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stralia-Coronary Disease Traceability Investigation Helps China Get Rid of the Pot? WHO accused of self-defeating credibility | Australia Chinatown

Release your eyes, put on headphones, and listen~!
世卫组织结束在中国武汉的新冠病毒朔源调查后召开新闻发布会。(美联社照片)世界卫生组织(WHO)专家组。。。
            <p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border="0" src="https://cdn.china.com.au/wp-content/uploads/2021/02/16133752/20210216023752-602b30004a881.jpg" style="margin-left:auto;margin-right:auto"/><br />

世卫组织结束在中国武汉的新冠病毒朔源调查后召开新闻发布会。(美联社照片)

世界卫生组织(WHO)专家组结束了在新冠病毒最初爆发地武汉与中国专家联合进行的溯源调研活动。参与这次调研的世卫专家称,引发这场大瘟疫的病毒“极不可能(extremely
unlikely)”从实验室外泄,而通过动物中间宿主传染到人类是最为可能的。这个结论以及专家组在中国官方安排下进行的活动招致了观察人士的严厉批评、质疑,被指缺乏科学调查所必要的透明度,是按照中国当局的剧本配合演戏。

调查结论:实验室外泄“极不可能”

世卫专家组一位负责人周二(2月9日)在武汉与中国专家联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最有可能是通过动物中间宿主传染到人类的,但极不可能从实验室外流。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武汉病毒研究所的P3和P4实验室一直被怀疑是造成这场世界大瘟疫的源头,也是人们对此次WHO溯源调查的关注焦点,尽管中国官方及其严密掌控的媒体宣传极力否认并试图转移大众的视线。

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源头调查组专家组成员,丹麦科学家彼得·本·安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离开武汉时在机场挥手。
(2021 2 年 月 日 10)

世卫专家组负责人彼得·本·安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在发布会上表示,依据世卫专家组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调查以及与科研人员交流得出的结论是,病毒极不可能从实验室外泄,未来不会就此作进一步调查。

发布会上,中方专家梁万年称,疫情爆发前武汉病毒所完全没有新冠病毒,因此也就没有泄漏病毒的可能。

不过,这位中方专家的话显得在给安巴雷克的上述结论画蛇添足,而且与众所周知的情况截然不同。

国际媒体曾广泛报道,一年多前武汉肺炎爆发后,武汉病毒所研究冠状病毒的负责人、人称“蝙蝠女郎”的石正丽博士陷入焦虑恐惧中,说她好几夜没合眼,反复回想自己的每一项研究,每一个动作,不停地自问病毒是不是从她的那些实验室泄露的?

世卫专家在联合记者会上宣布的这个调查结论其实并未出乎许多人的意料。一些评论人士甚至认为,这些世卫专家在武汉的溯源调查活动和专业言论与中国官方的期望和舆论导向相当协调一致,进一步损害了这个管理人类健康事业的联合国机构的公信力。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在相关报道的通稿中称,“在蝙蝠和穿山甲中发现了与新冠病毒基因序列具有高度相似性冠状病毒,但相似度尚不足以使其成为新冠病毒的直接祖先;水貂和猫等动物对新冠病毒高度易感,提示蝙蝠、穿山甲或者鼬科、猫科动物,以及其他物种都可能是潜在的自然宿主。”

这篇通稿还提到,“华南海鲜市场新冠病毒可能通过感染者、被污染的冷链产品、动物产品等途径引入,但尚无法确定。”

华尔街日报报道指出,WHO调查组声称的新冠病毒也有可能是通过进口冷冻食品传染给人类的说法,“是中国官方媒体大力宣传的一种理论。”

而世卫组织网站上刊登的食品安全指导意见对冷链食品传播病毒的理论予以否定:“迄今为止,尚无病毒通过食物或食品包装传播导致呼吸道疾病的证据。”

观察人士:武汉病毒所疑为COVID-19源头

有视频显示,世卫专家组的车队进入武汉病毒所时,安保严密,气氛紧张,媒体和围观群众都被挡在警察和便衣人员组成的人墙外面,使这个地点的高度敏感性和神秘感更加凸显出来,却没有减少一些学术界人士对新冠病毒源于实验室的高度怀疑。

在美国从事基因研究的科学家敬博士对美国之音表示,“这就是一场戏,大家照剧本演各自的角色罢了。出发之前就已经知道结果了。”

