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 – 陶虹:没想到,我和徐峥也有今天…… | 澳洲唐人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至今,徐峥都习惯称呼陶虹为 " 小陶 ",这个名字是在他们 22 年前,拍摄《春光灿烂猪八戒》时,他。。。
            至今,徐峥都习惯称呼陶虹为 " 小陶 ",这个名字是在他们 22 年前,拍摄《春光灿烂猪八戒》时,他就开始喊的。<br />

今年,是陶虹与徐峥结婚的第 18 年了,近几年,陶虹总被反复问到一个问题:

” 认识徐峥的人越来越多,知道你的人越来越少,心里是什么感觉?”

每次听到这种问题,陶虹都十分坦然,她说:” 徐峥现在经历的这种炙手可热,我都经历过。”

” 你不能永远站在台上闪闪发光,太阳还有落山的时候呢。”

说完之后,她开朗地笑了几声,用手抚平了裙子上的褶皱。

徐峥和陶虹的第一次见面,发生在南京一间饭店。

彼时是两人确定出演《春光灿烂猪八戒》后的初次见面。

那场聚餐陶虹晚到了十几分钟,一下车,一位光头工作人员就招呼她先进去吃饭。

一进门,陶虹看到另外两个光头正围着一个圆桌子吃饭,那是徐峥和剧组的副导演。

电视剧《春光灿烂猪八戒》中的徐峥与陶虹

徐峥后来反复描述起自己第一次见陶虹时的样子:” 她从拱门那里远远走过来,头发又长又黑,两个眼睛亮亮的。”

在此之前,他去北京看过陶虹的话剧,也看过她的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对她的评价是:” 很有灵气 “。

而那时的陶虹,对徐峥所知甚少,也不太关心。她更好奇的,是心中不断升起的一个疑问:

” 这个剧组,怎么都是光头。”

01

在成为 ” 着名女演员 ” 和 ” 徐峥的妻子 ” 之前,陶虹最想做的工作,是当一名会计。

冒出这一想法的那年,是 1993 年,这一年恰好是陶虹进入北京花样游泳队的第 10 年。在此之前,她的人生轨迹十分明确:

生于无锡,长在北京,父亲是高级工程师,母亲是一名图书管理员,11 岁进入北京花样游泳队,开启了长达 10 年 ” 泡在水里的日子
“。

陶虹之所以能进入北京花样游泳队,也算是缘分。最开始,母亲想让陶虹学跳舞,报考了北京舞蹈学院。

彼时,北京花样游泳队刚刚创立,教练索丽娅去北京各大舞蹈队里选人,恰好碰见当年尚且稚嫩的陶虹。

少年时期的陶虹

后来索丽娅回忆第一次见到陶虹时的样子:” 两个眼睛笑起来弯弯的,特别有灵气。” 当即她就决定,一定要让陶虹加入北京花样游泳队。

此前,中国从未有过花样游泳队,陶虹的妈妈心有顾虑。但教练索丽娅却三番五次登门,劝说陶虹加入。

于是,11 岁那年陶虹报考了两间学校,一个是东方歌舞团的,另一个就是北京花样游泳队。

几个月后,面对两个学校寄来的录取通知书,陶虹选择了后者。原因很简单——东方歌舞团需要自费一部分,而花样游泳队免费。

就这样,1984 年,陶虹进入北京花样游泳队,成为新中国第一批花游运动员。

这一练,就是 10 年。

在北京花样游泳队时期的陶虹

那时,北京花样游泳队的地址,设在北京陶然亭的游泳场内。

冬天,运动员住的校舍没有暖气,许多年后,陶虹想起年少时的冬天,记忆中都仍是冰冷的泳池水和没有尽头的训练日。

1993 年,刚满 30 岁的姜文计划筹拍自己第一部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故事改编自王朔的小说《动物凶猛》。

因为女主角 ” 米兰 ” 需要会游泳,姜文开始在北京的大小游泳队里挑选演员,未料想,” 米兰 ” 没找到,却找到了扮演女二 ” 于北蓓
” 的陶虹。

后来,姜文谈及选陶虹的原因,说是因为第一眼,就觉得她特别像书里描写的于北蓓:” 从月亮门里拐出一个长着狐狸脸的女孩。”

