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stralia-Rethinking the environment and human destiny during the pneumonia epidemic: An interview with Chinese artist Cai Guoqiang – BBC News

Release your eyes, put on headphones, and listen~!
中国艺术家蔡国强前往法国,在新冠疫情仍然肆虐的期间,试图以作品传递艺术家对人类生命以及自然环保的反思。

.

2020年刚刚过去,面对造成全球天翻地覆的新冠肺炎,中国艺术家蔡国强在回顾去年唯一一场大型艺术展演中呼吁,人类需要重新思考与大自然以及环保的关系。

这场大型艺术展演是一场焰火表演——《悲剧的诞生》,分别以一幅书法、一首诗与一场戏为主题,表达人类在历经磨难后,依然抱有坚定的希望。

在国际间享有高知名度的中国艺术家蔡国强在接受BBC中文视频专访时,从旧作品《》谈起,并谈到在全球各地肆虐的新冠肺炎,艺术家该如面对自然的反扑,又同时对于人类未来抱持希望。

以下访问内容及顺序经调整及删减,受访者言论不代表BBC立场。

从《天梯》谈起

2015年夏季的一天,破晓时分,中国艺术家蔡国强在岸边点燃引信之后,一座长达500公尺长的弯曲铁梯,缓缓升起在中国福建的小渔村天空。

火焰缓缓从天梯的底端沿着引线和金色烟花喷管,最后迅速向上引燃爆炸,沿着阶梯一阶一阶的往天空窜去,60秒的绚丽爆炸后,火光再从铁梯上一点点熄灭。

Ladder

“天梯”是蔡国强历时21年制作的作品,在欧美以及亚洲经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最后在家乡泉州成功。

这是蔡国强历时21年制作的作品,在欧美以及亚洲经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最后在家乡泉州成功。

曾拿下奥斯卡奖最佳纪录片的导演麦唐纳(Kevin Macdonald)将蔡国强这个“登天”的创作旅程录制下来,完成了纪录片《天梯:蔡国强的艺术》,该片在串流平台Netflix(网飞)上播映,引起许多讨论。

除了捕捉到蔡国强为何如此执着于《天梯》这件高难度作品之外,蔡国强也谈到了有关艺术与中国政治的关系;作为当代最瞩目的中国艺术家之一,蔡国强曾负责设计北京奥运烟火、“建国70年”庆祝晚会烟火以及“中华民国百周年”跨年晚会烟火等。

事实上,向“宇宙”或“外星人”传递信息的《天梯》中,似乎浓缩了蔡国强作品中浓厚的宗教意味——原因是他来自于自小成长于婚丧喜庆仪式多样,道教文化兴盛的福建泉州。

蔡国强说,泉州这地方虽然地方比较偏僻,有点像是台湾那边的鹿港,不是北京或上海大都市,相对有更自由的空间,“因为天高皇帝远,然后还迷信!”他又说,尽管当年在中国大陆“文革”期间不可去寺庙参拜,但还是悄悄搞各种“封建迷信”、信风水等等活动,对这位艺术家的少年成长有很多启发。

BBC中文:这些年来,你在台湾做了很多展览,包含《海峡》等作品。你曾提及,台湾对你来讲有一种文化上的亲近感,可不可以叙述你对台湾的感觉?

蔡:中国现代艺术作品在社会上发表是比较困难,那个时候是中国“文革”时期,然后毛泽东去世、中国经济改革开放,一步步开始慢慢走。因为社会相对宽松,艺术相对能发表,但我应该也算比较早离开中国大陆。先到日本,之后在美国、欧洲等处做展览,工作需要大量的英文,我大致上依靠助理帮我翻译;所以,1997年、98年开始来台湾,我就很兴奋。可以用中文说自己的理念,或者谈诗或讨论哲理、谈风水。在台湾谈这些真的如鱼得水,交了很多朋友。

.

出生于1957年,蔡国强在福建的小渔村成长

反思疫情:“人类是卑微的”

BBC中文:在疫情蔓延的夏天,在法国酒乡干邑制作这件作品《悲剧的诞生》。最初的灵感是什么?