这位从事学术研究多年的旅美华人科学家表示,他以科学常识和专业经验来判断,无论这次世卫调查结果如何,荼毒世界的新冠病毒起源于武汉和出自实验室的嫌疑都无法消除。

“这次病毒爆发,武汉再怎么样,那个嫌疑也是洗脱不了的。”敬博士说,“那个()大家都看到,就是从武汉开始的。那个源头就是在那里。你再怎么样推到国外都是没用的。然后武汉又有病毒所,哪有这么巧的事情?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怎么可能跟它没有关系呢?就看你说不说真话而已。”

提起武汉世界军运会前当局举行的抢险演习中包含新冠病毒事故的项目,敬博士指出,这绝不是一次偶然的巧合。“肯定是它有因才有果的。一定是有这个东西,当局才会想到搞这个演习,”他说。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中国问题学者宋永毅教授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对这场姗姗来迟的联合调查所得出的结论不抱信心,但是基于他对政权的了解,一些中国科学家急于获奖拿世界第一,他认为病毒从武汉病毒所实验室跑出来的可能性至少是50%。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你再去调查,已经是马后炮了。”宋永毅说,“你说怎么可能调查出什么太大的东西?已经隔了一年多了。该要搞掉的证据它早就搞掉了。我本人至少相信50%这个是实验室里出来的。我倒并不一定认为是它有意泄露的,但是你去看石正丽那些报告,你去看那些家伙吃饱了饭没事干,去搞那些东西。而且他们要在搞那些东西上拿世界第一。”

国际舆论一直批评中国政府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缺乏信息透明度,质疑北京当局掩盖真相的声音不绝于耳。一般相信,中国的染疫确诊病例和死亡数字被刻意压低瞒报,与17年前北京的萨斯(非典)瞒报,以及上世纪90年代河南省“血浆经济”导致的艾滋病大规模传播事件的瞒报,一脉相承。

张海:世卫沦为掩盖真相的工具

中国官媒报道表示,世卫与中国专家联合专家组共同研究了大量的疫情相关数据资料,现场考察了包括金银潭医院、华南海鲜市场、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内的9家单位,与医务人员、实验室人员、科研人员、市场管理人员及商户、社区工作者、康复患者、牺牲医务人员家属、居民等进行广泛交流,不断凝聚科学共识,联合研究成果已基本形成。

上述列举的参与交流的人员,并不包括公开要求会见这些世卫专家的死于新冠肺炎的普通市民的家属。

武汉肺炎疫情追责人士张海(张海提供图片)

在深圳工作的武汉人张海过去一年来坚持为他染疫病亡的父亲向被怀疑隐瞒疫情的武汉当局问责。他对世卫专家组在武汉期间未能与向官员追责的难属接触表示失望,并对这些专家在武汉溯源调查的活动和作出的结论表示高度不认可。

张海对美国之音表示,世卫专家组来武汉的活动都是当局安排的,没有独立性,而瞒报疫情的武汉当局造假说谎已经是轻车熟路。

张海对美国之音表示,世卫组织已经沦为帮助掩盖真相的工具。他说,“世卫组织现在已经沦为一个工具,就这么简单。不可能存在所谓的正义这些东西。我已经看不到了。”

美方观点:病毒源自武汉

对于是否认定武汉为新冠病毒发源地的问题,2月9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Ned
Price)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他不认为任何讲道理的人会争论新冠病毒出自其他地方。

这位发言人还表示,美国方面期待看到世卫专家组的调查报告,然后再根据美国情报界掌握的情资和相关分析得出自己的科学结论。

1月15日,世卫专家组抵达中国的第二天,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国务院发布的一份声明中提到,武汉病毒所多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秋天就发病,出现和新冠肺炎一致的症状,而该所的石正丽公开表示她那里是
“零感染”。蓬佩奥根据新的情报指出,石正丽等研究人员早就开始研究一种代号为RaTG13的蝙蝠冠状病毒,这种病毒与导致当前世界大流行的新型冠状病毒有96.2%的近似度。

目前无法得知世卫专家们在武汉病毒所是否问及蓬佩奥提出的上述疑问或者是否得到合理解释。

重要数据资料疑遭清除

可以了解的情况是,这次延宕了一年多的溯源调查经历了不少波折才得以成行。很长一段时间里,北京方面坚决反对这项调查,惧怕武汉被确定为病毒源头而受到国际社会追责,后来为了缓和国际压力,才表示赞成进行调查,但坚持在中国的调查工作要由中国专家掌控,并要求世卫组织不能只调查中国,还要对美国、意大利、伊朗等疫情严重的国家也进行调查。直到临行前,北京又以签证和疫情为由将世卫专家组的行程又延后大约一周。