《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的陶虹

而另一面,彼时的陶虹已经以国家运动员的身份获得全运会冠军,并拿下过世界杯集体第 5 名的成绩,正计划着退役。

以此为契机,陶虹从水中走出,以 ” 于北蓓 ” 的身份正式开启了她的演艺生涯,走进了她 ” 阳光灿烂的日子 “。

因为并无演出经验,所以刚进入剧组时,陶虹说自己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抱着 ” 玩票 ” 的心态:” 毕竟我不是专业演员 “。

戏拍到一半,陶虹开始越来越困扰,她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电影,需要那么多人走来走去:”
那时候我就有一种忐忑和茫然,我特别想知道大家都在干什么。”

思前想后,陶虹决定去考一所大学,深入学习表演。得知陶虹这一决定后,剧组里的前辈们纷纷开始给她推荐学校。

姜文说:” 考我们学校吧,你这声音中戏肯定喜欢 “;摄影师顾长卫则说:”
考我们北影吧,正好蒋雯丽已经留校了,你明年上学,正好去她班里。”

于是,在大家的建议下,陶虹不仅报考了中戏与北影,还顺带着报考了上戏。并且在几个月后,收到了来自这三所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思虑再三,陶虹选择了中戏,成为了姜文的校友,进入 94 级表演本科班。

陶虹与姜文

在陶虹进入中戏的这一年,徐峥正巧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进入上海艺术中心,开始专心捣鼓起了话剧。

那时,一南一北的两个人,谁也没想到,属于他们的故事,正埋下伏笔。

02

陶虹曾说,在她的演艺生涯里,《阳光灿烂的日子》让她了解什么是电影,而《黑眼睛》则让她真正理解电影。

1996 年,电影《黑眼睛》制作方找到陶虹,邀请她饰演一名叫做丁丽华的盲人运动员。

为了演好剧中的角色,陶虹特意在盲校住了一段时间,结识了许多真正的盲人运动员,并特地拜访了电影中自己所扮演角色的原型,也是中国首枚残奥会金牌获得者——平亚丽。

电影《黑眼睛》中的陶虹

这些体验都被陶虹揉入表演中,而她过往的运动员经历,则无疑让她对角色的心理与状态,拿捏得格外清晰。

就连导演陈国星都说:” 陶虹一跑起来,你会感受到一股强大且无法形容的生命力扑面而来。”

透过陶虹那双 ” 黑眼睛 “,观众看到了角色身上的坚韧与生命力,也看到了叙事外的活力与少女感。

电影《黑眼睛》中的陶虹

凭借电影《黑眼睛》,陶虹一举拿下华表奖与金鸡奖影后。

这一年,她 26 岁,正要从中戏毕业。

也是在这一年,26 岁的徐峥凭借话剧《股票的颜色》,拿下白玉兰戏剧奖最佳男主角奖——国内话剧演员所能达到的最高荣誉。

但纵使如此,在彼时的演艺圈内,陶虹的名气还是远高于徐峥。

1999 年,电视剧《春光灿烂猪八戒》邀请陶虹出演剧中 ” 小龙女 ” 一角。

陶虹说之所以接受这个角色,是因为《黑眼睛》的题材有些沉重,而《春光灿烂猪八戒》从名字上 ” 就感觉轻松一点 “。

与陶虹不同,彼时被邀请扮演 ” 猪八戒 ” 的徐峥,对于要不要出演这部电视剧,充满犹豫。

在此之前,他总是戏谑地称自己为 ” 做先锋艺术的文艺青年 “,而显然,猪八戒这一角色,既不 ” 文艺 “,也不 ” 先锋
“,还有点丑。

他反复问朋友,自己该不该去。朋友们的回答出奇一致:” 该去 “。

就这样,徐峥接下了猪八戒一角,那时的他,尚且不知道,这部剧对他而言,比起 ” 突破 “,更多的是 ” 收获 “。

年轻时的徐峥

拍戏的过程十分艰辛,徐峥常常凌晨 4 点就被拽起来化妆,一边化妆一边打瞌睡,徐峥说:” 有时候一睁眼,自己就变成了一只猪。”

