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 – 一根约30厘米长、擀面杖那么粗的仪器,就这样捅进了我的菊花!(组图) | 澳洲唐人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作为一个常年重口味的中国四川人,火锅、烧烤、串串是我挚爱的美食,即便第二天腹痛不

作为一个常年重口味的中国四川人,火锅、烧烤、串串是我挚爱的美食,即便第二天腹痛不已一泻千里我也毫无悔意,美名其曰“肠通无阻”。

直到2019年7月份,我开始隐隐感觉有些不对:菊花时不时地暗暗作祟,刺痛持续1~2小时,然后又恢复如常。下意识第一反应,我是不是得了痔疮?这下得忌口了,暂时对辣椒say goodbye。

以为是痔疮,自行用药

秉承着已婚妇女要放得开的原则,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我脱了裤子往床上一趴,小手一挥呼唤队友近距离观察菊部症状。队友忍辱负重用手机拍了限制级特写,然后丢给我自行研究。

第一次观察自己的菊花,心情激动又复杂。只见它小巧端庄、文静绽放、脉络分明,并无任何异样。听闻痔疮有内痔外痔之分,难道我这是隐藏在深处的内痔,肉眼无法企及?

算了,那就试试被称之为神药的马某龙吧。一塞一抹,冰冰凉凉,症状似乎缓解了不少。于是第二天我又开开心心喝酒吃肉去了。殊不知,更大的痛苦还在前方。

一开始说是肛裂

2019年8月份的一个周一早上,我照例带薪拉屎后匆匆参加周会。领导在台上喋喋不休,我在台下如坐针毡、冷汗不止。恐怖的菊花恶魔又出现了,一阵阵刺痛从菊部蔓延到臀部深处。我整个人完全丧失了斗志,所有的意识都在与疼痛抗衡。

得马上去看医生了。我挣扎着向领导请假,火速打车前往医院。由于是临时就诊,我随机挂了一个有号的小医生。即便有心理准备,我还是哆哆嗦嗦地按照指示将裤子褪到膝盖处,像煮熟的大虾一样侧躺蜷缩着,等待被检查。

小医生说:“我要用肛门镜检查哦!”

“啊!!!痛!!!”如同柚子被强行剥开,我忍不住叫出了声。

小医生捣鼓了一阵,说:“你这不是痔疮啊!你有肛裂,只能慢慢恢复。”

肛裂?这是什么病?我一脸问号。小医生也没有多做解释,写了一张单子让我去拿药,并嘱咐我每晚高锰酸钾兑水坐浴。

又说是肛周湿疹

回家后,用小医生的方子坚持了半个多月,期间还洗心革面清淡饮食,病情却没有明显的改善。还是感觉有异样,那不是一朵正常的菊花,但痛没有之前那么剧烈了,在能忍受的范围内。

我又放松了警惕,烤串炸物又悄悄端上了餐桌。一天夜里,菊部奇痒难忍,我控制不住地用手抓挠,明显感觉有黏糊糊的液体渗出。


那不是一朵正常的菊花。丨Pixabay

我再次踏入了医院的大门。这次是位和蔼可亲的医生,下手比较温柔,照例是肛门镜侵入检查。

完事儿后,医生总结:“你这不是痔疮也不是肛裂,是肛周湿疹啊!你高锰酸钾坐浴太久了,肛周皮肤细嫩受不了刺激才引发瘙痒。我给你开一只软膏,回去涂几天就好了。”

我连声道谢,十几元的软膏就能解决问题简直太棒了!但事实证明我还是低估了对手。用完软膏之后湿疹是好了,然而菊花的刺痛还是时不时存在。后来仔细回想,这位医生当时可能被我的症状蒙蔽了,病情发展到中间我确实出现了肛周湿疹,但她忽视了我描述的阵发性疼痛问题。

终于确诊了,是肛瘘!

大受打击的我每天一斤蔬菜、不沾辣椒、少油腻……曾经叱咤美食界的我如同受了戒的尼姑,然而没有用。10月份过完35岁生日以后,我再次痛到晕厥,并隐隐感觉有点发烧。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我重新挂了一个号,继续寻医问药。

这次的医生看上去很干练。在认真听完我冗长繁琐的病情描述后,她先是眉头一锁,然后用肛门镜检查后初步判断:“可能是肛瘘,位置比较隐蔽不容易发现,你马上去做个肛门B超,确认瘘管位置。”

一脸懵逼的我,揣着检查单去做从未听说过的肛门B超。如果说肛门镜检查是徒手剥柚子那种强度,肛门B超就是古代撞城锤攻击城门的效果——一根约30厘米长、擀面杖那么粗的检查仪器直捅菊花深处乱搅一通。

生不如死的五分钟后,报告出来了:瘘管长5厘米,在肛缘触及索条状硬块,按压重度疼痛。

我拿着检查结果回到医生办公室,她温柔地说:“找到你痛的根源了,就是这个瘘管。这个跟痔疮不一样,没法保守治疗,只能通过手术解决。”


各种肛肠疾病丨原图:orangecountysurgeons.org

我迷惑不解地问道:“医生,我怎么会得这个病呢?”

