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 – 靠萌翻红第一人,腾格尔才是娱乐圈真正的团宠 | 澳洲唐人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最近,飘找到了一处新的笑点宝藏——看王俊凯模仿腾格尔。《恰好是少年》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刘昊然cue。。。
            最近,飘找到了一处新的笑点宝藏——看王俊凯模仿腾格尔。<br />

《恰好是少年》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刘昊然cue他用腾格尔的方式唱《丑八怪》。

王俊凯嘴上说拒绝,却兴奋地舔起嘴唇:

来源|《恰好是少年》(下同)

这欲拒还迎的小表情,像极了“明明已经在家准备了一礼拜,上台前却客气地扭捏一下”的小朋友。

紧接着他一开嗓,飘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这也太像了吧?!

陶醉的表情,自然的颤音,精准的发声位置。

次元壁碎了一地,每块碎片都写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要不是王俊凯同学前两年就以《天堂》和《隐形的翅膀》展现过模仿腾格尔的功力。

我还以为他是把腾格尔老师给吃了……

来源|《中餐厅》

擦干眼角笑出的眼泪,飘也忍不住想要和大家聊聊“模仿界”的事儿:

为什么是腾格尔?

为什么还是腾格尔?

为什么是腾格尔

腾格尔会被视作模仿秀的热门对象,并不令人意外。

足够的国民度+超高的辨识度+颇具戏剧化的表现方式,都令他成为了非常理想的模仿模板。

贾玲、谢娜、王祖蓝……

还有哪个专业模仿咖,没上过“模仿腾格尔”这门必修课?

来源|《百变大咖秀》

但令人有点意外的,是腾格尔对待模仿者的态度。

早年,谢娜可称模仿腾格尔的先驱。

由于本质上是为了呈现喜剧表演效果,她的模仿无论肢体还是表情,都是怎么喜感、夸张怎么来。

来源|《快乐大本营》(下同)

而腾格尔站在后台亲眼看着别人“演”的自己,只有非常短暂地闪过本能般的惊讶和不可置信。

但很快……

他就接受了这种设定,开心地和谢娜同步演了起来。

当然,如果仅仅是做到“玩得起”,也不算十分出奇。

腾格尔令飘惊讶的是:

他性格中有一种真正意义上的随和——不仅“玩得起”,更能一起玩。

而且玩得比其他人更疯、更野、更放得开。

讲真,腾叔应该是最喜欢在别人模仿自己时“突然现身”的本尊吧?

我有理由怀疑,他就是喜欢看别人尴尬又惊吓的样子……

来源|《百变大咖秀》

当然,仅仅是吓模仿者一跳,远远不能满足腾格尔想要互动的热切心情。

可以说,一般的模仿,到了本尊回应这一步就已经很精彩了。

但腾格尔,硬是开创了一种新的“模仿售后一条龙”。

就拿模仿腾格尔的先锋人物王俊凯来举例吧。

看看他都受到了怎样的待遇。

待遇一:当众表扬,亲切鼓励。

对于王俊凯的模仿,腾格尔第一时间不吝夸赞:

已经登顶!比我更像!

待遇二:在线观看,“公开处刑”。

在节目上在线观看王俊凯模仿自己的视频,并且录下所有反应。

观众表示都看得脚指头抓地了。

腾叔依然兴致勃勃: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来源|《见面吧电台》(下同)

待遇三:技高胆大,套娃模仿。

腾格尔模仿王俊凯模仿腾格尔,相似度惊人。

抓住了王俊凯表演颤音时候“好像吓一跳”的特点哈哈哈。

求王俊凯的心理阴影面积。

这样随和甚至热情的腾格尔,后来的“主动出击”,“反向模仿”也就并不意外。

从2017年的《隐形的翅膀》(又名《钢铁之翼》),到后来宛如“阿波罗之怒”的《日不落》,再到《硬汉卡路里》甚至和花泽香菜合唱的《恋爱(死)循环》……

腾格尔以一己之力,做到真正意义上的“血洗歌坛”。

在他的努力下,无数歌曲焕(回)发(不)生(去)机(了)。

来源|《不凡的改变》

如今,模仿腾格尔早已不仅是模仿秀舞台上的经典曲目。

更是席卷娱乐圈的时尚狂潮。

周深、黄龄、蔡依林、王俊凯、王艺瑾……

都曾沉迷在对腾格尔的颤音模仿中,无法自拔。

而腾格尔硬是用鲜明到逆天的个人风格和两万公里的草原也拴不住的好奇心,把这场“游戏”变成了双向箭头。

这样随和可爱的歌神,谁不爱呢?