因为带着巨大的头套,徐峥不方便进食,每到这时,陶虹就会拿着勺子,一口口喂徐峥吃。

很快,超出 ” 革命友谊 ” 的情感,在陶虹与徐峥相处的过程中蔓延出来。

一次,在两人拍完戏之后,徐峥提出沿着小路散散步,那条路特别黑,走到一半徐峥特别自然地去拉陶虹的手,而陶虹也特别自然地把手抽了出去。

之后,她做了一个被徐峥后来称为 ” 非常拙劣的补偿动作 ” ——搭住徐峥的肩膀,还拍了两下。

后来陶虹说:” 不是没有好感,只不过当时确实有点害羞。”

虽然第一次拉手以失败告终,但两人却就此开始谈起了恋爱。

电视剧《春光灿烂猪八戒》中的徐峥(中)与陶虹(左一)

《春光灿烂猪八戒》之后,编剧万方找到陶虹,递给她一沓剧本,对她说:”
你看看这个剧本,如果你觉得好,我就有信心把这部剧做下去。”

陶虹在飞机上看完剧本,被这个名叫《空镜子》的故事感动得嚎啕大哭,当即决定出演 ” 孙燕 ” 一角,并随后推荐了姜武来扮演剧中的 ”
潘树林 “。

彼时,姜武已有两个戏在身,分身乏术。但陶虹却始终坚持这个角色适合姜武,她甚至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和制片方说:

” 你们给姜武多加点钱把他请来,没钱的话,就把我片酬降了给他也行。”

电视剧《空镜子》中的陶虹

在陶虹的坚持下,姜武最终出演了《空镜子》。

事实证明,陶虹没有看错。在当时,《空镜子》一经播出,立马收获了众多关注与赞赏,其中就包括姜武的哥哥姜文。

姜文对这个故事十分喜爱,后来他还专门找到陶虹,” 忿忿不平 ” 地问她:

” 你怎么不找我演呢?”

电视剧《空镜子》中的陶虹与姜武

凭借电视剧《空镜子》,陶虹拿下了金鸡奖与金鹰奖最佳女主角。继 ” 双料影后 ” 之后,她又成为了 ” 双料视后 “。

而彼时的徐峥,正在中国第一部穿越喜剧《穿越时空的爱恋》中,贡献着自己演艺生涯中为数不多的偶像角色。

《穿越时空的爱恋》中的徐峥与张庭

一方面,两人在事业上各自精彩,另一方面,恋爱谈到第 4 年,因为忙碌带来的聚少离多仍是最大的问题。

彼时,陶虹在北京,徐峥在上海。分隔两地,陶虹偶尔会因为没时间谈恋爱感到困扰,徐峥说:” 不然我们结婚吧,结婚就能谈恋爱了。”

就这样,2003 年,陶虹与徐峥登记结婚。

婚后,两人在北京与上海都安了家,一年之中,有几个月陶虹会去上海生活,而剩下的月份,则是徐峥来北京居住。

偶尔,轮到徐峥在北京连住几个月时,他会悄悄抱怨:” 舌头上没滋味,北京的吃的,不鲜。”

这是这段婚姻甜蜜的困扰。

在当时,两人因为结婚匆忙,所以没办婚礼,也没度蜜月,有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不知道两人结了婚。

陶虹和徐峥说:” 不然排台只有咱俩的戏吧,这样买过票的人也算是交了份子钱了。”

