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stralia-Aung San Suu Kyi was detained. Why the coup in Myanmar?How did it happen? | Australia Chinatown

Release your eyes, put on headphones, and listen~!
International Analysis Written: Mao Yuelin's spokesperson for the "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 in Myanmar's ruling party announced the state counsellor Aung San Suu...
            <img border="0" src="https://cdn.china.com.au/wp-content/uploads/2021/02/03211606/20210203101605-601a77e5bf8a6.jpg" style="margin-left:auto;margin-right:auto"/><br />

国际分析撰文:茅岳霖

在缅甸执政党「全国民主联盟」发言人宣布国务资政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总统温敏等政要被缅军软禁后,缅甸军方2月1日发表声明,根据宪法条款,实施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缅甸总统府亦宣布,将国家权力移交给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Min
Aung Hlaing)。

至此,缅军在当天发动的突然政变已基本成功。缅甸军方再一次展示了其压倒性的角色。

政变信号早已发出

此次风波早有迹象。在2020年缅甸大选之前,缅甸军方就有意对民盟阵营的拉票行为旁敲侧击。《伊洛瓦底新闻》指出,敏昂莱将军已在2020年8月14日向缅甸95个政党中的34个「友党」宣布,称「自己有足够的勇气」为国家做任何事。这一信号很快被缅甸国内各党派第一时间视为「政变」信号。

此后,民盟当局在选区的安排和设置上也采取了不利于军方阵营的做法。

对缅甸民众来说,政变其实是早有知觉的事情,点击看解说

位于内比都的联邦选委会(UEC)以疫情控制与区域安全为由,逐渐取消了该国7个省、邦的部分选区,到2020年10月30日,缅甸全境共有42个乡、镇级行政区与627个村级行政区被取消选举和投票资格,它们大多位于勃固省、钦邦、克钦邦、克耶邦、孟邦与若开邦等少数民族聚居区,波及人口超过150万人。但疫情最严重的仰光省却不受任何影响。

由于被取消的选区包括亲军方的「巩固与发展党」(巩发党)及其友党控制区,这种放逐特定党派的做法,也再一次刺激了缅甸军方。

对此,也就在大选开始前,缅甸军方开始在2020年11月2日至5日间批评民盟当局在大选期间的「无法接受的错误」,质疑选举委员会是否公正。2020年11月5日,缅甸军方还援引宪法,强调自己「国家监护者」的身份。

虽然到2020年11月8日,敏昂莱宣布「接受大选结果」(即民盟取得联邦议会476个民选议席中的396席,稳获执政地位),但到11月30日,缅甸军方就开始启动对大选程序的调查。

在2020年大选前,缅甸国内即有动荡隐患,点击看解说

虽然缅甸选举委员会在12月10日拒绝了缅军要求「复核投票」的请求,斥责其为「非法」,但缅军随即在12月23日自行发布了「大选舞弊」的调查报吿,敏昂莱本人还在1月8日发布了有关大选舞弊的调查信息。到1月12日,敏昂莱还在会见来访的中国外长王毅时通报了大选舞弊的相关信息。至此,军方对「大选舞弊」的干预态势,已开始急转直下。

到2020年1月14日,由于缅甸人民院议长迪昆妙(T Khun
Myat)拒绝了军方有关举行大选舞弊特别会议的请求,缅军在20日开始大造声势,要求当局面对「政治困境」。26日,缅甸军方正式宣布,称缅甸2020年大选有「860多万张选票有可能存在舞弊情况」。随着敏昂莱在1月27日宣布「可能会废除宪法」,缅甸局势也转入了最紧张的时刻。因此2月1日的突然行动,实际上并不令人意外。

为何发动政变?

