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 – 连环捐精之痛:我该如何告诉孩子他有300个兄弟姐妹? | 澳洲唐人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对于捐精这个问题,大家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那些通过同一名捐精者的精子而诞生的小孩子们彼此相遇了,。。。
            对于捐精这个问题,大家有没有想过:<br />

如果有一天,那些通过同一名捐精者的精子而诞生的小孩子们彼此相遇了,他们会如何接受对方成为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呢?

这会不会导致伦理、社会和法律问题?

正因如此,捐精者和精子库才应该被严格管理和控制,使这项技术在有限的条件下进行,同时也要打击地下精子库。

据专家称,如果一名捐精者的捐精对象不超过 5 人,那么他的后代相遇的概率是极低的,可以忽略不计;

那么,如果有一个捐精狂人的捐精对象超过了 200 人呢?

如果通过同一个捐精者的精子诞生的孩子被告知他可能有 300 个兄弟姐妹呢?

一位荷兰的女士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

图片来源:ILVY NJIOKIKTJI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凡妮莎 · 范埃韦克(Vanessa van Ewijk),来自荷兰,职业是木匠。

2015 年,当时 34 岁的她,单身,但是想要个孩子。

她本想通过生育诊所实现她的梦想,但是被高额的费用劝退了。

于是,她决定从网上挑选一名捐精者。

她看上了一个名为 ” 想要个孩子(Desire for a Child)”
的线上精子市场,在这个网站上,捐精者可以直接和受精者进行匹配。

在众多的候选者之中,30 多岁的荷兰音乐家乔纳森 · 雅各布 · 迈伊(Jonathan Jacob
Meijer)吸引了她的目光。

迈伊是个英俊的小伙,有一双蓝色的眼睛和一头浓密的金色卷发。

而且据范埃韦克女士说,迈伊的眼睛看起来很真诚。

” 我和他通了电话,他给人的感觉很温柔、善良,也很有礼貌,” 范埃韦克说。

” 他喜欢音乐,还谈到了他对人生的看法。他没有任何露骨的调情。他看上去就像是邻家男孩一样。”

范埃韦克在网上和迈伊交流了几次,大约一个月后,他们见面了。

他们约在了海牙的中央火车站,迈伊向她提供了精子,她付给了他 165 欧元,还报了他的车钱。

在这之后,范埃韦克通过迈伊的精子生下了一个女儿,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

而迈伊告诉她,这是他的第八个孩子。

2017 年,范埃韦克决定再要一个孩子。

于是,她再次与迈伊取得了联系。

他们又一次见面了,与上次一样,迈伊交给了范埃韦克一个装有他精液的容器。

在那之后,她再次怀孕了,生下了一个男孩。

然而,就在这之前,范埃韦克听到了一些可怕的消息。

她在 Facebook 上发现了另一名也使用了迈伊捐的精子的单身母亲,并和她建立了联系。

经过交流之后,对方告诉她,据荷兰卫生、福利和体育部 2017 年的一项调查,迈伊通过数不清的生育诊所在荷兰至少生出了 102
个孩子。

而且这还不包括他通过网站的私下捐精所生的。

范埃韦克希望她的孩子是同父同母的,所以她仍想让迈伊做捐精者。

尽管如此,她还是非常担心,毕竟荷兰是一个小国,只有 1700 万人口;

如果按照那位女士说的,迈伊通过捐精有了越来越多的孩子的话,那他的这些孩子们在人群中相遇的几率也就越来越大,并且他们互不认识;

一旦孩子们和他们的兄弟姐妹们无意间相遇,又生下了孩子的话,那么和近亲结婚一样,他们的孩子遗传缺陷的风险也就越高。

范埃韦克很愤怒,质问迈伊。

迈伊承认自己通过捐精至少生了 175 个孩子,并承认可能还有更多的。

” 他说,‘我只是在帮助女性实现她们最大的愿望,’ ” 范埃韦克回忆道。

” 我说:‘你已经不是在帮助别人了!我怎么告诉我的孩子,他们可能有 300 个兄弟姐妹?’ “

根据法律规定,在荷兰,捐精者禁止匿名捐赠精子,且只能在一家诊所注册,上限为 25 个孩子 / 人。

在德国,一名捐精者的孩子不能超过 15 个。

在英国,一名捐精者最多能捐赠 10 个家庭,孩子数量不限。

然而事实上,类似迈伊的私下的捐精行为几乎无法受到任何监管。

捐精者可以在国外任何一件诊所注册,还可以通过线上精子市场将自己的精子 ” 远销海外 “。

比如,位于丹麦的全球最大的精子诊所 Cryos International,每年向全球 100 多个国家运送精液。

而很多受害者都为单身母亲,她们要么不知情,要么即使知情了也因担心孩子等原因拒绝曝光和采访,无意间纵容了这样的连环捐精狂持续发展自己的
” 生育蓝图 “。

而对于那些同为受害者的孩子们来说,他们通常是在长大以后,通过社交媒体等方式,才发现自己的亲生父亲还有除了他们之外的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孩子。