于是,徐峥为陶虹写下剧本,取名《最后一个情圣》,整场话剧长达 2 个小时,演员只有徐峥与陶虹。

话剧《最后一个情圣》中的徐峥与陶虹

《最后一个情圣》成为当年的话题剧作,而陶虹与徐峥,也成为了娱乐圈里的一对佳话。

这一年,陶虹与徐峥,都 33 岁了。

03

2006 年,宁浩给陶虹写了一封信,请她出演自己电影中男三号 ” 道哥 ” 的女朋友,信内附带的剧本,碰巧被徐峥看到。

看完后,徐峥直夸故事好,说:” 陶虹不来,我来。” 于是,徐峥 ” 抢 ” 了陶虹的剧本,出现在宁浩剧组。

这部电影,就是《疯狂的石头》。

电影《疯狂的石头》中的徐峥

在当时,29 岁的宁浩手里攥着刘德华给的 300
万,每花一笔钱,都要计划半天。徐峥明白宁浩的难处,他来拍了十几天的戏,最后离开剧组时,一分钱都不要。

《疯狂的石头》中,除了 ” 自告奋勇 ” 的徐峥外,宁浩还拉来了黄渤。以此为起点,徐峥、宁浩与黄渤的 ” 铁三角组合
“,初见雏形。

似乎正是从这个时期开始,徐峥开始逐渐摸索出属于自己的风格。此后,他凭借《无人区》《人在囧途》等电影,逐渐在电影界奠定起地位。

电影《无人区》中的徐峥

在徐峥事业蒸蒸日上时,陶虹却突然慢了下来。

2008 年,陶虹与徐峥的女儿徐小宝出生,自此之后,她开始渐渐淡出娱乐圈,回归家庭,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息影状态。

然而,当她终于可以慢下来享受人生时,却接连遭受人生中的 ” 不可承受之重 “。

陶虹生产后与徐峥及医护人员的合影

后来,陶虹将自己刚成为母亲的那两年,称之为是自己的 ” 浓缩人生精华 ” ——巨大的打击接踵而来,生老病死一一经历。

在陶虹孩子不到一岁的时候,陶虹的母亲因癌症不幸去世,不到两年,父亲又因为突发性心脏病,离她而去。

有很长一段时间,她都自责地将父母的离去,归结于自己没有照顾好他们:”
我妈妈当时那样看着我,是想我救她啊,我怎么把她送到火葬场去了。”

” 我爸爸生活在我旁边,我是希望他能安度晚年的,可是当他发作的时候,我还是没有来得及救他。”

在那些日子里,这些念头持续不断地在她脑海中轮番浮现,站在崩溃的边缘,陶虹说自己那时大概是患上了抑郁症。

黑暗中拉住她的安全绳,是她咿呀学语的女儿。每当看到那个如此依赖自己的幼小生命,陶虹就会不断告诉自己,要振作。

此后,陶虹开始刻意调整状态,她花很多时间去徒步,读书,做公益,用漫长的时间,恢复生活中的平衡。

陶虹徐峥一家三口

当她再次出现在大众面前时,是 2011 年,徐峥以导演的身份筹拍电影《泰囧》的时候。

从前期的剧本创作到拍摄过程,陶虹全程跟进,有时在拍摄现场,她常常就一个镜头,和徐峥讨论许久。

观点独到,势均力敌。纵使息影多年,陶虹对于电影的理解,依然深刻。

就连黄渤都说:” 陶虹是一个特别聪明,且相当有态度的人,说实话,我不认为这个戏如果陶虹导的话,会比徐峥差多少。”

除此之外,陶虹还在《泰囧》中客串演出。客串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没有合适的女演员。

在电影《泰囧》中客串的陶虹

她说在徐峥的电影中,自己是永远的 ” 备胎 “:” 如果这个角色能有人愿意来演,我肯定不演。”

” 但是如果他需要我,我就一直在。”

04

徐峥说有一次自己去上心理课,老师让他在纸上画一棵树,一个房子。

徐峥几笔画好,画面上是一颗很大的树,和一间很小的房子。

老师对他说:” 树代表事业,你在事业上花的精力太多,应该把房子画大一点,这样不成比例。”

徐峥清楚自己人生中的失衡,他知道自己画下的那个小小的房子,大部分时间是陶虹在经营,他说:

” 我知道陶虹自己也想拍一个电影,她其实是一个很有事业心的人,因为我,她为这个家在不停地付出。”

2017 年,陶虹作为 ” 飞行导师 ” 出现在综艺《演员的诞生》中,搭档彭昱畅共同出演了《末代皇后》中的片段。

短片中,45 岁的陶虹将末代皇后婉容少女时期的灵动、中年时期对于人生的怅然失落,演绎得淋漓尽致。

《演员的诞生》中的彭昱畅与陶虹

而舞台下,在拍摄之前,陶虹亲自画下剧情的分镜镜头、给导演讲解剧情,甚至连场景布光,她都根据内容进行了调整。

看完她的表演,就连在那季节目中因严苛上了几次热搜的章子怡,都欣赏地说:

