会将挤出两三千块钱放到投资账户中。到2020年底,从大三开始理财,工作不到两年的刘磊,账户收益已经有10万元了。

“我真的不算典型的95后,可能跟大家的经历不太一样,所以行为模式也不同。消费对我来说没有吸引力,未来怎么扩大自己的资产规模才是我更关心的”,刘磊如是说。

超前消费95后:25岁消费贷欠款40万

当下中国有一部分年轻人在消费欲膨胀、消费贷的助推下负债累累。孙海丰就是典型的代表。与方梦和刘磊截然不同,海丰是消费贷的受害者。

他才25岁,已经欠债40多万了。海丰高中毕业没读大学就出来闯荡了,最初在上海某保险公司做保险代理销售,2019年前他的业绩完成优良,收入算稳定,每个月有一万到两万不等的入账,也是在那时,他养成了大手大脚消费的习惯,并且认为能花才能挣。几乎没有留下什么存款。但2019年他因公司内斗被迫离开保险业,没有学历的他从此进入了失业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开始通过刷两张信用卡度日。

但因为工作不稳定,海丰常有还不上信用卡的时候。在多次被某信用卡中心电话催债后,某天他突然接到一个多年不联系的老朋友电话,问是不是欠了银行钱?因为信用卡中心把电话打到紧急联系人那里了。海丰必须要解决燃眉之急,在一位专门帮人放贷并收取佣金的朋友的指导下,他在开通了花呗、借呗和京东白条后,又陆续下载并开通玖富万卡、飞贷、你我贷、拍拍贷、有钱花、小米借条等多种网络借贷产品,这些借出来额度不等的钱,用以偿还两张信用卡,同时找人把信用卡里的钱套现出来。就这样用周转的方式,艰难度日。

这些小额网贷产品低则三四千,高则三四万,而利息、手续费、担保金都极为高昂,每个月光支付这些利息等费用就要三四千多,成了压在海丰身上的大山。那段时间找工作不顺利,在疫情期间尤其明显,因为失业难以面试,有三个月困在家里,家庭开销靠着女朋友一人支撑。海丰说自己的征信已经花了,三五年内很难在进行信贷消费,买车买房根本不能贷款。

他们退掉了在上海大悦城附近的房子,搬到了房租便宜的郊区九亭。在背负网贷的这两年内,他的白头发明显增多了。工作找的并不算顺利,海丰甚至去过24小时便利店工作,但连续数月多个夜班高强度劳动,让他在某一天突然晕倒了。他辞掉了这份工作,休养了两个月,又再次踏上了找工之路。

“已经这么多欠账了,只能找到工作后慢慢还完”他现在还要通过向老家、朋友借钱来偿还网贷的高额欠款。他说以后再也不会超前消费了,生活给他上了活生生的一课。同时让他明白,没有钱就是没有尊严。

在欠款、失业的这两年,他为自己购买的商业保险也已经断缴了,社保医保也处于停缴状态。他也很少给自己买衣服鞋子,连跟女友出去吃饭的频率也变成一年两三次。海丰说,新一年只求健康平安,有一份安稳的工作,温饱度日,已让人满足。他估算了一下,如果自己有一份月入两万的工作,再算上女朋友的帮助,大概要2年时间才能把欠款还完。

这届95后成长于经济蓬勃发展,文化快速迭代的新时期。他们精神独立、更追求自由和享乐。既享受着网络金融产品带来的提前消费的乐趣、无息免息的红利,同时也面临着可能翻船的危险。但整体看来,他们是对消费和理财更有准备的一代。

        “唐人街”Fb每日分享澳大利亚精选新闻,让你随时随地知道澳洲最新 @玩乐、@移民、@生活资讯: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欢迎新闻爆料,洽谈合作!】微信订阅帐号:news-china-com-au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文学世界

澳大利亚 - 17岁妹子每天上演”人体喂食秀” 本尊曝光网友暴动 | 澳洲唐人街

2021-1-27 4:15:21

文学世界

澳大利亚 - 北交大学生坠楼事件:“做题家”群体的困境 | 澳洲唐人街

2021-1-27 4:44: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