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前执意嫁到印度的厦大女孩,如今怎样了?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来源|世界华人周刊

ID|wcweekly

人类天生爱慕强者,所以有美吹、德吹、日吹、英吹、俄吹等,这并没有什么不妥。
真正卑劣,有人一边吹捧外国,一边谩骂祖国,甚至是以诋毁的方式。
更加诡异,有些人竟然以各种谎言、疯狂吹捧明显不如中国的国家。
比如12年前,那个执意要嫁到印度的厦大女孩。
2002年,一名叫郑墨沫的女孩考上了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厦门大学。能考上这种双一流的学府,显然她就是父母口中所讲的“别人家的孩子”。
在大学里,她的表现依旧亮眼,在第一学期就荣获“本专科优秀三好学生”,随后又当上了宣传中心的学生会干部。
 
从厦大毕业后,她又前往法国攻读金融硕士。结果在2008年前往美国参加一次学术活动时,邂逅了一个印度的男孩辛格。
辛格同样来美国游学,是印度理工学院的本科在读生。两人越聊越投机,发展成为了恋人的关系。在甜蜜中如坠云雾的她,感觉开启了一段全新的人生旅程。
但她的朋友们都不看好这段恋情,觉得印度人卫生意识差,不尊重女性,教育程度低下。
当她把打算与辛格结婚的消息告诉父母后,更遭到了父母的坚决反对,母亲断断续续哭了一年。
的父母,当然都希望女儿嫁得近一点。二老压根不知道印度在哪儿,只是听说印度很穷且很迷信。
而在男方那边,同样不顺畅。印度的主流仍是包办婚姻,自由恋爱都被人指指点点,更不用说娶在长辈看来“行为放荡”的外国女性了。辛格的父母,也明确反对二人的关系。
但在爱情中,有着“罗密欧与朱丽效应”。当一对恋人遭到外界的阻碍时,不仅不会分开,反而会爱得更深,情感变得更加牢固。
历经波折的郑墨沫,最终冲破了层层的偏见和藩篱,在2009年嫁给了印度人辛格,圆满了这场跨国的恋情。
如果故事到此结束的话,简直可以给这个女孩送上一首梁静茹的《勇气》。但接下来的故事大跌眼镜,这个金融系的高材生,竟然在反华的道路上勇猛冲锋。
2011年,她发布了一条微博:“珍爱、远离中国。”在她的眼里,曾经生养她的祖国,简直浑身缺点一无是处。
她对中国的经济很悲观,说中国在20年内成为了“廉价品出口大国”,以后“肯定会不可避免地经济衰退,GDP下跌4、5个百分点”。
 
很抱歉,她的预言不灵验。中国的经济依旧突飞猛进,像野牛般一往无前。
她对于中国的环境污染,更是痛心疾首。在她眼中,即使是印度污染最严重的城市孟买,空气质量也能与风景秀丽的海滨城市厦门有一拼。
我随手搜了下厦门的空气质量,一连串的优,适合外出活动。反观孟买,则是醒目的红色:中度污染。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对于中国的敌视却有增无减。
新冠疫情爆发时,她也跟着污蔑中国。哪怕世卫组织已经发布了权威结论,她依旧将武汉和新冠肺炎联系在一起。
 
去年6月,中印边境冲突爆发后,她大言不惭地说那片小地方是藏羚羊与藏野驴的领土,那些热心维护领土的人,都是“傻×韭菜”。
由于她的言论过于出格,已被微博封杀。
为什么一个高材生,嫁到外国后,会变得如此敌视祖国呢?
究其原因,她很可能是受到了丈夫的影响。
她的丈夫辛格是一名狂热的反华分子。不仅公开支持“港独”,还经常在网络上发表仇恨中国的言论。
 
正常的女孩,面对这种情况时肯定会为祖国辩解,甚至与老公划清界限。但郑女士,坚定地站到了丈夫身边,也成为了一名反华“斗士”。
而在反华的同时,她对印度爱得无比深沉,为成为一个印度人感到无比骄傲。
自从嫁给如意郎君后,郑墨沫的眼睛里就满是星星。在她看来,丈夫身上的优点太多了。比如“丰富平和的精神世界、哲学的思辨观、尊重所有,等等。”
更让她骄傲,丈夫身居高种姓的阶层。算起来是“武士”,也就是第二梯队的刹帝利。
她洋洋自得地把姓氏改成了夫姓,以高种姓人群自居。同时调侃在印度的中国人,基本都是商人种姓,也就是第三梯队的吠舍。
 