蔡:2019年轩尼诗跟我谈到这个计划,准备在法国做一件作品。当时,我正在欧洲做一个西方艺术史之旅,刚好会到法国南部,因此我就到干邑去看看。

坦白说,当时我并不知道要呈现什么,但我在那边看着那条运送酒桶的河流,几百年来竟然就因为它,酒送到了全世界;因为我是在福建泉州渔港长大,对大海很有感情,也做了很多有关船的作品,我就想那就让酒桶放在河流上,像一条龙,里面装满了烟花。

后来又想到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 )思想中关于酒神的讨论;尼采在《悲剧的诞生》书中讲到人类应如何放弃掉所谓“科学、理性”,以一种比较“感性”的态度来面对所谓“人的悲剧”,并用酒来表达。

然后,也想到了中国“酒仙”李白的大作《将进酒》,大家都知道这大作的气势,李白说的“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就是一种气势,正是我们人类走向未来需要的一种自信;我是感受到中国古人,尤其是像李白这种精神,在我们今天通过诗转播开来。

现在因为疫情,大家都处于困难的时候,我也希望大家还有这种气势磅礴、自信的精神。当然,这计划也有一种“仪式感”——希望老天爷“保佑”我们人类,于是把酒洒在大地上,作为一个传达:我们人类是卑微的,对于大自然则是赞颂!

蔡国强的烟火作品

蔡国强说烟火也许也是看人类艰苦远行的一个阶段,见过了那么漫长的狂欢不安,然后接下来要很多面对新的困难反思。

BBC中文:尼采对西方理性主义的反思,试图用“超人”或酒神(Dionysus)冲击西方理性思维的局限。你怎么看你被尼采影响的这件作品,在新冠肺炎重击人类背后的意义?

蔡:这次烟火,也许也是人类艰苦远行的一个阶段;见过了那么漫长的狂欢、不安然后接下来要面对很多新的困难。这时候做一个表演、一个艺术发表,提倡我们不是把这个病毒当成一个外来入侵者来痛恨它,反而应该把它作为自然的一部分来接受。

我们不管喜欢它或对它反感,病毒都会跟我们一直在一起,要跟它共生。那么,刚好尼采《悲剧的诞生》这书里面,就有一个理念,也就是我们身为人类就有的一种精神,就是认清生命的痛苦后,仍要去接受、享受它,而且面对它——去感受生命与大自然的连接,因为大自然中,有一部分也有我们的生命活在其中,所以总是要有“冬去春来”的打算,一种乐观正面的态度去面对。

新冠肺炎现在越来越严重,包括欧洲,我们的艺术表演在去年夏末做完了,法国疫情又开始更严重起来。

当时有1,600人在现场看这场表演,我们当时希望这个能量通过现场实时转播把它扩散到全世界,鼓舞大家的勇气,振作大家的精神,通过这一场烟花的作品和大自然和解。

BBC中文: 这作品充满“仪式感”,在疫情的当下,别有意味。这是来自于闽南文化中道教的灵感?

蔡:其实,火药这个东西就是表面看起来很安静,你看哪怕一串鞭炮,这么的安静,但却很有能量。而且,放鞭炮就是有很多硝烟,是硫磺做成,它在中药上面是来消毒的,古时候有驱赶瘟疫的用途。一些过节像“元宵节”经常放鞭炮,这对城市或者公共领域来说,在古代其实具有一点治愈意味,就是清洁、祛邪扶正。我因此认为这件艺术作品也包含了一点治愈精神在里面。

婚丧喜庆在中国闽南都是这样放鞭炮,很热闹,这跟北京的中原文化很不一样。我们海港的那种文化,很多人出海捕鱼,出去时好好的,有些就再也没有回来,消失在大海,埋葬了;这都是我们海港人成长的故事。

.

与看不见的世界对话

BBC中文:你的艺术是以乐观的态度来看生命吗?譬如,你之前说的人类敬畏自然也好、命运也好,还是必须要往前走。但现在的世界我们还能这样乐观吗?

蔡:是这样的,因为像现在美国已经开始慢慢深秋了,景色美丽,又看到叶子在掉,我小女儿跟我住在一起,我也会跟她聊人生;我说人类总是会惋惜春夏秋冬来来回回的变化。我小女儿说,这样想想,神对我们人类是不是不公平?因为大自然可以继续循环,但人就只有一个春夏秋冬—从出生到死。但我告诉她说,譬如东方古人其实慢慢体会到我们人类死了,就像这些叶子掉了,但我们的孩子慢慢在成长,下一代就代表明年春天又来了。它是一个永恒的一条河流,上面大家都不断联系在一起的,所以我们在此就能得到安慰和温暖。

包括我在做艺术也是讲究这个课题——和看不见的世界对话。因为看不见的世界更漫长、更无垠,也更无限。 看得见的世界在宇宙里面只有5%,可是看不见世界的能量也许有95%。

我们的生命结束了以后,能量都还留在世间;过去的人,他们的能量也一直留在身边,一直在与我们对话着。就像我奶奶去世前,我给她做了一个“天梯”,我就感到虽然她不在泉州了,但一直在我身边跟着我四处走。

BBC中文:如你所言,社会的变化或政治等会影响到你的艺术创作。而每个人访问都要追着你问你跟国家的关系、文革的影响,或同你与艺术家艾未未比较,你会不会觉得一个艺术家,就让艺术说话便已足够?