为什么还是腾格尔

三年前,腾格尔掀起的欢乐风暴,要归功于他的随和与有趣。

而三年后,腾格尔依然能够站在欢乐风暴的中央,却要归功于他的“任性”。

腾格尔的B站主页已有75万粉丝

坦白讲。

腾格尔开始踏上反差萌的翻唱之路后,飘飘也有过担心。

能一起玩固然很好,但就怕他太想融入年轻人的世界,有时刻意迎合反而会令人尴尬。

打个比方吧。

好比你二大爷跟你讲自己当年是如何逃课的,那蛮有趣。

但如果你二大爷催着你逃课跟他去网吧,那就有点尴尬了。

但腾格尔之所以能成为一个玩不坏的梗,就是因为:

你大爷始终还是你大爷。

仔细想想,腾格尔的“一起玩”始终建立在不变的前提上:

他只参加自己感兴趣的游戏。

同时,他只用自己的方式参加游戏。

不必担心他过度讨好观众。

因为腾格尔始终不是一个喜欢去迎合的人。

换发型后参加采访,主持人说“不同的发型,体现了不同的人生阶段,不同的心境”。

大概就是想引导腾格尔说上了年纪,更加佛系,才从长发变作了光头。

来源|《光荣绽放》(下同)

而腾格尔却没接茬,实实在在地说:

我是因为头顶谢顶,专门找发型师给我设计新发型,人家给我设计了光头。(这个发型师没给钱吧叔?)

而腾格尔喜欢的是什么呢?

其实也很简单:大家的喜欢、重视和热闹的陪伴。

看起来“酷萌”的腾叔,其实也有着身为艺术家相当纤细感性的一面。

他曾经讲述自己在《北京欢迎你》中演唱了不少内容,却在播出后才发现被剪掉了。

而在此之前,他还专门告诉家人朋友,在电视上等着看自己。

这样的“不重视”,令他耿耿于怀,甚至赌气地说再也不愿配合这种表演。

而当《天堂》被模仿了N次之后,或许很多人已经忘了:

那本是一首抒情的、并且略带一些伤感的歌。

其实腾格尔的很多歌里,都笼罩着这样一股若有似无的伤感,宛如草原上吹起衣角的微风。

腾格尔说,这种伤感,其实是一种淡淡的孤独。

而这份孤独,来源于童年生长在草原上的体验。

开阔的草原,稀少的人烟,令他小小年纪就品尝了孤独的滋味。

生活在别处。

难以拨冗的人,爱向无人处休憩。

游牧之人,却更向往、享受和大家一起热热闹闹玩耍、被人重视的感觉。

来源|《鲁豫有约》

但,虽然喜欢被认同、被关注。

腾格尔也有他的坚持——永不放弃做自己,始终要用“腾格尔”的方式唱歌。

他说自己曾经试过搞别的音乐风格,比如更加受人欢迎的摇滚。

但最终,还是选择了看起来并不那么好走,却是自己最想走的路。

因为假如做的不是自己喜欢的东西,在他看来,也就无异于真正的自己不复存在。

来源|《光荣绽放》

所以,当你了解腾格尔多一点,你就会发现:

各种起劲的“翻唱”“破次元壁”,绝不是出于“想跟年轻人一起玩”的讨好。

而是享受着“做自己、也能够得到大家的喜爱”的开心自在。

任性和随和,乍一看好像是有点矛盾的。

但在腾格尔身上,却得到了神奇的统一。

仔细想想,好像秘诀也没什么特别高深的,无非就是:

足够尊重别人,也足够尊重自己。

对待翻唱,他从不觉得是好玩。

而是将每一次翻唱都视作二次创作,觉得一定要唱出自己的风格。

来源|《话事人》

身为老牌艺术家,他始终没有端着架子,处处可见对别人的尊重。

综艺中他不小心叫错马思超的名字,所有人都在笑,只有腾格尔非常愧疚,一直努力在弥补:

来源|《亲爱的客栈》

可是他对自己的尊重也同样明确——他足够喜欢自己,也足够坚持自己。

所以我们看到的每一首翻唱,都不是有腾格尔的影子,而是腾格尔把原唱变成了影子。

这种强大的个人感染力,就来源于他足够喜欢自己的“任性”和坦然。

        “唐人街”Fb每日分享澳大利亚精选新闻,让你随时随地知道澳洲最新 @玩乐、@移民、@生活资讯: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欢迎新闻爆料,洽谈合作!】微信订阅帐号:news-china-com-au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文学世界

澳大利亚 - 拜登变这样?两位前、现任美国总统怪异合照引热议 | 澳洲唐人街

2021-5-9 12:08:04

文学世界

澳大利亚 - 盖兹结婚先征求前女友同意 婚后还每年与她度假 | 澳洲唐人街

2021-5-9 12:16:0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