志得意满的郑墨沫,越来越喜欢印度,这种喜欢渐渐演变为病态的迷恋和吹捧。她声称从印度身上看到了美国的影子,印度在几十年后将发展为与美国并肩的强国。
即使有许多穷人躺在孟买火车站的地板上,在她眼中也散发着人性的光辉。“无家可归者把这里当成了家,不用在室外遭风吹雨淋。”
 
文明的国家,自然孕育出文明的族群。在她眼里,印度人的素质都是杠杠的。普遍爱干净、讲卫生、护公物、不随地吐痰、身上更没有异味,个个都性感好闻。
没错,她说得都对。在堆满垃圾的河流里捡东西,喝一瓶能降伏新冠病毒的牛尿,再来场酣畅淋漓的扔牛粪大战,这些人肯定也是没有异味的。
而且,郑女士有个很不好的习惯,说印度人个个都“性感好闻”。这种见面就闻人的动作,也不知是礼仪还是风俗。
这样的国家,这样的人民,怎么能够独自享受嫁到印度的快乐呢?
于是她加入了一个中印恋人的微信群,鼓励中国女孩嫁给印度男生。
意外,像郑墨沫这种人,现实中还不少,有个专门的名词叫“印吹死挺”,意思就是“那些极力吹捧印度,死也要力挺印度的人。”
比如著名的音乐人、主持人高晓松,他曾经在节目中就狂赞过印度,因为“这个国家有一种多数国家都没有的平和”。
在高晓松看来,虽然1962年的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中国大胜,但印度本身不尚武,所以人家根本不在意。
但是这个民族有韧劲,不管哪个异族来统治,他们还是能把传统文化的代表种姓制度代代传承。
而且,圣雄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实在是惊天地泣鬼神。你打我一百次,最后把手打酸了,无奈放弃了,于是达到了独立的目的。
由于他们不尚武,以至于参加那么多届奥运会,只得过一块奥运金牌。你看他们,有多平和呀!夫唯不争,故莫能与之争!
“印度整个社会的平和,到处见不到警察,贫民窟里那么大但是犯罪率很低。”这样的国家,难道还不值得吹一波吗?
看完高晓松的“高见”,你会发现其中漏洞百出,完全经不起推敲。单单是一个犯罪率低,就离谱到了天际。
根据不完全统计:“印度每天都会有4位妇女死于家暴;每年都会有1000多名女性被硫酸毁容;成千上万的婴儿被流产,其中99%都是女婴。”
还有些时候,这些印吹的言论,会充满互相打架的矛盾。
 比如郑墨沫曾经感激地回忆,印度爷爷又是塞钱,又是托关系,才帮她办下了证件,从此她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印度人了。
而且,她还毫不避讳地表示,印度的中产阶级家里普遍有低种姓的仆人。小姑妈家里就雇佣了10岁的童工,每天洗碗、服、拖地板。
 
公然贿赂,雇佣童工,还称呼他们为仆人,难道这些不是一个现代国家的耻辱吗?
但在郑女士的眼里,这些都不算事儿。搞双标,她是专业的。
根据郑墨沫在B站的自我介绍,她和老公现育有一儿一女,目前仍居于美国加州。
敢情她吹了那么久印度,却没有留在这个国家。
如今印度疫情以狂风之势席卷,也不知道她有没有返回印度。不过回不回都差不多,美国的疫情比印度好不到哪去。
● 左边二人为郑墨沫和辛格
有网友评价道:“郑墨沫可谓是坏出了国门,坏出了新高度。”
一个人,绝对不能以造谣诋毁的方式批评自己的祖国。这种人无论是哪国人,都会被正义的民众鄙视。
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绝大多数鸟儿是温和善良的,但总有少数恶鸟仿佛从地狱中爬出。她的成绩虽然出众,但人品实在不敢恭维。
面对这种小丑的叫嚣,视而不见很难,他们就像苍蝇一样深谙烦人的技巧。最好的方法是远远地超过他们,让事实胜过诡辩。
电影《鸟人》中有句台词:“要么飞,要么坠落,这是的规则;要么飞,要么坠落,这是展翅的规则。”
我们不想坠落,所以只能飞翔。而当你飞得足够高的时候,就再也听不见小丑的叫嚣了。

Related posts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社论点评

澳大利亚 - 《无依之地》与美国不该存在的恐惧 - 澳洲唐人街

2021-5-1 16:18:02

社论点评

澳大利亚 - 汉堡快“灭绝”了吗? - 澳洲唐人街

2021-5-13 1:24:5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