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stralia-[Female] How did these girls fight back after being tricked into a XNUMX million yuan project? (Photos) | Australia Chinatown

Release your eyes, put on headphones, and listen~!
除夕夜,我在北京过的。大年三十的早上,我就发现不对劲了。看到微博有个词条:“一亿

除夕夜,我在北京过的。

大年三十的早上,我就发现不对劲了。看到微博有个词条:“一亿人原地过年”

一亿人?我和大多数网友一样感觉自己被诓骗了,不应该是五六个亿?

同时,我也意识到,异乡人为了回家过年,真的很拼。从排队核酸检测到排队抢票,扫了无数次健康宝,终于证明了自己很健康,最后健康的回到家里。回过头来,那些留守在原地过年的人,她们的除夕是怎么过的?我除夕的工作和任务,就是瞄准她们——那些原地过年的女孩。

image
△我以为有5亿人

—01.诸多第一次—

很多人把第一次贡献给了2020年春节。

第一次做饭,把厨房熏得烟雾缭绕,豆角烧五花肉倒了半瓶酱油,接着“洋洋自得”发朋友圈远远的呼唤:妈妈我长大了!

饭第一次自发打扫房屋、清洗玻璃。第一次,站在异乡的街头给亡故亲人烧纸钱。

image
△街头烧纸有隐患

童姥的第一次,说出来让我震惊:“这是我28年来,第一次离开父母过年。”

童姥是位女性安全博主,最显性的特性是独立,她本人行事如同外形一般利落。在她拍的女性安全的视频里,常常犀利得只漏出眼逢,抖落罪行的时候嘴巴像打机关枪。我以为像她这样的独立女性,很能自洽的独处,但对于不能回家这回事儿,童姥显然十分局促也很焦灼。

image
△独立女性童姥

我打趣说:原来你对父母依赖这样深?对团圆也如同世俗那样执着?

她说对啊,那又怎么了,依赖父母、盼望团圆不是丢人的事儿。为什么没回家呢?童姥半个月前就发过朋友圈:回去怕被隔离,隔离结束,可能工作全完了,拍视频这个事儿,线上不能完成。

image
△童姥的疑虑除夕怎么过呢?

童姥本来想和朋友组局,但又迟迟不敢组:“万一就能回去了呢,疫情常常发生变化?”童姥聊完后,我下意识收集信息才了解到,像她这样的女孩其实很多。和父母天南海北后,表面上的她们总是能独当一面,可以独居、可以加班一个人回家、能扛工作的雷,事实上,她们对家庭的依赖似乎从未断过“奶”。有女孩,活了30年,第一次知道不能回家一直流泪。她反复计算着家乡和过年地的距离,她也把过年第一次痛哭,贡献给了2020除夕。

起初,我始终不能理解:为啥要回家,为啥非要过年回家,团圆有那么重要吗?

后来,我才知道,过年回家和父母团圆,是她们难得能均匀呼吸、充电的时候。—02.第一次自在
—阿勒是四川人,按照当地习俗,腊月三十吃年夜饭之前,应当跟上大队伍去祭祖,炮火连天。初一早上起来,吃完汤圆就要回外婆家里,午饭前再去祭祖一次。如此的除夕,阿勒过了27年,年年如此,雷打不动。

越是长大,阿勒越是不想去祭祖了,一到这两天就意味着满山跑,早上不到八点钟就被父母从床上拖起来,面对成堆的亲戚。2020年,阿勒除夕前5天便开始放假。

前三天时刻关注疫情动向,关注防控,后面爸妈直接打来电话:麻烦,别回家了,香肠腊肉寄过来。

image
△四川人不能少的腊肉

阿勒觉得开心,感到一种成长似的自在,终于不用满山爬着祭祖,清早爬起来到处走亲戚了。闷头睡,打游戏,打开70集电视连续剧,大胆安心的追剧。对于除夕夜怎么过,阿勒完全没想过:“怎么过,得过且过又睡过。”

自在到第三天,阿勒觉得不对劲:“想出门,想说话,但不知道找谁。”朋友圈出现全国各地的实时定位,本来说不回家的同事都回家了。阿勒没有准备年货,但在腊月二十九的时候找市场买了草纸,预备找个街头给家里的老人烧过去。阿勒说,这是她第一个自在年,不过这份自在不过如此,不如漫山遍野的跑,叮铛咣啷发鞭炮。虚假繁荣也是繁荣。

image
△除夕祭祖

—03.没有比孤单更生动的形容词—

放假3天,二妮3天没洗澡,就这么一个人烂在床上、客厅、厨房、卫生间。为什么不回家?
其实这已经是她第4个不回家的春节。但也确实是第一个没有团圆打算、吃年夜饭的除夕,是的,对二妮来说今年比较特殊,因为今年没有团圆。具体原因,二妮说不上来,无非是生活中的一些突变,原本的计划泡汤了,她就这样落了单。“我有安排了。““我还是打算回家。”“我要陪一个没人陪过年的朋友。“

