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stralia-You said, the Spring Festival Gala sketch, why doesn't it taste like that | Australia Chinatown

Release your eyes, put on headphones, and listen~!
过去的央视春晚有个特殊的 " 赵本山时间 ",意思是,十一点到零点钟声之前,必定播的是赵本山的小品。。。。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border="0" src="https://cdn.china.com.au/wp-content/uploads/2021/02/13181456/20210213071456-60277c7033588.jpg"/></p>

过去的央视春晚有个特殊的 ” 赵本山时间
“,意思是,十一点到零点钟声之前,必定播的是赵本山的小品。这十分钟的小品全家无人缺席,大家看完赵本山的小品,就放鞭炮的放鞭炮、睡觉的睡觉去了。

赵本山告别春晚后,这个 ” 赵本山时间 ”
变得不再那么重要。去年春晚,拿到这个时间段的是肖战和谢娜的小品《喜欢你喜欢我》。

春晚年味儿不再那么重,好像就是从 2012
年赵本山缺席春晚开始的。很少再能有一个节目,将全家人统一在电视机前。

赵本山第一次上央视春晚是 1990 年,表演了小品《相亲》。在这之前,他被春晚拒绝了 4 次。有一次他带了 10
瓶茅台想走后门,但是没有门道。后来自己躲在宾馆,把茅台全喝了。《相亲》之后,赵本山的时代来了。

赵本山高峰期从 1999
年开始,那一年他和宋丹丹、崔永元表演了《昨天、今天、明天》,这是赵本山本人最满意的作品。那之后的十年,春晚舞台是赵本山的天下。2001
年《卖拐》捧红了范伟,2009 年《不差钱》捧红了小沈阳。

2011 年《同桌的你》是赵本山在春晚的绝响,此处省略一万字。

赵本山的高峰时期,其实是小品的第二高峰。

第一高峰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陈佩斯和朱时茂这对黄金搭档为开端。1984
年,陈佩斯和朱时茂在春晚上表演了《吃面条》,喜剧小品这一艺术形式第一次面向观众。在那之后,小品开始红红火火,陈佩斯和朱时茂在九十年代无人能敌。1989
年,小品开始取代相声,成为春晚的第一主角。1994 年,小品节目多达 8 个。

小品最红火的那二十年,各路派系涌现。1991 年,巩汉林和赵丽蓉第一次合作《母亲的心》,从此二人以母子相称;1996
年,潘长江带着《过河》,我们知道了 ” 浓缩的都是精品
“。以陈佩斯、朱时茂、冯巩、赵丽蓉为代表的京津小品,以严顺开为代表的南派小品,以赵本山、范伟、宋丹丹、黄宏、潘长江为代表的东北小品,充实着春晚的语言类节目。

那个年头的春晚,真正的令人期待。小品中的段子,必定能流行一整年,直到下一年新的段子将其取代。那个年代,春晚就是最大的流行。

小品的流行有两大时代背景:一是电视机的普及,晚会这种节目形式方兴未艾;二是改革开放后,人们思想解放,摆脱伤疤,对纯粹娱乐充满精神向往。赵本山诞生于这两大背景之中,他与陈佩斯的不同是,以民间艺人的直接娱乐,盖过了话剧派小品的学院化娱乐。

同样的,小品的没落与电视媒介、晚会的式微也是同步的。

多屏时代决定了人们的注意力难以再集中在同一圈层。” 共同注意力 ”
被分化,没有谁再能垄断一代人的记忆。

至于晚会,它大概像《综艺大观》《曲苑杂坛》一样,难再回来了。这些年来,游戏综艺、真人秀、网综等冲击着传统节目形态,晚会早已被年轻人扔到角落蒙尘。谁还要看晚会呢?就连各大卫视费尽心思搞出的跨年晚会,年轻人也已经不买单了。

人们也从别的方面分析过小品的没落,譬如讽刺功能的退化,小品节目受到较为严格的审查。

春晚承担着共同记忆的功能,这就像戴了一把枷锁。春晚对小品的要求:3 句台词一个小包袱,10 句台词一个大包袱,30 秒让观众笑
3 次,节目时长 10 分钟。赵本山、范伟、宋丹丹都曾表示过春晚的重压,搞笑的人自己连续十几年透不过气,多么讽刺。

2004 年赵本山曾开口 ” 炮轰 “:”
春晚大肆删改和相声小品,创作跟不上,如果还不改变方式和模式,相声小品早晚会被春晚逼死,春晚也会越来越不好看。”2009
年,赵本山在接受采访时说:” 央视审查永远是这样的,观众都笑翻了,就他们(审查者)几个脸是青的。”