此外,就在世卫专家组等待签证期间,英国《星期日邮报》记者约翰逊·布克斯(Johnson
Bucks)1月9日报道说,数百页跟最高机密的武汉病毒研究所做研究有关的信息遭到删除。
报道指出,由国营的中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网站发布的超过300项研究的详细内容不复存在,其中包括许多调研动物感染人的疾病的研究资料。

在美国从事基因研究的科学家敬博士指出,石正丽团队2020年2月在Nature(自然)期刊发表有关RaTG13实验的学术论文,但是却说这个实验样本没有了,非常可疑,而且不符合科学实验的规范,应该从发表这篇论文的期刊撤稿。

评论:警惕中方不实信息

2月11日,任职于美国军方的中国问题专家罗森(Ben
Lowsen)在美国刊物《外交家》上发表文章,提醒世卫组织对中国提高警惕。

文章说,先前被拒绝进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世卫小组看来为目前的获准进入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使其自身的信誉受到危害。文章说,允许中国按照不同的规则行事,而不为阻止其“统战”的虚假信息而设立壁垒,已使世界卫生组织一再陷入尴尬境地。

罗森指出,中国政府提供的信息根本不可靠。

他在文章中进一步指出,这不是为了开脱其他地方对COVID-19危机的处理不当,但正如已故的李文亮医生的例子和武汉市市长周先旺的言论(对媒体承认没有向公众及时通报,而他的采访后来被删除)所示,中国是唯一一个大肆撒谎和掩盖这种大流行病的主要国家。

这篇文章认为,“即使是现在,北京仍在公开而且显而易见地企图把责任甩到中国以外的任何地方。”

武汉市民求解疑团

新华社2月9日的报道称,2019年底,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市暴发,中国迅速采取行动,主动通报疫情信息,采取最全面最严格的防控措施,疫情防控取得显着成效。

从网络上的反应来看,许多武汉市民并不认同官媒上述报道所要表达的疫情在武汉市爆发后中国的积极表现。

2020年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武汉市民姚青在地方政府办公地点举牌维权(资料照片)

被疫情衍生灾害伤及的自由职业者姚青对当局在武汉疫情之初的表现深感困惑。她对美国之音表示,原本希望世卫专家来武汉能解开一些疑团。

姚青说,“特别是武汉当时既然已经发现了冠状病毒,到了哪个层次?他们是怎么去汇报的?在哪个流程出了问题,导致武汉在封城前夕还在搞吃万家宴的活动?(报道)八名医生被训诫这种情况到底是谁作的(决定)?到现在也是一个疑团,到现在也没解决。我想,世卫组织过来的时候是不是也一并解决这些疑团?”

这位为自己在疫情中受到次生伤害而要求索赔的女士提到的八名被训诫医生,据信包括李文亮医生。

最早在微信群中拉响疫情警报却遭到当局封口的李文亮医生不幸染疫殉职后,众多中国网民和公共知识分子随即表态发声,抨击官方把李文亮等医务人员率先对平民发出的疫情警报迅速打成谣言,又通过各种行政手段隐瞒真相,淡化处理肺炎病毒人传人的危险情况,以至于错失控制和灭除疫情的良机。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

2月6日是的李文亮不幸染疫病亡一周年纪念日。中国当局对这个日子没有作公开表示。而中国内外和线上线下在李文亮忌日当天有民间自发的纪念活动。一些前往李文亮墓所在的烈士陵园献花祭祀的武汉市民惊奇地发现,李文亮的名字在烈士名录上被刻意遮盖,人们难以找到他的墓碑所在位置。

对于有关当局这种被认为侮辱烈士的作法,武汉市民姚青问道:“李文亮的烈士墓被掩盖,他们在害怕什么?”

        “唐人街”Fb每日分享澳大利亚精选新闻,让你随时随地知道澳洲最新 @玩乐、@移民、@生活资讯: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Welcome to the news to discuss cooperation! 】WeChat subscription account: news-china-com-au

Related posts

People have appreciated
Literary world

Australia-China insists not to expose raw data to WHO experts who had heated debate with Beijing | Australia Chinatown

2021-2-17 22: 06: 22

Literary world

Australia-furniture shakes wildly!How terrible was the strong earthquake in Japan last night?Many netizens are making real shots | Australia Chinatown

2021-2-17 22: 15: 21

0 replies AArticle author Madministrator
    No discussion yet, let me talk about your views
Personal center
shopping cart
coupon
Sign in today
New private message Private message list
Search
Fulfill your dreams!Sign up for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