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 – 韩国又一邪教被曝光,毫无人性的"人类繁殖场" | 澳洲唐人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去年,韩国某些教会因为在疫情期间不遵守防疫规定,导致病毒蔓延,让很多韩国老百姓愤慨,最近韩国教会又出。。。

去年,韩国某些教会因为在疫情期间不遵守防疫规定,导致病毒蔓延,让很多韩国老百姓愤慨,最近韩国教会又出事儿了,这次倒不是因为疫情,而是让人瞠目结舌的性剥削和劳动剥削,受害者家属惊呼这所教会就像
人类繁殖场“……

今年 1 月 16 日,韩国 SBS 电视台《我想知道真相》栏目播出了一集节目,名叫 “一座名为天堂的人类农场——安山
Y 教堂的秘密
“,揭露了一系列发生在教会的阴暗罪行。

被曝光的教会位于韩国京畿道安山市,被称为Y
,教会管理者吴牧师及其家人就是策划一系列事件的元凶。

事情的起因是去年 12 月,三位 20 多岁的女性指控 Y 教堂的吴牧师对她们进行性剥削,

受害人称她们从小学起就在教堂被洗脑,受到吴牧师及其家人的监禁和性剥削,被拍摄性虐待的视频,吴牧师甚至强迫信徒赤裸身体,像狗一样爬行,还强迫信徒中的母女之间进行性行为,混乱程度不堪入目。

时间倒回十几年前,这些受害者还是小学生,就被父母送到吴牧师的 Y 教堂,那时候教会打着 ” 托管儿童 ”
的名义,鼓励家庭和孩子一起做善事,看起来温馨又正规,父母觉得把孩子托付给 Y
教堂比他们自己教育更好,希望孩子从小一边接受宗教教育一边上学,过集体生活,初衷或许是好的,但没想到掉入了吴牧师的陷阱。

其实,吴牧师根本不让孩子们去上学,有些孩子连小学都没毕业,每天要做的就是打零工挣钱,比如包装口罩或者折购物袋,挣的钱都要上交。

长期封闭的集体生活,给了吴牧师可乘之机,对受害者从小进行洗脑,他将这些女孩称为 ”
灵脉
“,意思是要通过为他提供性服务,来忏悔并洗刷性罪孽,
这些未成年人被长期囚禁在教会,时不时遭受吴牧师的性虐待和性剥削,同时,她们从小就被教育要服侍吴牧师,把他伺候得舒舒服服。

(受害的孩子们)

专家分析说,吴牧师的 Y 教堂比之前震惊韩国的 N 号房更可怕,

他们不但对受害者进行劳动剥削和性剥削,还通过洗脑让受害者产生虚假的回忆,进行精神控制。

比如吴牧师本人牙齿掉光,所以他也强迫一些教会信徒拔掉牙齿,被洗脑的信徒竟然就听之任之。

简而言之,” 灵脉 ”
就像吴牧师的仆人和性奴,
除此之外他还纠集了一批人替他敛财,被称为 ” 水脉
“。

Y 教堂赚钱的首要方法是搞教育培训,在安山当地开设补习班、自习室和培训机构,据说这些机构都由吴牧师的教会资助,当地
90% 的补习班都是他们组织的,
他们在安山各个地点发传单宣传,补习班的传单上还附着教会的传单。

最初由吴牧师的弟弟创办了一些补习班,Y
教堂发现办教育能赚钱,就将私立教育确立为敛财的一个重要途径,逐渐将生意从补习班扩展到自习室、培训机构甚至学校,老师都是 Y
教会信徒,也就是所谓的 “水脉“。

办教育不但能赚钱,也能帮 Y 教堂培养 ” 被剥削的后备力量
“,吴牧师的弟弟负责这件事,他每周末都会举办儿童聚会,把一些孩子请到吴牧师家中,让他们听吴牧师洗脑,尤其是那些家庭条件比较困难的孩子,吴牧师弟弟会跟他们洗脑说,”
如果你们帮助我,将来就让你们飞黄腾达,尽享荣华富贵。”

吴牧师弟弟称这是成功学训练,其实就是从小洗脑,对他们说只有脱离跟世界的联系,才能在精神上登上更高的台阶,这些被洗脑的孩子未来也会变成
Y 教堂的 ” 水脉 “。

他会让孩子们制作、发放传单,等他们高中毕业后,劝他们放弃上大学,接管补习班,鼓吹自己做生意才能赚钱,其实他们赚的钱,最终还是会捐给 Y
教堂。

节目组记者在暗访时去 Y 教堂办的培训机构咨询,见到了吴牧师弟弟的妻子,她劝记者说:” 如果你来当家教,比当上班族挣得多。””
来吧,自己干吧。”不过,Y 教堂办的学校开业没多久,就因为经营困难倒闭了,

最惨的是那些 ” 水脉 ” 老师,他们不但没拿到该发的工资,甚至还欠教会钱。

据学校副院长说,这些老师月收入 300 万 -700 万韩元(约合 1.76 万 -4.09
万元人民币),挣得不算少,但是,他们都需要向 Y
教会捐款,没拿到工资就没钱捐款,债务累积越来越多,有些人不得不贷款,甚至找父母借钱。

那么,” 水脉 ” 需要给 Y 教堂捐款多少呢?