“我得去趟天津。”她突然才发现没什么朋友:“都是骗子,这座城市最后还是空了,人和车明显都少了,和往年差不多。”

image
△空旷的街道

腊月二十九的时候,二妮深夜独自出门散步,骑上自行车,大胆放开双手:“再也不用避开人了,也避开车了。”二妮说,对比起往年,地铁还是热闹的,空荡荡的车厢,突然多了很多异乡人,各自抱着手机,表情严肃,唯独这里没有过年的气息。除夕到底怎么过?大概是加班,和家里的猫过:“也就热闹那一会,一睁眼一闭眼就过去了。”

image
△今年北京的地铁尤其热闹

—04.流浪汉拯救计划—

今年是个特殊的年份,很多人回家的路被阻断。去年爆发的时候,很多人已经回到了家中“幸免一难。”观察了一个星期,我朋友圈基本分成两派,一些人锣鼓喧天,见老友,吃香喝辣。而上面记录的这些女孩,则早早的就体现出了除夕焦虑。

虽然不明说,但言辞里问的都是:怎么过?哪里过?你们怎么过?可不可以和我一起过?腊月28、29的那两天尤其。老实讲,我甚至能从她们朋友圈的文字,闻到一股:尸腐味。——你感觉她们呼吸着在发朋友圈,但其实上只有躯壳一具,灵魂早就被别的团圆和热闹带跑了。

image
△除了自己,好像一切都快乐

索性我过年也没团圆,不如就和童姥搞个「流浪汉打捞计划」吧。

我们准备打捞起身边那些除夕没人陪,不知道如何过年的异乡女孩们。找个地方,大家简单的聚一下,虽然不能替代女孩们真的想见的人,但起码让她们看上去没那么孤独。

偷偷的,我和童姥发起一场计划,定好了场地,搞到了她们地址。除夕当天,我们敲了5个女孩的门,去接她们团圆。开篇台词就是:可以和你一起过年吗?

05.啥也不是

敲开各位家的门搞突袭,我才意识到自己这件事情可能做对了。有的人把门口贴的很热闹,红红火火的春联,但进门啥也不是,打开冰箱空荡荡。

image
△空空的冰箱

有女孩在正在修暖气,家里乱糟糟一团,窗户都被掀开了。“平时没时间找人上门修,哆嗦了好久,今天可算安排上了。”我说都已经立春了,已经不冷了。

image
△民工女孩

有女孩正在工作,仰天躺在床上,房间静悄悄的,也没有电视机,音响里出来的播客声音,才让气氛显得热闹些。更多的主题是乱糟糟,平时什么样子,她们的屋里还是那个样子。二妮家里沙发上散落的衣服是最有年味的地方,昨天她出门了,成堆的衣服里若隐若现出红色的袜子。她还去了市场,花了三块六,扯了一条红布,有老人信这个,除夕的时候缠一块红布在腰上,来年可以健康平安。

image△唯一的年味

—06.我也想你们—

“可以和你一起过年吗?”我敲了8个女孩的门问道。有的拒绝了我:“咋不早说,刚刚约了晚上吃火锅。““不能,狗子会哭的。““你看看我们家,像过年的地儿吗?”

最后我成功捞到了7个女孩,接上她们,费劲的打车,费劲的去到好不容易定上的小公寓。过年的活动内容不在计划之内,因为我相信只要女孩聚在一起,一定可以过个不错的年。事实上,她们在出门前,也各自带上了特产、河南的烧鸡、陕西的烧烤、重庆的辣子鸡、四川火锅底料、家里实在啥也没有的,带了洗洁精。

image△洗洁精,为年夜饭贡献一份力量

以及扑克、桌游、游戏机和部分男家属、男闺蜜。与其说,她们带上了逗闷子的玩具,不如说她们把家乡和念想带去了临时公寓,不出意外的话,她们应当在家里,也是吃的这些,玩的这些。公寓很凄凉,没有家味,一开始童姥都打算放弃了:“还是去餐厅吃饭吧。”我说再怎么凄凉,都不如年三十大家在外面奔波的凄凉,人多了,味儿就有了。

