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stralia-British man regrets evacuating Wuhan a year ago: I really hope I missed the charter flight | Australia Chinatown

Release your eyes, put on headphones, and listen~!
这是他一年前撤离武汉和现在的一些感想。https://t.co/LHLZ8edRsv— BBC Ne。。。

这是他一年前撤离武汉和现在的一些感想。https://t.co/LHLZ8edRsv

— BBC News Chinese (@bbcchinese)
February 2

·罗(Matt Raw)接到“离开武汉”的指示时,他非常乐意遵命。

整整一年后,现在他却但愿“从未登上”那架返回英国的航班。

39岁马特·罗是2020年1月31日登上英国撤侨包机离开武汉的83个英国人之一,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他的母亲和中国籍的妻子。

被认为是新冠病毒疾病发源地的武汉当时已经封城,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都一再升高,让当地人非常恐惧。

英国撤侨包机的用意是要将英国公民及其家人撤回到安全的英国,但马特·罗表示他觉得自己“被骗了”,“受到误导而撤回英国”。

In fact, this was not his original plan.

一开始,英国政府表示撤侨包机仅限于英国公民,这意味着马特需要抛下中国籍的妻子,而他不愿意这么做,因此决定留下来。

原本他计划隔天要帮当地居民兴建医院,因此他还把自己的工具留在门口。但是包机预定起飞的前几个小时,英国政府宣布英国公民的中国籍家人也可以登机。

马特说他在凌晨4点接到最新消息,行李收一收就前往机场。

但现在,马特说他宁愿自己“没有登上撤侨包机”。

他说自己被英国政府骗了,“他们说谎,我们被告知离开武汉,回到英国,英国是安全的。”

“其实如果我们留在中国,我们会更安全,更自由。”

“他们(中国)采取速战速决的方式,立刻封城,这是正确的决定。”

登上同班撤侨包机的还有家住伦敦的段丽萍(音译),她清楚记得当时的有如逃难的情景。

武汉宣布封城的时候,59岁的段丽萍正好在武汉探亲,和家人一起过农历年。

虽然有幸能够登上包机返回英国,但她表示担心感染新冠病毒让整趟旅程“神经紧绷”。

“有两名英国人没办法上飞机,因为他们体温过高。”

“飞机上非常的安静,你可能听到婴儿哭闹声,但成年人没有一个人说话。”

“我一路上都离别的人远远的,而且都戴着口罩。”

“我很难呼吸,简直是累死了。”

在撤侨包机降落的两天前,英国出现首次新冠病毒确诊病例,但她表示在抵达机场的时候,没有任何人穿戴个人保护装备。

“我跟他们说‘离远点,我们是从武汉来的’,但没人理我。”

不过英国政府还是用大巴接机,警车开道,把所有撤侨包机的人都送到威勒尔(Wirral)的阿罗公园医院(Arrowe Park
Hospital)隔离两个星期。

马特表示,从机场前往隔离医院的290公里路程“令人难熬”,段丽萍则表示她对于大巴司机连口罩都没有戴感到吃惊。

抵达医院后,他们被送往和医院大楼分开的职员住宿大楼,里面有公寓式的住房和共用厨房。

马特一家人和另外一对母女分配住在同一间公寓,马特表示还好,他们彼此相处非常融洽。

他说住在那里“很快乐”,还表示,“阿罗公园的工作人员让人惊讶。”

他说有一名医生在他们隔离的14天里,“工作了157个小时”,照顾他们的其他工作人员的“牺牲奉献精神让人感到惊讶”。

就连外面的天气也有助于他们度过隔离的日子,因为“整整两个礼拜每天的天气都糟透了”。

“我想不起来什么时候有过那么糟糕的天气,我根本也不想出门。”

阿罗公园医院的医疗负责热斯蒂芬森(Nikki Stephenson)医生表示,对于医院员工提供的医疗照顾感到“非常自豪”。

“我们只在48小时以前收到通知,所以要在很短的时间做好准备,非常忙乱。”

“我们获得的回馈都非常好,当时对新冠病毒并不了解,但隔离结束后所有人都是健康的,我对此感到非常自豪。”

但是段丽萍表示,新冠病毒检测得到阴性结果是“幸运”,“如果当时有一个人有新冠病毒,我们所有人都会被感染。”

14天之后,所有搭撤侨包机返回英国的人都获准离开。

段丽萍说,隔离是一个“特别的经验”,但是能够回到伦敦的家“如释重负”。

她说,她在武汉的家人现在反而倒过来替人在英国的她担心,但是她告诉家人说“这里的人不会恐慌”。

马特一家人现在已经在柴郡(Cheshire)的纳茨福德(Knutsford)安顿下来,但是他说他从一开始就受到网络霸凌,有些人相信撤侨包机把新冠病毒带到英国。

他说一直到现在还是有人在网络霸凌他。

“有人这么认为让我很伤心,我们不想带新冠病毒到英国,没有人想要那样。”

“我们已经尽了一切可能,我们一整年没有出过远门。”

他说他没办法回去武汉,因为他的母亲患有失智症,进入中国的严格的隔离检疫措施对她而言太难了。

“每段旅程都要隔离两个星期,还有个人检疫措施,他们做的非常严格滴水不漏,真的要向他们致敬。”

他说自己算是撤侨包机中“比较幸运的一个”,因为他现在全职照顾母亲,很多其他人都破产或和家人住在一起。

,他还是对搭上撤侨包机的决定感到后悔。

“如果我们留在武汉,一开始的两三个月里关在小公寓里会很难受,但是他们清理掉病毒,生活已经恢复正常。”

“我真希望那天夜里我继续躺在床上,隔天去帮忙盖医院。”

“这里在柴郡的乡下,我们住在小房子里,有个鱼池,但我们被困在这里。”

“这还是我们的监狱。”

        “唐人街”Fb每日分享澳大利亚精选新闻,让你随时随地知道澳洲最新 @玩乐、@移民、@生活资讯: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Welcome to the news to discuss cooperation! 】WeChat subscription account: news-china-com-au

Related posts

People have appreciated
Literary world

澳大利亚 - 杨安泽宣布确诊新冠 正积极参与竞选纽约市长 | 澳洲唐人街

2021-2-5 1: 40: 23

Literary world

Australia-It is said that the newspaper group will "fight to the end", and retail investors will be scattered... | Australia Chinatown

2021-2-5 1: 45: 21

0 replies AArticle author Madministrator
    No discussion yet, let me talk about your views
Personal center
shopping cart
coupon
Sign in today
New private message Private message list
Search
Fulfill your dreams!Sign up for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