举个例子,曾有一位 ” 水脉 ” 在三年时间内,向吴牧师的妻子捐款高达 1 亿韩元(约 59 万元人民币),如果 ” 水脉 ”
借了贷款或者其他债务,那他们的经济损失就更大了,吴牧师一伙人只允许他们使用 2G
手机,不让他们跟外界联系以防察觉出异常,不断压榨更多钱财。

记者暗访时见到了 7 位 ” 水脉 “,他们都有不良信用记录或破产,即使有人月收入超过 1000 万韩元(约合 5.85
万人民币),还是还不完债,正是这个原因,即使知道自己被剥削了,但没还完债他们就无法逃离 Y 教堂,有人在逃离 Y
教堂之前的五到八年,每天睡眠不足五小时,为了避免被体罚只能不停工作。

(受害者接受采访)

而且,万一 ” 水脉 ” 没能按时捐出规定的钱,还要接受毫无尊严的羞辱。

吴牧师的妻子会定期组织 ” 黄金会议 “,目的就是批斗羞辱这些没完成任务的 ” 水脉
“,让他们在会场互相殴打,或者用其他方式互相惩罚,最过分的是,会逼迫他们将狗屎或人类粪便互相涂抹到脸上。

一位 ” 水脉 ” 透露说:” 他们让我带着狗屎去,一边抹一边哭,太痛苦了,我只剩掉眼泪,我不想这样做。”

” 我还要带上自己的粪便备用。”

” 我被洗脑了,根本想不到要反抗。”

” 水脉 ” 辛辛苦苦赚来的钱捐给教会,最后落到吴牧师及其家人手中,让他们过上奢侈的生活。

吴牧师在安山有一座豪华的乡间别墅,房子外停着一排高级进口汽车,他们家有上百块昂贵的手表和一些奢华珠宝,如果不是靠 ” 水脉 ”
敛财,凭普通牧师的收入肯定买不起这些奢侈品。

看到这儿估计大家会纳闷,既然难以忍受被剥削和羞辱的生活,为什么 ” 水脉 ” 不找机会逃跑,彻底脱离 Y
教堂呢?

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是上文提到的洗脑,吴牧师及其家人长期对信徒进行洗脑,让很多人意识不到自己被剥削了,另外,他们还想出一个毫无人性的办法,对这些替他们敛财的
” 水脉 ” 进行控制。

有一位妈妈向节目组爆料说,她的女儿高中毕业后就离家出走,从此杳无音信,她非常思念女儿,五年之后一天她偶遇女儿,才知道这几年发生的事。

原来,女儿也是被 Y
教堂洗脑后变成信徒,离家出走后没几天,她就被教会安排跟另一位信徒结婚,生了两个孩子,被找到时也在怀孕,教会还命令她跟不同人发生关系,每三年就要生一个孩子,父母听说女儿的悲惨遭遇后都觉得非常可怕:”们的孩子就像住在一个人类繁殖场一样。

记者暗访时一共遇到 5 名有类似遭遇的女性信徒,了解到她们被迫结婚生子的幕后真相,原来,这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对 ”
水脉 ” 进行控制。

这件事是由吴牧师的妻子策划的,她会找一些年轻的 ” 水脉
“,有男有女,给他们指定结婚对象,举行集体婚礼,然后在吴牧师妻子的陪同下去济州岛,白天度蜜月,晚上啪啪啪。

尽管已经结婚,但这些 ” 水脉 ”
不能像普通夫妻一样自愿发生性关系,他们只能按照吴牧师夫妇的命令,在规定的日子见面,并且在女方的排卵日发生性关系,结束后还要报告。

这样做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让女方尽快怀孕,怀孕和生产过程中女方的待遇也很惨,得不到应有的照顾,还要继续干活,有人分娩前 30
分钟还在发传单,甚至刚生完孩子,就被催促起来干活赚钱。