宋丹丹曾说:” 除非他们拘留我、给我判刑,不然我真的不想去春晚了。”2020 年,宋丹丹明确表示不会再演小品。

而当春晚不再受欢迎,小品也就无处可去了。

相声在郭德纲的带领下,找到了商业模式,小剧场、商演、音像制品,电视成了它生长的土壤之一,而不是唯一土壤。所以近些年我们看到了相声的复兴。可小品的声量却越来越小。

与相声相比,小品的商业化是一大难题。宋丹丹早就说过:” 小品太短小了,10
分钟,各种因素导致它必走下坡路。是不是灭亡我不知道,有一天会有另外的形式替代小品。小品太难了。”
短小的小品要像相声、话剧一样走剧场好像也不合适。赵本山的本山传媒商业化的底色仍是二人转,而非小品。德云社已经能规模造星,可小品除了早期捧出了腕儿,后起之秀很难再在商业上有所作为。

从创作上看,小品的萎缩也是理所当然。小品虽然短小,但创作难度很大,不是什么人都能攒的,它对创作者的生活经历、台词能力、凝练功力要求很高,在此之外,还要懂讽刺幽默。

小品鼎盛时期,冯小刚、王朔都帮着弄小品,赵本山九十年代初的作品就有 3
个研究生在帮着弄策划。腕儿起来了,接商演、开公司,赚钱的门路多了,背后搞创作的人却分不到多少羹。明摆着吃力不讨好,后来写小品的人宁愿去写情景喜剧、电视剧、电影,因为挣钱多。很少有人像赵本山一样出手阔绰,给御用编剧何庆魁一给就是一百多万。
[1]

连小沈阳今年都上了《我就是演员》,说不想再演小品了,因为研究不出来好的包袱,小品现在都是喜头悲尾,自己不喜欢。2019
年,葛优跨界来春晚演小品,还以为是小品起死回生之兆,没想到是回光返照。

小品的顶峰时期过了后,我们能看到小品的场合大多是东北三省的地方台,尤其是赵本山的大本营——辽宁卫视。后来也出了几档关于小品的综艺,譬如《欢乐喜剧人》,有意思的是,发起人是郭德纲。

春晚的小品节目依旧还在,贾玲的大碗娱乐、沈腾的开心麻花成了顶梁柱,再加上德云社,三大喜剧团队垄断了春晚语言类节目。

但经典少了。不知是时代过去了,还是小品这一艺术形式注定走向消亡。人们听相声、看脱口秀、看辩论节目,语言从未式微,人们对 ” 讽刺
“” 吐槽 “” 幽默 ” 仍然求之若渴,只是小品不再流行而已。

2011
年之后,我对春晚的记忆就好像喝醉酒断片了一般,想不起来什么经典节目。往年,初一吃着年三十的剩饭剩菜,就着字幕看春晚重播是我们全家人的保留节目,现在好像没有什么节目值得我们如此咀嚼。

我小时候真的很喜欢看小品。我家那时有一套赵丽蓉老师的碟,经常拿出来放,因而我对赵丽蓉老师的小品台词倒背如流。

” 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

” 春季里开花十四五六,啊六月六啊看谷秀啊春打六九头,这么包装简直太难受,我张不开嘴儿,我跟不上遛,你说难受不难受!”

讽刺现实,深度幽默。

巅峰时期过后的小品,开始堆砌网络热词、抄网络段子、追逐热点、死板教化,难以见到巧妙的构思与创意,演员比谁声音大,编剧比谁更尴尬,流量明星穿着红毛衣闭眼狂欢。小品成了孤独的、低质的自娱自乐。

” 群英荟萃?我看就是萝卜开会!”

据说赵丽蓉老师在准备《打工奇遇》时,为了写 ” 货真价实 ” 四个大字,练了几个月。

这么多年过去了,说来说去,其实还是 ” 货真价实 ” 四个字。

        “唐人街”Fb每日分享澳大利亚精选新闻,让你随时随地知道澳洲最新 @玩乐、@移民、@生活资讯: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Welcome to the news to discuss cooperation! 】WeChat subscription account: news-china-com-au

Related posts

People have appreciated
Literary world

Australia-Taobao, the first koi in the Year of the Ox was born, but she said: The car and Moutai are all gone | Australia Chinatown

2021-2-15 23: 35: 23

Literary world

Australia-The man called the White House many times and threatened to kill Biden and everyone! | Australia Chinatown

2021-2-15 23: 45: 23

0 replies AArticle author Madministrator
    No discussion yet, let me talk about your views
Personal center
shopping cart
coupon
Sign in today
New private message Private message list
Search
Fulfill your dreams!Sign up for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