“这个病因很复杂,根据你的经历,可能是长期腹泻导致的肛周反复感染。B超显示目前只是一个普通的中高位肛瘘,你得尽快决定手术时间,拖得久了有可能恶化成复杂性肛瘘,到时候手术更复杂且复发的几率更大!”

好吧,找到病因也算解决了问题的一半。约定好手术时候后,我反而坦然了不少,不料这时医生来了一句:“做完手术会更痛的……”

曾以为肉体疼痛的顶峰是顺产,直到做了肛瘘手术

2019年12月12日,一个本该充满激情买买买的日子,我却爬上了手术台。第一次做全麻手术,姿势像顺产生娃时那么豪迈不羁。挂好静脉通道后,医生朝我嘴里塞了一根塑料管,然后我就不省人事了。

等听到耳边有人叫我名字时,手术已经完成了。我不能动弹,唯一的感觉就是菊部好像被塞入了一团什么东西,火辣辣的痛。队友找了个护工阿姨把我推回了病房,此后的几天我感觉像是进了监狱。

据我观察,肛肠科病房入住的病号主要有三类:一是入门级痔疮,二是进阶级肛瘘(就是我这种),三是地狱级肛周脓肿。大家的日常流程差不多,早上起床后尽量排便,然后排队换药,再打两个吊瓶。然而普普通通的排便环节,手术后简直让人万念俱焚。


普普通通的排便环节,手术后简直让人万念俱焚。丨图虫创意

第一天,我哭着拉了一坨红烙铁。

第二天,我嚎叫着拉了一个仙人掌。

第三天,伤口拆线像用沾满辣椒的刀片反复割肉,然后又拉了一个天马流星锤。

第四天,我告诉队友,不要理我,我已经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了。

每次上药,主治医生还要用力拽一拽挂线用的皮筋,说皮筋掉了才算真正进入恢复期。场景太过血腥,只能总结为“一扯一刮一坨纱,一药一塞一声妈”。

当然,肛肠科也有温馨的时刻。”今天你拉了吗?”是病友们晨间交谈的例行问候语,再比如排队换药时病友间也会亲切交谈——

“你是肛瘘还是痔疮?第几天了?还痛不痛?”

“今天换药的医生手重不重?我刚听到有个大爷叫唤!”

“纱布扯出来又塞进去,还要把腐肉刮了肉芽剪了,能不痛吗?!”

“听说有个哥们昨天出院就跟朋友吃烧烤庆祝,今天又回来报道了……”

根据病情严重程度,痔疮<肛瘘<肛周脓肿,换药期间收到的敬佩眼神逐层递增。

第五天,医生笑眯眯地通知我可以办出院手续了,并又给我开了一张单子。一看,持续换药14天,每日一次,我当场晕厥。

随后的14天,一天比一天轻松了,但也要面临其他问题。车是没法开了,我只能打车或者乘坐公共交通去医院换药,路上稍微一颠簸,又是一阵冷汗。再比如早上忍痛换了药,下午或晚上又排便,我就得再去一趟医院清洗换药。

复工后,我买了一个镂空的坐垫放办公室,上洗手间还得带一个水壶冲洗器。实在痛的时候,就服用止痛药。饮食自是清淡了很多,这么一折腾,我多年的腹泻也缓解了不少。

简简单单一个手术,我前后花了180天才找到病因。菊部有问题的朋友一定要尽早就医,有些疾病需要我们一生与之和谐共处,有些疾病则需要当机立断,斩草除根!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着方,可联络我们。

“唐人街”Fb每日分享澳大利亚精选新闻,让你随时随地知道澳洲最新 @玩乐、@移民、@生活资讯: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欢迎新闻爆料,洽谈合作!】微信订阅帐号:news-china-com-au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健康医药

澳大利亚 - 惊心动魄!知名医生突发胸痛,自己指挥抢救自己时心脏骤停…(组图) | 澳洲唐人街

2021-3-11 9:59:50

健康医药

澳大利亚 - 58岁中国阿姨挺不起腰板,竟是全身筋骨“蛀空”!女性朋友们要注意“大姨妈”出走后...(组图) | 澳洲唐人街

2021-3-12 10:34:2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