目前确认的,有 15 对 ” 水脉 ” 夫妇已经生下了孩子,有了孩子,Y
教堂就有了控制和要挟他们的砝码,
教会不让他们的孩子领取各种福利,比如国家发放的补助和福利,然后用 ” 让孩子挨饿 ”
来威胁父母,让他们老老实实替教会卖命。

另一种办法是让结婚的 ” 水脉 ” 夫妇假离婚,这样他们就变成需要抚养小孩的单亲家庭,能领取国家对他们的特殊补贴。

有个别 ” 水脉 ” 醒悟后逃离 Y 教堂,但因为已经生下小孩,后续还有一系列的麻烦。

比如一位 ” 水脉 ” 想逃跑,他跟妻子聊过几次,想带妻子孩子一起走,但妻子执迷不悟,表示 ” 永远不会离开教会 “。

没办法,他只能自己逃出来,最终跟妻子离婚,还不得不放弃孩子的监护权,离婚后,妻子跟前夫的一位朋友结婚了,朋友也是教会信徒,还曾是前夫带出的徒弟。

另一对逃出教会的 ” 水脉 ” 夫妇哭着说,他们没能带着孩子一起逃出来,感觉非常抱歉,因为他们当 ” 水脉 ”
时欠了不少债,根本没钱抚养孩子。

可怕的是,” 水脉 ” 夫妇生下的孩子从小也会接受洗脑,在跟父母相同的环境下长大,其中,女孩子未来也会成为教会性剥削的对象。

能建立这么复杂的教会,管理这么多信徒,让人不由得好奇,这位吴牧师是何许人也,哪来这么大的能力。

一位记者二十年前报道过吴牧师和 Y 教堂,2000 年 11
月他见过吴牧师,对吴牧师的第一印象是他身穿昂贵的衣服,可以算是奢侈品,还戴着一枚戒指,上面镶的红色宝石像一块糖那么大。

” 我当时以为,他所在的不是个普普通通的教堂。”

虽然外表很唬人,但吴牧师的身份完全禁不住深挖,安山当地宗教协会的一位官员表示,吴牧师现在根本不是牧师,他二十来年前就因为曲解教义被教会开除,也被宗教协会除名了,吴牧师其实已经不能称为
” 了。

而且,吴牧师管理的 Y
教堂从未在当地宗教协会注册过,也是违规的。

专家表示,Y 教堂根本不能算宗教团体,
这就是一个封闭的犯罪组织,打着《圣经》和宗教名义满足某些人的一己私利。”

从上文不难看出,吴牧师及其教会的罪行已经不是一天两天,貌似从二十多年前就开始了,这么多年一直没被揭发,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其实在之前的二十多年里,社会有三次机会阻止吴牧师的罪行——

第一次是大约二十年前,一家媒体对他们表示过怀疑;第二次是 2013 年,一位 17 岁的 ” 灵脉 ” 举报过 Y 教堂;第三次是
2017 年,有当地居民怀疑 Y 教堂不让那些孩子上学,以 ” 虐待儿童 ” 为由进行过举报。

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这件事一直没有得到重视,错过了三次挽救受害者的机会,吴牧师和 Y
教堂干了二十多年肮脏的勾当,却从没受到过任何惩罚。

这一次通过受害者举报及节目曝光,吴牧师和 Y 教堂终于引起人们的重视,目前,吴牧师因违法 ” 保护儿童和青少年法 ”
已经被逮捕。

不过,他始终不承认自己的罪行,之前节目记者去吴牧师家采访,一听说记者的身份,吴牧师就拒绝开门,避而不见,后来在法庭上,吴牧师坐在轮椅上一直保持沉默,也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三缄其口。

而且,被告吴牧师一方也提供了一些 ” 有利证据
“,比如吴牧师的照片,证明他无法自如活动,只能卧床,以此证明吴牧师身体虚弱,不可能实施性虐待。

目前,吴牧师和 Y
教堂的案件还在调查和审理中,结果还未揭晓,之前错过了三次宝贵机会,但愿这一次案件的始作俑者能受到应有的惩罚,也希望被洗脑的受害者能得到帮助,早日醒悟,开始新的生活
…….

        “唐人街”Fb每日分享澳大利亚精选新闻,让你随时随地知道澳洲最新 @玩乐、@移民、@生活资讯: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欢迎新闻爆料,洽谈合作!】微信订阅帐号:news-china-com-au

Related posts

人已赞赏
文学世界

澳大利亚 - 突发!缅甸军方朝示威者开枪,至少5名记者被捕 | 澳洲唐人街

2021-2-17 20:48:22

文学世界

澳大利亚 - 陶虹遭曝度假遭遇车祸伤势严重,她紧急回应 | 澳洲唐人街

2021-2-17 21:00: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成就您的梦想!注册就送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