” 陶虹师姐,你们家不应该只有一个导演,应该还有一个,你也可以做一个很好的导演。”

而陶虹再一次出现在大众话题被广泛讨论时,是 2019 年,她在电视剧《小欢喜》中扮演的母亲 ” 宋倩 ” 一角。

电视剧播出后,因为陶虹传神的演技,网友纷纷在网上 ” 艾特 ” 徐峥,拒绝让他将陶虹 ” 私有化 “。

对此,徐峥特意在朋友圈回应了网友,他说:” 陶虹是大家的陶虹!我才是陶虹的私有财产 “。

然而实际上,陶虹能接下这一角色,徐峥起到了关键作用。

最初,在收到邀请时,陶虹并没有接下这一剧本。原因是因为彼时《小欢喜》只有一个简单的剧本,而大部分的细节,要在拍摄过程中进行完善,就连沙溢最开始收到的剧本,也只有
8 集。

陶虹说:” 没有剧本,我怎么接啊。”

就连总编剧黄磊亲自劝说,陶虹都不为所动,直到徐峥看过故事后说:” 剧本挺有意思的,可以尝试。”

陶虹才最终松口。

《小欢喜》中的陶虹、沙溢与 ” 英子 ” 李庚希

凭借《小欢喜》,陶虹拿下第 26 届白玉兰奖最佳女配角。

在她获奖后,徐峥随即在自己的微博上祝贺:” 恭喜小陶,贺喜小陶,向小陶老师学习。”

这一年,是徐峥与陶虹结婚的第 17 年了。

05

相比徐峥,陶虹现在放下了很多。

她说过去自己是一个特别较真的人,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 我最恨别人在我面前糊弄。”

而如今,她对于很多事情,开始看得很开。

唯一的遗憾,她说只有一件,那就是母亲在世的时候没有对她说一句:” 我爱你 “。

但很快,这份遗憾就被陶虹自己消解:” 后来我想明白了,只要你心里有爱的话,她一定能感受到。”

前不久,陶虹刚过完了自己 49 岁生日。

生日当天,她发了一条微博:

” 年轻年少的时候,生日都想着自己,有了孩子后生日却总想起妈妈,妈妈我现在很好,很幸福,希望你在天之灵知道我有多爱你。”

陶虹 49 岁生日当天所发微博

这一年,是她进入演艺圈的第 28 年,也是她与徐峥结婚的第 18 年了。

有人曾经问她,对于自己的 ” 过气 “,是如何看待,她说:

” 你不能永远站在台上闪闪发亮,人的光就那么多,太阳还有落山的时候呢。”

说完这句话,她灿烂地笑了笑,似乎和 20 多年前,《阳光灿烂的日子》中那个穿着红白连衣裙,扎着马尾的于北蓓,并无太大差别。

《阳光灿烂的日子》中 21 岁的陶虹(右一)

2019 年,徐峥与陶虹重新录制了《春光灿烂猪八戒》的片尾曲《卷睫盼》,而此时,距离拍摄电视剧的 1999 年,已经过去整整 20
年了。

歌曲上线当天,徐峥转发了歌曲,并说:” 大家好,我是猪哥哥,一转眼阔别 20 年了。好久不见,但是缘分,从未改变。”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徐峥都不太愿意提起 ” 猪八戒 ” 这一角色,他说:” 那是一个很不舒服且拧巴的角色。”

后来,有人问徐峥,如果时光倒流,他还会拍《春光灿烂猪八戒》吗?

徐峥想了一下,回答道:” 会,因为能碰到小龙女。”

来源 最人物

        “唐人街”Fb每日分享澳大利亚精选新闻,让你随时随地知道澳洲最新 @玩乐、@移民、@生活资讯: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欢迎新闻爆料,洽谈合作!】微信订阅帐号:news-china-com-au

Related posts

人已赞赏
文学世界

澳大利亚 - 尴尬!港特首丈夫和两子早拥居英权 称在英日子最开心 | 澳洲唐人街

2021-2-5 3:40:22

文学世界

澳大利亚 - 缅甸军方为何政变夺权?中国的利益蓝图或因此受损 | 澳洲唐人街

2021-2-5 3:50:2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成就您的梦想!注册就送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