蔡:我个人是当然一直都是把我个人生命的这一种里程与体验,跟人类命运或社会放在一起。当然,我不是想直接通过作品来表现政治,可是我们是活在这个时空里面,这时空自然而然包含了政治或社会。

就像《悲剧的诞生》这作品,目的不是要改造社会,但还是抒发情感、探索了新的艺术表现的同时,也能同现在的社会,或与这时代发生了一些对话和共鸣,这大概是我一贯以来的做法。

.

蔡国强:“我不是想直接通过作品来表现政治,可是我们是活在这个时空里面,这时空自然而然包含了政治或社会。”

回顾80年代

BBC中文:重新回头看你当年的作品,有什么新的感触?

蔡:我本来计划去年去的这一趟旅程在欧陆走完, 但没想到因为疫情,人人都被置入隔离状态中,我就躲到了美国新泽西乡下,把在1980与90年代写下的很多笔记本又重新拿出来,阅读自己。我想,也是因为疫情,这个在“时间差”中的“隔离”来走回自己的中世纪旅行。

回首自己的八九十年代,作为一个青年艺术家,在日本的时候生活很艰苦,但思想很有力量,写了很多哲学诗等等,思考很多问题,譬如人跟宇宙跟自然的关系,人为什么要做艺术?

就像我80年代末开始,在日本做有关“外星人”的艺术项目一样,你能够体会到面对人类困境的时候,人会思考人类和宇宙的关系,但也该换位从外星人的角度来看。这样的话,我们因为病毒面对封锁的时候,也是一个很好面对人类的危机感和书面感的时候,重新又回归来看我们自己。

所以看来虽然都是延续我个人的艺术活动,但是这些作品切实实在在的表现了我们这个时代和社会。

艺术首先是为自己为自己做的,然后到了可以是真实的记载了文字、社会。人去思考他的困惑、挣扎和期待,这都是我认为自己的艺术状态。你又问我最近有没有注意到什么艺术家,我最近看到的是本杰米(Benjamin Nuel)的“死之岛”(L'Île des Morts)。这个利用VR科技做出来的作品,作品是我们人类如何航向死亡的旅程,给了我一些启发。

Presentational gray line

蔡国强经历

出生于1957年,蔡国强在泉州渔村成长,之后在上海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完成学业,1980年代旅居日本东京10年,慢慢走入世界艺坛。搬迁到美国之后,蔡国强以一次又一次的大型爆破艺术震撼艺坛。

在中国长城、台北故宫与巴黎罗浮宫等世界各地重要的建筑上,用爆破艺术,在视觉上以及实验形式上的成功,征服了高冷的西方艺评界;加上彼时中国崛起,市场向西方开放,中国艺创作成为艺术市场新宠儿屡屡卖出天价。

1999年蔡国强获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

2008年,蔡国强回到北京,与导演张艺谋合作,为北京奥运设计开幕主题烟火。

开幕当晚,数个大脚印图案的烟火,穿越北京中轴,蔡国强说他希望烟火表达中国向世界开放与全球友好的未来,他再次站在了世界艺坛的顶端,台湾作家杨照与李维菁为其作传;2009年他再次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60周年担任焰火总设计,2011年为中华民国(台湾)建国百年跨年庆典设计烟火,引起许多讨论。

.

<

p role=”text” class=”bbc-iif8qe-Copyright etq3yw90″>图像来源,Cai Guo Qiang

蔡国强在法国酒乡干邑的小河中,将烟火放在百年来用以酿酒的木酒桶上。

[Chinatown] Fb shares selected Australian news every day, so that you can know the latest Australian news at anytime and anywhere @Play, @Immigration, @生活信息: 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Welcome to the news to discuss cooperation! 】WeChat subscription account: news-china-com-au

Related posts

People have appreciated
国际 新闻

Australia-The rejection of the Trump impeachment case by the Senate means to the United States, Trump and Biden? -BBC News Chinese

2021-2-17 10: 36: 22

国际 新闻

澳大利亚 - 白俄罗斯选举:卢卡申科压倒性当选引发民众抗议,对手逃出国境 - BBC News 中文

2021-2-17 10: 48: 45

0 replies AArticle author Madministrator
    No discussion yet, let me talk about your views
Personal center
shopping cart
coupon
Sign in today
New private message Private message list
Search
Fulfill your dreams!Sign up for $30