有分析认为,缅军总司令敏昂莱将军即将在2021年退休,他本计划在2020年大选后,依靠亲军方的巩发党和军方控制的25%的固定议席,以多数议席取得缅甸总统一职,随着民盟再度胜选,敏昂莱的计划就此落空。

与此同时,民盟的大胜令军方颇有危机感。军方政变是为了防止民盟继续利用执政地位扩大影响力。民盟处于政治改革需要,一直致力于削弱缅甸军方特权。军方对此也深为清楚。

昂山素姬在缅甸的崇高地位并没有发生变化,但出乎西方人预料的是,缅甸人并不是因为她在民主领域的贡献而对其尊崇;而是因为她是国父昂山将军的血亲,才对其顶礼。而昂山将军和缅军之间的关系,不亚于昂山家族的血缘关系。(路透社)

无力自保的民主

必须承认,民盟方面对于此次政变并非毫无知觉,但他们对于军方的信任似乎已经到了麻痹大意的地步。此前,民盟中央执行委员会成员吴缪纽(U
Myo Nyunt)1月26日表示,民众没有必要担心缅军发动政变,因为单方面控制政权是违法的。

而今,当缅军断然发动行动时,民众也的确没必要担心:因为一切都在当天上午结束了。

从某种意义来说,缅甸军方的控制力仍然是当下缅甸不容忽视的一股力量。军方不仅掌握全国军事力量,手握四分之一议会席位,还有权任命国防部、内政部和边境事务部的高级官员并直接向军方总司令负责。这决定了在修宪、民族和解、安全发展等核心政治议题上民盟政府难以绕过军方。而民盟当局的实际表现似乎更只像外交部。

相对于西方国家指责昂山素姬姑息缅军在若开邦纵兵杀人,以暴戾手段应对「罗兴亚人」问题,信奉上部座佛教的缅族百姓反而支持当局采取雷霆手段。昂山素姬也因此收获了缅甸国内缅族七省的压倒支持。(美联社)

其次,以昂山素姬2016年率团祭扫缅军在缅北的战死者墓地为标志,民盟因此调整其革命等主张,逐渐修复与缅军等极端保守团体的关系。至此,民盟已经把目标从团结全缅135个民族,转向了取悦占全国5,300万人口68%的缅族。

这种取舍会带来局部利益的剧烈交换与损失:民盟从此在掸邦、钦邦、若开邦等少数民族对抗强烈的聚居区丧失民心,很多青年学生和活动家也离开民盟自立门户。当民盟确保了在缅族聚居的七个省和靠近伊洛瓦底江的四个邦的领导地位时,其「在缅军控制区寄人篱下」的局面也由此形成。

再次,2019年以来,民盟当局已通过行政命令,要求在缅甸全境建造昂山素姬之父,缅甸「国父」、缅军缔造者昂山将军塑像;昂山素姬在2020年下半年后的助选活动中多次提到缅甸「国父」昂山将军,大肆宣传其与昂山将军的血缘关系。环顾缅甸国内相对保守的政治环境,民盟此举是为了将自己与缅军的利益深度绑定。然而这种军方和民盟「双赢」的局面,实则也持续巩固缅甸军方的威信和势力。

于是,随着缅甸军方突然以大选舞弊为名,对胜选的民盟当局展开扫荡,缅甸军方重夺大权,重建军政府也迅速成为事实。当各界民主人士指责政变非法时,昂山素姬及其当局的无力,正成为该国乃至各地的一个注脚:缺少暴力保障的民主,可能是难以持久的。

        “唐人街”Fb每日分享澳大利亚精选新闻,让你随时随地知道澳洲最新 @玩乐、@移民、@生活资讯: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Welcome to the news to discuss cooperation! 】WeChat subscription account: news-china-com-au

Related posts

People have appreciated
Literary world

Australia-rolled blank silver!Can the US "leeks" open up the second battlefield to "bloodbath" Wall Street? | Australia Chinatown

2021-2-4 13: 24: 07

Literary world

Australia-Kazakhstan's anti-China war is heating up, human rights leaders: fear of massive unrest |

2021-2-4 13: 29: 07

0 replies AArticle author Madministrator
    No discussion yet, let me talk about your views
Personal center
shopping cart
coupon
Sign in today
New private message Private message list
Search
Fulfill your dreams!Sign up for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