image
△健康聚会,进门扫扫健康宝

果然,随着大家陆陆续续的进屋,天南地北的特产凑齐了一桌简单的年夜饭,吃喝玩乐一应俱全。笑声起来了,电视机响起春晚的前奏,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原地过年的女孩,除夕都是怎么过的?我们的节奏是老旧的,吃、喝、打牌、玩游戏、等春晚、一起守岁。但对于大多数的我们而言,体验是新奇的:阿哈?原来异乡的年也可以过得红火。凌晨钟声的前夕,也是我们作为“工具人”各自散退的时候,大家各自和父母亲人拨通了电话。“干什么呢?别哭啊闺女,明年再回来?”“哭啥,你看,我和朋友们一起吃饭呢,可开心了?““我们想你。““我也想你们。”

image
△和父母视频,一直解释裤子不短,足够保暖

—07.我不希望见到你了—

聚会散去,有女孩对我说:“希望明年今日,我们不会再见了。”这个年过得费力,临时的找场地、聚集人员、凑年夜饭、排队打车这些都不算什么。一堆人在这样的节日凑在一起,最费劲的是假装,装得很开心,笑得很大声。

气氛稍微冷却些,大家都有种秘而不宣的尴尬,有眼力见的人马上用下个梗接上,我们尽量不让自己安静下来。不能说「有点惨」,这样感觉很对不起眼前这些人;也不能说「很开心」,这样又感觉对不起在家守候的亲朋。非常暧昧的心情,非常特殊的除夕气氛。

image
△认真和家人一起看春晚

城市里面,几乎听不见炮火声音也看不到烟花。新年几乎就是悄悄地来,又悄悄的走,唯一能起到提示作用的便只有时针了。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从庚子年过渡到了辛丑年,新一年的阳光并没有特别之处,期待发生的仍然没发生,不想发生的仍然在发生。但我还是隐隐感到到一些不同。今年的新闻、宣传的关键词,再不是团圆、聚首。但人们还是翻越重重困难,如同当年被推翻的柏林墙一样,团聚是唯一目的,爱是最大正当的理由。

image
△推翻柏林墙,因为想和爱的人团聚

image
△为了回家,寒流下排队检测剩下这些的男孩女孩们又得到了什么呢?

我觉得是体验。《鼠疫》中的一句话,或许也可以这样说:“这个没有爱的世界真好比死人的世界,总有一天人们会厌倦监狱、工作和勇气,去找回可人的面庞和柔情似水的心曲。”很多人前面20、30年过着同样的年,于是每年便会假性陪伴,人在家中,魂魄在远方,渴望新鲜和不同。

经此一役,和父母隔着屏幕,人在远方,灵魂早就呆在父母身边,第一次终于体会到和亲人别离的辛酸。△和家人打电话,忍不住红眼眶,说的最多的是:你放心,我很开心。我们或许遭受了孤独,但收获的是珍惜和警醒。明白了什么是覆巢之下无完卵,太阳底下发生的任何事,都和我们相关。

今年之后更珍惜和爱的人相处的时间,爱护宇宙中的一切。因为,今年除夕发生的这一切不过都是被放大了。疫情即生活,生活即苦难。即便没有2020,曾经也有很多不能回家、无家可回的人,只是今年多了许多许多人,大家一起在苦海中继续前行、战斗。

Reprint Statement: This article is reprinted and published, which only represents the attitude of the original author or the original platform, and does not represent our views.Only an information publishing platform is provided, and the article may be appropriately deleted.Contact the original author who has objections and requests for deletion.

"Chinatown" Fb shares selected Australian news daily, so that you can know the latest Australian news at anytime and anywhere @玩, @Immigration, @生活信息: 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Welcome to the news to discuss cooperation! 】WeChat subscription account: news-china-com-au

Related posts

People have appreciated
China News

澳大利亚 - 新加坡和日本都在冲击香港金融中心地位,香港顶得住么?(组图) | 澳洲唐人街

2021-2-15 10: 40: 21

China News

Australia-A netizen wins Taobao's "empty shopping cart" award, but there is only one steaming rack for RMB 8.5 (Photos) | Chinatown, Australia

2021-2-15 11: 00: 29

0 replies AArticle author Madministrator
    No discussion yet, let me talk about your views
Personal center
shopping cart
coupon
Sign in today
New private message Private message list
Search
Fulfill your dreams!Sign up for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