无奈之下,范埃韦克只好向荷兰受捐出生儿童基金会(Dutch Donor Child Foundation)通报了这一情况。

荷兰受捐出生儿童基金会是一个旨在促进对捐赠者及其家人的法律和情感支持,并帮助他们寻找亲人的团体。

而基金会告诉她,她并不是第一个来通报的受害者,在此之前,基金会已经与其他几名母亲取得了联系。

经过调查,该基金会发现,除荷兰卫生、福利和体育部所知的,在 11 家生育诊所出生的 ” 合法 ” 的 102
名孩子外,迈伊在荷兰境内还以私下捐精的方式生出了至少 80 名孩子。

荷兰政府立即命令全国所有的生育诊所和精子库停止接受和使用迈伊的精液。

甚至,澳大利亚的一位母亲也通过 Cryos 购买了迈伊的精子,并育有一个孩子。

她说她为迈伊有那么多孩子感到不安。

她和其他 50 多个使用迈伊精子的母亲组成了一个小组,名为 ” 肩负使命的妈妈们 ” ( Moms on a Mission )

她们的目的是与尽可能多的父母建立联系,发现更多迈伊的后代,以便他们的孩子随着年龄的增长可以彼此接触。

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有许多母亲不知道,她们孩子的亲生父亲竟然还有上百个孩子。

该小组还倡导建立国际精子捐献者数据库。

” 这样一来,这些人就不能在母亲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全世界随便捐精,并生育所有这些孩子了,” 这位澳大利亚母亲说。

” 我无法想象我们的儿子发现后会怎么想。”

可怕的是,这样的 ” 迈伊 ” 还有无数个。

通过 DNA 测试,荷兰受捐出生儿童基金会曾发现,2017 年去世的生育专家 Jan Karbaat 博士至少是 68
个孩子的父亲。

因为 Karbaat 本身就是医生,所以这些孩子都是来他的诊所就诊的女性,通过他的私下捐精,并在鹿特丹附近的他的诊所内出生的。

在荷兰,还曾有一个被称为路易(Louis)的连环捐精者,其后代有 200 多个,其中许多人彼此都不认识。

六年前,现年 36 岁的荷兰信息技术专家 Ivo van Halen 得知自己就是其中之一。

从那时起,他便设法与他的 42 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取得联系。

当然了,荷兰并不是唯一一个出现此类问题的国家。

在荷兰之外,纽约的数学教授阿里 · 纳吉尔(Ari Nagel)被称为 ” 塔吉特(Target)捐精者
“,他会在网上与受捐者直接联系,然后会在例如塔吉特商店这样的公共场所与女性见面,交付他的精子。

他曾告诉《纽约时报》,他有 76 个亲生孩子。

更猖狂的还有英国的捐精者西蒙 · 沃森(Simon Watson),身为连环捐精者的他,会定期在 Facebook
页面上发布自己孩子的照片,他自称在世界各地至少有 800 个孩子。

说到这儿,我就想知道,这些连环捐精狂的动机是啥呢?如果是为了挣钱也就算了,关键是他们也不缺钱啊?还是觉得自己太出色了,要把自己优秀的基因散播到全世界造福人类?

大人就不说了,无论是连环捐精的父亲,还是为了省钱选择不正规的网上买精的母亲,并且法律也没有监管,实在是太可怕了。

整件事情中,这些莫名其妙带着几百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们出生的小孩子应该是最可怜的了。

        “唐人街”Fb每日分享澳大利亚精选新闻,让你随时随地知道澳洲最新 @玩乐、@移民、@生活资讯: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欢迎新闻爆料,洽谈合作!】微信订阅帐号:news-china-com-au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文学世界

澳大利亚 - 唐人街的血与泪:美国梦碎30年 | 澳洲唐人街

2021-2-17 3:33:22

文学世界

澳大利亚 - 女狱警爱上强奸犯,同居后13岁女儿惨被杀害... | 澳洲唐人街

2021-2-17 3:57:2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